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在相逢番外4:Trip

原本是写给湾家茶会的稿子

公开混个更,前文戳 tag  单独看应该也没问题。

自己翻看前文觉得当初写的什麽奇怪又不通的逻辑有点想整篇打掉重修


------------------------------------------------------------------------



 

带着奖杯下了赛场之后,身为领队的叶修带头应付完琐碎的记者会和其他领奖的手续,最终离开比赛会场也是好一段时间之后。

 

中国队所有的队员都等在会场外头,三三两两的聚集着谈天。叶修远远就看见了那个眼底永远都带着光芒的男人,拇指不自觉的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刚被套上的银戒露出了笑容。

 

他原本以为不可能会有这一天。

 

在那头的人看见他出来,一个个都围了上来。苏沐秋无比自然的站到他身侧用同样戴着戒指的手握住了他的右手微微一笑,充满了粉色泡泡的气氛没能维持几秒就中断在其他靠过来的队员手上。

 

「你们两个要不要脸啊在这种场合秀,闪瞎我们不够还要祸害全世界吗!」对外对内都是同队伍的方锐第一个发难,长时间的相处下来怼这俩个人他可一点都没有心理压力,反正最多也只是在兴欣被抡不用担心这俩刻意在赛场上吊着他玩丢脸丢大发。

「就是啊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虽然早知道你两没脸没皮的但是在这种场合还是该收敛些吧!看看本剑圣多有自知之明都没闹腾安分的忍到这时候才来谴责你们的恶形恶状!还不快向本剑圣学习学习不在公众场合虐狗啊!」第二个跳出来的是一直都以怼死这俩人为己任的蓝雨剑圣,黄少天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着两人摇头。一点都没发现到周遭一圈的队友都用着奇怪的表情看着他,显然一点都不信他口中的『有自知之明』。

 

被怼的两个人一点都没有反省的意思,苏沐秋不说话,叶修耸了耸肩抽了根烟叼上。

「没人阻止你们对象也上来当众告白啊。」

「自己对象没那个胆量咋变成有胆量这麽做的沐秋的错了?还是只是因为你们没对象所以忌妒眼红啊?」

「卧槽叶修你说啥!没对象又怎样碍着你了吗我就看不惯你们这对狗男男从一区一路祸害大众还扩张祸害版图到世界上啊!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守护大众的眼睛可是我们的当仁不让的责任啊!」

「行了黄少天你还是去重修下中文吧成语不是这样乱用的。」听不下去的苏沐秋随口堵了一句回去掏出了在口袋不停振动的手机,看了一眼显示频后转向叶修。「是叶秋。」

 

然后也没避讳的就这麽接起了电话。

 

「差了大半个世界的时差呢,这麽有兴致的看直播还忍不住要先打电话来道恭喜啊?」

“恭喜你妹!!!!!!”电话那端传来稍微有些失真的叶秋的怒吼声线。”就算我爸妈同意你娶了我哥但也不要这麽高调的宣告全世界行吗!!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我爸妈看到了转播会有什麽心情!!不要这麽刺激老人家的心脏行不行!!”

「你是也该恭喜我妹妹没错,另外我老早就想向所有人宣告他是我的了,忍了这麽久终于解禁我为什麽要再忍。」

“你ㄚ的苏沐秋到底有没有在听人说话!”

「有,不过听归听,要不要照做是另一回事。」被怒吼的男人勾起唇角想象着对面那个和叶修有着同一张脸的人握着话筒气急败坏的模样。「而且我已经做了你现在说什麽都没有用了,小心这样坏了嗓子隔天开会声线沙哑啊,『小舅子』。」

坏心眼的男人在对面的人一时间被称呼给雷的停止思考时补上一句「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庆功宴了,再联络。」就单方面结束了通话。

 

「叶秋要哭的啊。」

「反正你这亲哥对他比我对他还过份,你那样整他都熬下来了不差这一句迟早要喊的。」

 

看着眼前的仍有部份队友对他们一口一个『叶秋』和『叶修』摆出茫然的表情,苏沐秋耸了耸肩在一众表情各异的队友中搂住了叶修的腰身往自己的方向拉,然后晃了晃黑了荧幕的手机。

 

「行了,刚才等你们的时候已经预定好了餐厅,再不走就要错过预约了。」

「弟弟要欺负,庆功宴也是要开的。」

 

 

进了餐厅包厢,没了需要顾忌保留形象的疑虑后,该吵该闹的就一个个闹腾了起来。摘下世界冠军的兴奋感一直都退不去,现在苏沐秋和叶修又给了他们多一个可以闹腾的借口,人手一本菜单几乎是照着全点下来的也不考虑能不能吃完。

 

叶修看着身边也有点兴奋的苏沐秋无奈的笑了笑,也没开口阻止一群职业选手不该连酒精饮料都点了一整排下去。

 

罢了。

开心嘛。

 

 

平时线下聚餐大伙想灌叶修酒都会给苏沐秋挡了下来,看着那尊笑容满面一副『你敢就来』的大神也没多少人有胆子灌他。但在这种日子、浅发的枪神又当众求婚成功的当下,不灌他像什麽话。

 

于是苏沐秋遭受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敬酒活动,若是拿夺冠的名义拿酒来苏沐秋多得是理由推掉,但这群精的要死的家伙用的是『贺新婚』的名义一个个拿着酒逼向他,苏大神再怎麽擅长打太极这会也只能苦笑着一杯杯接下。

 

另一个当事人乐的在对方身后看着男人一杯接着一杯的黄汤下肚,他还没见识过苏沐秋的酒量,对于这群人能不能灌倒他、以及苏沐秋的酒量及酒品到底是什麽样子非常感兴趣。

 

反正在他们放倒苏沐秋之前苏沐秋是不会让任何一杯酒经饮品放到他眼前的,叶修自然是看戏不嫌事大。

 

只是叶修想得很美,看着苏沐秋一杯接着一杯喝到需要腾出一只手撑着桌子来让自己站稳时终究是没忍住。

随手把手中装着白开水的杯子搁在一旁就上前挡在苏沐秋跟其他人中间,苏沐秋眯细有些迷离的眼睛不满的看他。

 

「你出来干什麽,回去坐好。」

「得了吧,都站不稳了还想喝?喝挂了我可不扛你回去啊。」叶修拿走苏沐秋手中的还有三分之一黄汤的酒杯,回头看了一眼见他出来蠢蠢欲动的几个人。「行了行了都散了,这是庆功宴呢老灌沐秋做什麽?灌趴其他人才对阿像那个张新杰和那个王杰希不是灌躺了更有看头吗?」

「比不上灌躺你俩有看头啊哈哈哈,老叶你别想转移话题今天不灌躺你两个祸害谁都别想离开这间包厢!有这种机会能整治全荣耀的祸害还不把握的话我黄少天怎担的起机会主义者的名号。」

 

叶修把手上的杯子给搁下,推着已经站不稳的苏沐秋到一旁的沙发坐下,结果却被男人拉着手扯进怀里一手按着后脑一手扣着腰窝就是一阵舌吻。

 

还拿着酒杯准备进行下一轮进攻的人一个个僵立在原地,满脑子的弹幕刷过迟了一会才想起来应该拿出手机赶紧的拍照上传微博狠狠的嘲笑一下这个疑似是酒品不好的枪神和强烈谴责没品秀恩爱瞎人双眼的行径。

 

「唔、唔恩...」

 

听见快门声的时候叶修搭在苏沐秋肩上的手紧了紧,但在口中纠缠搅弄的舌头上浓厚的酒味让他也开始有些意识朦胧。第一次碰上喝了酒的苏沐秋也让他有些无从应对,好不容易推开了还想继续吮吻的苏沐秋,却发现对方扣在腰上的手纹风不动怎麽扯都拉不开。

 

挣扎一会确认脱逃不可之后叶修艰难的扭过头看着后头几个脸上写满了烧烧烧的人无奈的耸肩。

 

「不躺不让走是吧?那可要负责把我俩送回饭店啊。」

说着叶修就伸手勾过方才苏沐秋喝过的酒杯把里头剩下的酒液一饮而尽,然后语意模糊的开了口补了一句「嗯,都躺了。」就直接把脑袋落在苏沐秋肩上跟着进入非战斗人员状态。

 

第一次见识叶修酒量的中国队队员个个目瞪口呆,苏沐秋好歹前前后后跟他们喝了七八杯,这个叶修只喝了苏沐秋杯里的那喝剩下的三分之一黄汤这就倒下了????

 

倒就倒能不能别继续秀!!!连醉倒都要紧紧搂在一起要不要这麽不要脸这麽黏糊!!!

 

后来庆功宴上闹成怎麽样子,他俩醉在一起的照片在微博上又被传成什麽样子让叶秋险些摔了手机两人一点都不在意。只知道隔天宿醉折腾的两个纠缠着睡在床上的人一点都不想思考不想起床,脸色惨烈的躺了一会后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表情都忍不住的笑了出声。

 

笑够后苏沐秋认命的按着额角从床上坐起身子扯着叶修一起进了浴室洗去一身凌乱的食物味及酒味。

 

喻文州拿着替众人办妥的回程机票检查时看见其中的俩张票还回过头去询问了下服务人员是否有弄错,把行李从推车上搬下来在一旁等待托运行李的队友们看着喻文州一脸微妙的走了回来,再把票递给苏沐秋前还迟疑了一会。

 

「祝两位蜜月愉快。」

「啊?」苏沐秋不明所以的接过了机票,仔细一看脸色也古怪了起来。叶修见他这样也凑了过来,抽走了苏沐秋手上的机票晃了晃。

「文州啊你确定你没搞错?这票不是回Β市的啊?」

「我跟地勤人员确认过了,确实是没错的,就只有你们两个的机票不是回B市,我以为是你们商议好了要直接渡蜜月?」

 

闻言苏沐秋立刻就掏出了手机,接通后对面立刻就传出了带着浓浓睡意和不满的声音。

“混蛋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

「是你改了我们的机票吧。」

“是又怎样?爸妈让你俩滚远点把证扯了蜜月渡了在滚回来。”

「......」

“就是这样,我要睡了。记得寄明信片回来给爸妈。”

 

一群人看着难得哑口的苏沐秋错愕的盯着手机,然后转向也正在等着他结论的叶修。

 

「叶秋说...」

「嗯哼。」

「爸妈让我俩滚去扯证渡蜜月结束在回家。」

「蜜月不能在荣耀上过吗?」

 

对于叶修的不以为然,苏家兄妹异口同声的反驳。

 

「不行。」

 

 

被擅自修改了航班的两人送走了直接返回的队友,叶修贴到苏沐秋身边问。

「所以要上哪?」

「巴塞隆纳。」苏沐秋没有吐槽叶修分明方才也看过机票,拉着人找了个地方坐下。

距离他们俩的航班还有好几个小时,苏沐秋打算趁这时间处理一下行程和旅店的问题。

叶修把脑袋在苏沐秋肩上看着他拿出手提计算机开始搜寻页面准备订房,看了一会直到男人完成刷卡结帐的动作后才抬起手戳了戳男人的腰窝。

「你就说实话吧,有没有跟叶秋串通好。」

「没有。」

「真没有?」

「因为我原本并没有计划要去巴塞隆纳。」

「那苏大大你原订计划是要上哪儿啊?」

带着点慵懒的嗓音贴着耳边响起,戴着银戒的手覆上他握着鼠标的右手。

「没有计划。」苏沐秋松开鼠标,反手与之十指相扣。

「因为跟你一起到哪都好,就算没有出门只是在荣耀上头渡蜜月也好。」

「我就说嘛,我们只需要两台计算机一张床就可以达成这个成就了,你也不用看什麽旅游指南了。」

偏头看见叶修微红的耳朵,苏沐秋笑着用下巴蹭了蹭那头黑发。

沉声道。

 

「不行。」

 

叶修对于外出的行程兴致不大,但也没打算在这种时候扫兴。每当苏沐秋看着旅游指南问他意见时他也只是点头说好,反正对他而言只要苏沐秋在的话那在哪儿都一样。

 

他喜欢、想去的话,就去吧。

 

 

只是他怎麽也没想到他们所谓的『蜜月旅行』第一站去的不是教堂,而是博物馆巡礼。

和苏沐秋一起站在加泰隆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的正门前的叶修看了一眼庄隆的巴洛克式建筑再一次的感叹他必须承认有些时候他完全无法理解苏沐秋的脑回路。

 

在他身侧的男人冲他笑了笑,拉着他的手就这麽在里头晃上了大半天的时间。本来只是带着陪同苏沐秋过来晃晃的想法的叶修跟在苏沐秋身后一幅幅的仔细观看作品,不知不觉的就变成两个人一同看的入迷。即使对于这类型的艺术他俩只能算是个门外汉看不太出什麽技术的深浅,却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其中的美与震撼。

 

「一个不小心就逛到了闭馆,没办法,剩下的明天在去吧。」

对于自己男人的决定身为一个宅男叶修自然是举双手赞成,回到旅店洗完澡后就迫不及待的扑上了床抱着手提计算机登入荣耀。

 

当苏沐秋盥洗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穿着浴袍还顶着一头湿发的人开着外放音响指挥大部队抢野图抢的不亦乐乎。

 

「好歹擦干了头发再玩。」苏沐秋无奈,坐到叶修身后熟练的动起手用吸水性良好的毛巾擦拭着那一头黑发。

「反正你出来了就会帮我擦了。」

「夏天就算了,冬天会着凉的。」

「现在不是冬天,没问题。」

「叶修。」

「行行行,我说实话我投降。」感受到按着脑袋的力道警告性的加重,叶修连忙开口讨饶。「我就想享受一下苏大大服务行了吧。」

「行阿。」反正野图BOSS还有公会里头其他人顾着,苏沐秋完全不管叶修手中正在指挥的队伍,把手贴在叶修下颚往上一扳,迫使男人抬头跟他对上目光。

「我很乐意好好的给你『服务』一番。」

 

看着苏沐秋带着明显意图的表情,叶修跟着难耐的勾起了唇角。

网游里叶修操作的战法小号彻底的停了动作在搭配上方才那一通根本无视所有人的调情对话众人就知道名义上应该正在『渡蜜月』的某两人肯定要做些什麽该被和谐的活动,而且还忘记了自己开了外放所有对话全都给听了去。

 

从来就没什麽脸皮的魏琛立刻就带头抗议。

“渡蜜月就渡蜜月打什麽网游!!!!还不快给我滚下线该做什麽做什麽去让人听你俩调情算什麽啊!!!”

“公会里一群未成年孩子呢可别直播活春宫啊住一点影响不然老冯可真要进医院了!”

“叶修不懂事你就拦着他点啊苏沐秋你听见没听见没还不快关机下线好好教育一下你家媳妇!”

 

魏琛这一通话立刻就打断了本来还算美好的气氛,叶修看着苏沐秋别过脸闷笑到整个肩膀都在颤抖,忍不住黑着脸恶狠狠的把手指摁在电源上。

 

 

隔天发现自己又被带到博物馆前的叶修看了眼身侧的苏沐秋,后者笑着回了他一句「多看看各国发展找灵感。」就率先跨步踏进了蒙特克惠城。

 

看着苏沐秋双眼放光的盯着展览中的枪炮弹药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画画写写,叶修忍不住上前摸走苏沐秋的手机拍了张照发上微博。

 

叶修V:照片.jpg  兴欣首席武器痴。

 

第三天一早,叶修醒来的时候没看见苏沐秋的身影。看了眼天色和早就凉掉的床位显然男人已经离开很久了。以为男人只是去附近走走或是去餐厅拿早餐的叶修立刻就躺了回去,直到又过了约莫半个多小时才觉得不对劲的下了床。

 

叶修没有手机,所以他也无法打电话给苏沐秋。

犹豫了一会要出门去找还是在屋子里待着的叶修在盥洗台的镜子上发现了苏沐秋贴了张『我在巴塞隆纳大教堂等你』的纸条。

 

「这是在玩什麽...」

叶修没好气的把纸条收进口袋,迅速的盥洗完就出了门打算去把那个玩疯了的家伙给拎回来好好的教育一下在蜜月把自家伴侣扔在旅店的行为有多麽的不负责任。

 

 

叼着烟走在人行道上,叶修看着从他身边成双成对的经过的人们,再看看自己戴着戒指的指根。想起以前苏沐秋也会为了抢特卖提早出门然后在家里贴上纸条让他在什麽时候过去跟他会合当苦力一起拎东西回家的往事,忍不住在大教堂的正门前笑出声。

 

跨进大教堂,叶修抬头看着被经过玻璃折射后的阳光照耀的美丽穹顶,不自觉得看出了神直到脖子感受到了酸疼这才移开视线,不紧不慢的一个个看过小型的礼拜堂,想着苏沐秋是不是也是走着相同的路线这样一路欣赏的前进。

 

弥撒席上坐着许多游客与信徒,叶修粗略扫了一眼就能确认苏沐秋没有坐在其中。维持着不打扰人的步伐,叶修越过了弥撒席向教堂的深处走去。

顺着阶梯向上走,是主教弥撒的祭坛,他看见苏沐秋背对他站在十字架之下。

 

听见他的脚步声的男人回过头对着他笑。

「叶修。」

 

苏沐秋朝他张开双手,叶修向前让男人把他拥入怀中,然后一拳头砸在男人腹上。

「很开心嘛,苏大大?」

「玩到乐不思蜀的把对象扔在房里?」

「咳、抱歉抱歉。」即使正面挨了一拳苏沐秋笑容未减的把叶修搂的更紧一些。「我总觉得要是先进了教堂,你就会说要回去了。」

「第一次跟你单独的旅行,我可不想这麽早结束。」

「......」叶修叹了口气把手环上苏沐秋的背,侧过脸吻了吻男人的耳际。

「你都说了这是我们两个第一次的单独旅行,你觉得我会想就这麽结束?」

 

闻言苏沐秋的笑容更深。

 

不过主教现在不在的样子,没人能给我们祝福。

我们从来都不需要其他人的祝福。

 

叶修扯着苏沐秋的围巾把人往自己的方向拉,在庄隆的司教祭坛前狠狠的吻上了迎合过来的唇。两人也没管两个同性站在祭坛前这样热烈的拥吻会给其他虔诚教徒带来什麽样的观感,反正他们而言世俗目光一直都是无足轻重的事情。难分难舍的唇舌纠缠着,搂着对方的手越收越紧,细微的鼻音混在水声中低低的响起。

 

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揩过唇边没能咽下的津液,苏沐秋把额抵在叶修额上,带着笑意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叶修因为长吻后带着些水汽的眼睛。

 

那我们现在去哪?

找个地方把证扯了,给沐橙和爸妈还有兴欣的人买些手办,然后回房上荣耀。

都听你的。

 

 

两个大男人并肩走在格拉西亚大道上,对于平时注意力都放在游戏上的两人而言要他们靠着自身品味去挑选伴手礼是件极度困难的副本。对此苏沐秋很干脆的先在往上查了西班牙有什麽推荐的礼品才决定拎着叶修来到这块区域。

 

「所以,苏大大你有选好目标了吗?」

「大致上有一些,买点Hornimans给爸妈尝尝、去Loewe挑个Puzzle Bag给沐橙、买瓶Tous的香水给叶秋、Perfumeria Gal的唇膏可以送给小唐和老板娘,其他人买点Turrón的杏仁糖和Ines Rosales的手工橄榄油薄饼和Amatller的巧克力让他们分应该就够了。」

「行,我一个都没听过。」

「说的我不是网络上查来的一样。」苏沐秋笑着给叶修一个肘击。

「走吧,要跑好几个地方,我还想顺道给你换些有质感的衣服呢。」

「衣服拿叶秋的不就好了。」对于苏沐秋的盘算叶修耸耸肩跟上男人的脚步。「比起搭配新衣服给我你还不如换给自己。」

「我换了,你站在我身旁当然也要跟着换。」听着叶修的不以为然。苏沐秋忍不住笑出声。「而且把你整治的人模人样一直都是我的乐趣。」

「什麽鬼乐趣..」

 

「炫耀这人从头到脚都是属于我的的乐趣。」

 

 

苏沐秋站在专柜前听着店员的建议挑选着香水,叶修靠在对方身边揉着还有些发烫的耳朵。即使是一直以来都被评论为不要脸的联盟教科书,没有这麽经历过高密度情话的教科书显然抵抗力不足,腹诽着苏沐秋不知道吃错什麽药突然开始不停的撩他。

 

「叶修?」

「!」

突然贴在耳际的低沉嗓音让叶修吓了一跳,猛转过头时感受到什麽柔软的东西擦过脸颊。

「想什麽这麽出神?我叫你好几声了。」

「没什麽,你叫我做什麽?」

「这味道你闻闻,我觉得也可以买一瓶自己用。」

叶修嗅了嗅苏沐秋试擦在手腕上的香水,味道并不浓郁呛人,但他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我不懂这个。」

「就问你喜不喜欢,你不喜欢的话我干麻买来擦。」

「喔,我不喜欢你身上有其他味道。」

「那就不买了。」苏沐秋点头,转向店员笑着请他把另一瓶早就挑好的香水包装起来。

 

 

「跟你逛街怎麽感觉比跟沐橙逛街还累。」一回到旅店房间,叶修立刻把手中的大包小包搁到行李旁瘫坐在房内沙发上。

「少来,我们今天走的店还没有沐橙一天逛的店多。」蹲在行李箱前整理各式礼品的苏沐秋好气又好笑。

「但你买的量可不比你妹妹一次逛街买的量少。」

「行了行了明天我们不出门整天都待在屋子里陪你打荣耀。」

「这才象话。」

「你才不像话。」

 

 

趴在床上的叶修眨了眨眼让眼睛适应从窗户洒进屋里的阳光,戳了戳侧躺在他身侧的苏沐秋,用带着倦意鼻音的嗓音问。

「回程的机票什麽时候?」

「明天下午。」

「回B市的?」

「当然,在怎麽样都得先回家一趟见见爸妈再回兴欣。」

「唔。」

「怎麽了?」

「没事,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揪着我们说要宴客什麽的。」叶修坐起身子,被子从身上滑下露出了带着斑驳红痕的胸膛。「毕竟在国内还是不太能接受这类事情。」

「我们重视的人接受就行了。」

「呵,不过回国大概会有一票挞伐声浪吧,苏大大怕不怕啊?」

「怕什麽?你当初自己一个人被迫退役被嘉世和粉丝黑都不怕了,现在我们两个在一起又有什麽好怕的。」苏沐秋起身拿来了两台手提计算机扔给叶修。「我去餐厅拿早餐,你先上线吧。」

 

开着秋木苏和君莫笑跑回旧区闲晃,苏沐秋看着两个蹲在一线峡谷上头的角色想起了之前两人在山顶上推人下谷的事情笑出了声。

「旧地重游感想如何啊?」叶修当然知道对方是想起了什麽才开始笑,从扔在床边的衣物口袋中捞出了烟才想起房内有烟雾探测器无法抽烟的这件事砸了砸嘴。

「就可惜不是秋木苏和一叶之秋一起旧地重游。」

「嗯,是有点可惜。」叶修在键盘上按了下,君莫笑撑起了千机伞把两人纳入伞下。「但是君莫笑来也算是意义重大。」

 

苏沐秋看着荧幕好一会没说话。

看男人那认真的目光,叶修安静的等着对方开口。

 

「我好像一直都没有跟你说过。」

「嗯?」

「我爱你,叶修。」

「证都扯了现在还在说什麽鬼话。」

「我说认真的。」

「......」

 

苏沐秋眯了眯眼睛,他也知道他跟叶修之间很多话不用说出来对方也懂。

但是即使是这种默契,还是有很多话他觉得应该要对着对方说出来。

 

「回去后我们一起去看看房子吧,买个三房两厅,或是上林苑也行,给沐橙当出嫁后的娘家。」

「种些花草,你喜欢的话也可以养些猫或狗在家里,你继续做兴欣的教练,我打到打不动后退役下来可以去技术部和关榕飞一起给大家打造银武。」

「世邀赛的话和你一起当领队或是技术部人员都行。」

 

苏沐秋看着叶修,笑着描绘对他们而言最为美好,也有能力达成的未来蓝图。

 

「沐橙结婚前一起毒打那个抢了我妹妹的浑小子,然后一起逗弄侄子侄女。」

「长假多回B市陪陪爸妈,偶尔帮忙一下叶秋那边的业务,毕竟是你们家的事业全丢给他也不太好。」

「啊,可以牵线一下让叶秋跟义斩的土壕们认识认识,对业务应该会有不小的帮助。」

 

叶修笑着听苏沐秋说,偶尔点点头表示同意。

在苏沐秋终于说完的时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你说什麽都好。」

叶修这麽说。

「不管是房子、沐橙、还是家里的安排。」

「都依你的。」

 

「只要你一直待在我身边,把刚才你说过得那些话都兑现。」

「把我俩顾的好好的就都好。」

 

叶修对着苏沐秋说,唇边漾着浅浅的、不带嘲讽的笑。

 

「我也爱你,苏沐秋。」

 

 

 


评论 ( 6 )
热度 ( 150 )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