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傘修】花吐き、両想い


@ginkgo銀果  遲到的生日禮物嗚嗚嗚嗚。゚(゚´Д`゚)゚。

偶爾純情一下(?

----------------------------------------------------




第一赛季冠军赛之后的夏休期,苏沐秋如愿以偿的恢复到叶修和苏沐橙都能满意的程度给解禁打荣耀。

第一件事自然是捉着叶修竞技场直接打到了天亮给副队吴雪峰揪着去找苏沐橙忏悔,被念了一顿的两人回到房间倒头就睡。第二天开始叶修偶尔的轻咳了几声还被陶轩笑着打趣说多大人了晚上别吹着空调还踢被子,苏沐秋摆出一脸讶异的表情说陶哥你怎么知道这货以前时常踢被子然后冷了抢我的盖收获叶修的肘击一记。

吵吵闹闹的一顿饭就这么揭过去没人对叶修的状况多上心,小感冒而已犯不着大惊小怪。

但谁都没想到隔了几天叶修的轻咳不但没有好转,整个人看上去奄奄的比起以往更加的没有精神。苏沐秋皱着眉头叨念着怎么连自我体况都管理不好伸出手覆上了叶修的额头,略微烫手的温度让苏沐秋黑了脸直接就扣着人往对方房间里丢。

“苏沐秋你这样对待病人吗?”
“小感冒折腾到发烧没揍你就不错了。”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就苏沐秋翻了翻白眼。“闭嘴,睡觉。”
“不想睡啊⋯⋯咳咳、呃,我睡了。”
本来还想讨价还价一番的叶修在看见友人听见他咳嗽时又黑了几分的脸色果断的闭上眼睛。
本就因为发烧有些昏昏沉沉的却也一时半会睡不下,不敢睁眼的叶修只好无聊的数着苏沐秋的呼吸希望对方认为他睡下了之后离开。

结果等了很久,数着呼吸声数到意识模糊就要睡去的叶修感受到有什么偏凉的柔软触感贴上了自己的额头。下意识的朝着那个就要退开的东西蹭去,甚至从被子里抽出手握住,确认了那跟他体温比起来相对凉爽的东西不在移动时候才满意的松开眉头沉沉睡去。

苏沐秋看着叶修紧紧捉着他的手不放很是无奈,用空着的手捡起枕边的湿毛巾给叶修擦了擦脸,犹豫了一会后在床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这么陪着人睡。

要是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又烧起来就不好了。
少年在心底这么对自己说,然后跟着闭上了眼睛。

苏沐秋后来是被叶修的体温烫醒的。
看着驼红着一张脸微微喘息睡的不太安稳的人莫名的有些不安,伸手贴上覆了些薄汗的额头果断的把人摇醒。

“叶修,醒醒。”
“唔...”
“醒醒,你得去医院检查。”
“不...你给我拿点退烧...我睡一会就好...”
“不行。”
“我讨厌...医院...”
“...好吧,你等会我去给你拿退烧药和冰枕。”
“嗯...”

揣着冰枕和药回来的苏沐秋一推开叶修房门就听见惊天动地的咳声,隐约看见什么东西从坐起身子的叶修手中掉落下来。

“叶修?!你咳了什么!”
听见苏沐秋震惊的嗓音叶修不知哪来的力气爬下了床把人推了出去。
“没...咳、没事...”
“你怎么可能没事!你咳了什么出来!”发现门被锁了的苏沐秋焦急的拍门。“没事的话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很快就好了...没咳咳...”
“叶修!”

里面没了回应。

稍早的不安劈里啪啦的在大脑中炸开,想起最近突然流行起来的怪病,苏沐秋想都没想的跑回自己房间拿了叶修给他的备用钥匙开了门。

那个坚持说自己没事的人就躺在一片雏菊的花瓣之中。


苏沐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叶修带到医院的,坐在病床边看着叶修一脸苍白的吊着点滴瓶的人满脑子都是对方居然有了暗恋的对象。

自己当初就不该害怕改变关系而什么都不说,现在可好,人就要被抢走了。
那个人有自己了解叶修吗?知道他挑食又睡相差,忍受得了那火力全开的嘲讽吗?能陪他没日没夜的刷游戏刷竞技场吗?
越想越不甘心的苏沐秋起身坐到病床边缘,犹豫了一会之后伸手摸着叶修的脸。

医院开的药很有效,高烧已经退了下来。
吐花的症状应该也能被很好的减缓压制,暂时不需要担心。

雏菊雏菊,隐藏爱情。
你喜欢上的人是谁会让你要这样苦苦压抑到得了花吐症?要让我知道定要真人PK好好揍上一顿。

现在开始追你来得及吗?让你喜欢上我的话能治好这可能会让你丢了命的病症吗?

一脑子的胡思乱想停不下来,等到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吻上了那对微微张开的薄唇。

触电似的退了开来苏沐秋用手捂着自己的唇一脸的纠结。

我这是在做什么?
根本是趁人之危。



迷迷糊糊醒来的叶修恍神了一会才发现自己在医院,转过视线就看见坐在床边的苏沐秋一脸复杂的看着地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沐秋...?”
开口询问的声音沙哑的不像话,苏沐秋这才如梦初醒般的抬眼看向他。先是起身按了护士铃后才扶起叶修递上水杯,然后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叶修看。

给护士做完检查抽完血后还留在队上的其他人先后前来探望,先后被关心和嘲笑都没让叶修的表情动摇半分。神色如常的一个个怼了回去“花吐症又怎样总比你们这群连暗恋对象都没有的直男好。”

一番吵闹过后病房里又只剩下了苏叶二人,被苏沐秋的视线看的有些不自在的叶修动了动身子不小心扯到手上吊着点滴液的针头疼的呲牙咧嘴。

“那个人怎么样?”苏沐秋翻看了一下叶修的手确认静脉没给被扯动的针头弄伤后也没松开,就这么垂着眼睛问。
“......一个很好的人。”
放任叶修抽回自己的手,苏沐秋的声音明显的没什么精神。
“需要兄弟帮你吗?”

推门进来的护士打断了叶修有些诡异的沉默,苏沐秋正转移话题似的向护士询问方才的血液检查结果。

不问还好,一问就被瞪了好几眼。
不明所以的两人看护士动作俐落拆掉点滴,口中带着一些抱怨。

“有对象了还跑来浪费医疗资源干什么,已经没事了赶紧收收東西出院回家去吧。”


护士离开之后好一会,苏沐秋彻底停摆的大脑才开始重新运作。

从进医院开始,他就一直待在叶修身边。根本没有其他人有机会接近叶修,更遑论替他治疗花吐症。

所以......




“苏沐秋。”
叶修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是我想的那样吗?”


带着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紧张苏沐秋缓缓地转过头,叶修用手捂着自己的嘴耳根明显的发红。动作比思考快上一步,苏沐秋坐到床边拉下叶修的手逼迫对方看向自己。

“是我吗?”
“你说的那个人,是我吗?”

叶修在心里腹诽为什么要追问明摆着的答案。

“你说呢,趁人之危的枪神大大?”

故作镇定的叶修试图拉起和平常无异的笑容,看着那仍然通红的耳朵就连苏沐秋也忍不住的红了脸。

“......叶修。”
“嗯。”
“我们,试试?”
“......好。”









评论 ( 24 )
热度 ( 231 )

© 蘭珵翛-稿事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