【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傘修】古銅菸斗

很久以前寫了一點後來手感不順寫不下去的稿子拿來混個更

廢棄稿子了,有緣再寫完吧。


除妖師傘 x 付喪神葉




順手

Carnes Negativa 傘修本灣家CWT印調


-----------------------------------------------------------------------


「这是什么?」

青年拿着手中被硬塞过来的烟斗、一脸的诧异。

古铜色的金属包裹着白玉,摸上去却没有冷玉该有的冰冷、反而透着点暖意。

似乎正因为自己下意识的抛弄发出抗议微微的振动着。

 

这是哪个年代成精的大家伙啊⋯⋯

 

搔了搔服贴在耳后的碎发、年轻的除妖者看向了眼前特地找上他的侍者。他才刚踏进这个城邦半小时不到呢、这就有难题找了上来,可见这东西的现任主人被整得够呛。

 

「这是,交给我处置的意思?」

「是的,虽然主人万般不舍、但终归是比不上性命重要。」

 

可我看这家伙没什么戾气跟恶意啊?

苏沐秋自然是没把这想法说出口,只是朝着侍者伸出手。

 

「既然能把我的行踪查的这么清楚、自然知道我不是无偿替人收妖的吧。」

肯定句。

眼前衣着不斐的侍者也不含糊,立刻就掏了个沈甸甸的袋子交到青年手上。上下抛动感受一下重量,除妖师青年满意的点点头将烟斗收入怀中表明他会处理,摆摆手让侍者回去交差。

 

又在城里待了几天备齐远行所需的食衣马匹,带着手中显然没有那侍者说的那么闹腾的长烟斗到了没什么人烟的地方点上就这么搁着,然后做起露宿的准备。

 

等到架在火堆旁的野味发出阵阵香味,却在自己伸出手之前被另一双手给截了胡。

 

苏沐秋看着突然出现的青年撕着兔肉一边喊烫一边往嘴里塞,上下打量青年身上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服饰、然后伸手抢回了自己的晚餐。

 

「你一个付丧神学人类吃什么东西、饿不死你的。」

「青年你这就不厚道了、把我吵醒就为了吃给我看?」

「有话问你呢,吃给你看只是顺便。」嫌弃归嫌弃,苏沐秋还是撕了片腿肉抛给对方。「你倒是比我预估的道行要高上很多啊,化形、碰触实物似乎都是信手拈来。」

「那是。」

「瞧你这几天安分的,不象是会把那宅子的人闹到无法安睡还担心被你给撕了的样子啊。」

「你的气比那宅子里的人干净多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还特舒服。」

「感情你是因为起床气才撒欢啊?」

「当然不、我可受不了被一个油腻腻的肥猪塞到嘴里当烟斗抽。」

「你本来就是个烟斗。」

「付丧神也是有神权选择要给谁碰的好吗。」

 

不想继续愚蠢的拌嘴,苏沐秋躺下身子就要就寝也没关被他放在一旁的付丧神跟祂的本体。

 

「你就这么安心的在我眼前睡得毫无防备?名震天下的大除妖师这么没有防备啊?」

「我还是分的出来哪只鬼对我有意图谁没有好吗。」打了个呵欠,除妖师的声音越来越小。「就你一个没戾气的家伙能干什么。」

 

被当成没威胁性的付丧神也没有抗议,就这么蹲在青年的身边看对方迅速的陷入睡眠。

 

 

游历各地的除妖师身边多了一个叼着烟斗的助手。青年推开旅店的门看着异常自然的跟进房内的青年抽了抽嘴角。

 

「没事就给我睡回去,现形出来专给我找麻烦?」

「哎、我睡了几百年了难得有机会见见世面干嘛还浪费时间睡觉。」

「你浪费了我的银子买菸草。」

「你让只烟斗不碰菸草也太不人道!」

「你不是人。」

 

 

 

 


评论 ( 7 )
热度 ( 98 )

© 蘭珵翛-稿事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