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傘修】龍

 @死宅懒废   遲了半個月的生賀OTLLLL

龍跟龍騎士給我改的只剩下龍了哈哈哈


其實最一開始是想寫


「有沒有興趣當擁有龍騎士的精靈?」

「蘇沐秋,你是龍,不可能再找隻龍當你的坐騎。」 

「我不需要坐騎好嗎。」

蘇沐秋搶在葉修接著說出什麼轉移話題的話之前繼續開口。

「但我可以當你的騎士。」

  


但是寫一寫覺得好中二喔(?)   就默默地改掉了,然後龍騎士就沒了(大聲)




銀龍傘 x 精靈葉

一點點方王,不佔tag



-----------------------------------------------------------------------



长靴踩在石砾上头发出了沙沙的声响,被斗篷包裹住的身影轻巧的翻上了山崖上的石窟。紧接着翻上来的另一道身影在看清石窟内部时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险些又摔了下去,幸亏被及时拉住。

 

「...人类。」

「估计是,看来这次出村的事情是办不成了。」

「但这不合理啊,牠怎么可能就这么死在人类手上!」

「是啊,不可能。」其中一个身影拉下了遮住面容的兜帽,绕过横躺在石窟中的尸首与满地的血洼。「所以肯定是有什么让牠不肯离开,瞧。」

 

快步跟上的另一道身影在前者的指引下看见了在银龙尸首身后,隐隐有了破壳迹象的两颗龙蛋。

 

「怎么办?」跟着摘下兜帽的人有着和身侧的人一模一样的面容。

「还能怎么办,除非你打算放两只小家伙饿死在这里,就只能带回去了。」黑发的精灵抖了抖自己的长耳,将刚破开硬壳的娇小银龙抱起。纤细的身躯立刻盘上了他的颈脖,将身躯紧缩在被体温烘暖的斗篷之中。

 

看着身侧的双生子依样画葫芦的带上了另一只幼龙,黑发的精灵这才重新拉起兜帽。

 

「走吧。」

 

本该是离族以精灵秘宝与交换龙鳞的双生子没有带回族里需要的鳞片,一人颈子上盘了一条幼龙就这么站在精灵王的跟前。

沈默了好一会的精灵王挥手示意下人带走需要好生照顾的幼龙,却遭受到了剧烈的反抗。

盘在年轻精灵颈上的银龙张开不算大的肉翅低吼着,爪子紧紧的勾着精灵裹在身上的斗篷不愿离开半步。紧贴着两条幼龙的黑发精灵隐隐听见了幼龙喉中滚动的龙息声,虽然以其幼小的程度并不会造成毁灭性的破坏,但毁掉一个谒见厅还是绰绰有余的。

 

返回族内的旅途中和到方才为止两条幼龙一直都是乖巧安份的模样,此时的反应让众人都是一愣。

双生精灵手忙脚乱的抚了抚幼龙高昂的颈子才好生安抚下来这阵骚动。

 

「叶修、叶秋。」

精灵王面色凝重的唤了双生子的名讳。

一脸茫然的双生子齐齐回望过去。



「哥哥你又要去外族?」

「嗯,上头叫我去外边问问有没有关于龙族的其他文献,以免我们养死这两个上帝。」

「你要带着去?」

「你有本事剥下来我就把这小畜生留族里⋯⋯嘶—————!」

 

颈子上也盘着一条银龙的叶秋看着对面出言不逊被银龙狠咬一口的双生子凉笑。

「回族里的路上我就一直说龙是很聪明的叫你别偷骂他,就算只是刚破壳出来的小家伙,那与生俱来的知识也是比我们多上不知道多少倍。」

「知识渊博的龙族?小崽子知不知道精灵的耳朵可不能随便碰!何况让你这样下嘴!」

 

盘在叶修颈上的银龙昂起头,作势要对着另一侧的长耳也来上一口。

看了一会儿的叶秋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颈上乖巧的银龙嘟嚷了一句「别学他们俩。」就重新开始查阅起族内收藏的有关龙族的文献。

 

很多年后,翼族来访。

翼族使者身侧的人盯着精灵身侧的少年上下打量许久才对着精灵开口。

 

「这就是你当年来找杰希要文献时身上盘着的那条宠物?这么快就能化形了?可还没长开嘛。」

「小家伙,我可没忘记你那张牙舞爪要喷火的模样,人形的模样没了爪子我可不怕你啊。」

 

叶修看了一眼被喊做『宠物』和『小家伙』的银龙,这几十年来没少为此捱龙爪和龙牙的精灵轻笑了声。

 

「你可以试试。」

 

然后就放兴致勃勃的方士谦和皮笑肉不笑的少年去切磋,领着当今翼族的头,精灵推开了胞弟的书房门。待在里头的少女回头望见来人忙着搁下手中刚拿过来的文献推了推埋在纸卷中的精灵。

 

「叶秋,王长老来了。」

从文献中抬头的精灵看了一眼已经自己拉开椅子坐下的兄长和来客,边翻找需要的资料边开口。

「老黏着你们的龙和那个翼族药师呢?」

「有人不长眼的扯龙须,估计一会就进来了。」

 

叶修才说完,少年就推开了门直窜他身边。

后头跟着进来的人一身狼狈,衣服破碎的十分严重,甚至隐隐有股焦味。

「算你幸运,最近沐秋才熟悉怎么控制人形时的力道拿捏,不然你估计连个灰都不剩。」

「靠!你不早说!」
「让你亲身体会下没有爪子跟牙齿的龙有多么的,有杀伤力。」

 

我家的龙可不是你想拿捏就能拿捏的。

叶修的表情里,直白的写出这句嘲讽让翼族的药师气的牙痒痒的又碍于对方身旁的银龙而不敢发作。

 

 

「看起来状况挺好的。」观察了一阵子的王杰希对叶秋这么说。

「毕竟是罕有不是由龙族亲自养大的龙,还是麻烦你那边多照看检查下也比较安心。」

「我们是翼族,跟龙族还是有根本上的差异的。」

「反正都是有翅膀的,也差不了太远啦。」

 

对于叶秋无所谓的发言,王杰希也不想再继续作纠正。眼前的两只由精灵养大的、对于异族接近警戒心明显低下很多的银龙对他而言也是个不可多得的观察对象。


非常配合的苏沐橙和算不上配合的苏沐秋在王杰希的要求之下做了许多测试。翼族的年轻长老摸了摸银龙少年背后的翅膀,在银龙失去耐性之前完成了骨骼的检查。

「化形后的局部显现看起来没有问题,有试过以这个状态飞行吗?爪子呢?」

闻言,苏沐秋抬起手轻易地抓毁自己手边的树木,而苏沐橙张开了龙翼轻松地窜上高空,玩耍似的盘旋了几圈后再叶秋身侧落下。

 

「发育的挺好的,我想你们没必要那么操心。」

「我就说看沐秋这成天缠着我打的精力和狠劲根本不需要担心,叶秋就非要你们来检查一趟。」

「那不然你打算等出事了再检查吗。」从翼族药师手中收下相关资料的精灵对自己的兄长翻了个白眼。「及早检查要是发现长歪了可以及早补救。」

「我看沐秋长的挺标致的,你怎么看得出他长歪?」

 

银龙少年看了他名义上的监护人一眼,然后在所有人面前掐着黑发精灵照着耳朵就咬了上去。

 

「卧槽!苏沐秋我说过多少次精灵的耳朵别乱咬!!!」

 

看那头一精灵一龙又闹腾起来,在银龙手上吃过亏的翼族一脸不可思议。

「叶家小鬼,你哥这是装傻还是真傻?」

「天晓得。」叶秋看着那看惯了的景象耸了耸肩,亲自送两位贵客离开。

 

 

 

「你想出去?」躺在床上的叶修揉着自己给苏沐秋咬出牙印的耳朵问坐在床边难得对他提出要求的银龙。

「我想去看看你们口中的人类。」

「想复仇吗?」

 

银龙少年摇了摇头。

 

 

 

在前往人类聚落的旅途中,叶修对苏沐秋说出人类们对龙族的误解以及憧憬。

「龙在人类眼里全身上下都是宝,若是能捉来当坐骑那就是一辈子的荣耀象征。」

「要是不行,全身上下包含血肉都是个能换来大钱的宝。」

「你这涉世未深的小家伙,可别一不小心就露了馅给捉去圈养或当药材啊。」

「一直以来跟着你在各族间晃来晃去的看你坑其他人,我有这么容易被骗?」

 

苏沐秋用那灿金色的眼睛横了精灵一眼,接着迅速张开翅膀抱住精灵窜上高空。

 

「而且真要发生什么事情我直接抱着你飞走就行了,哪那么多事。」 

 

 

抱着手里没什么重量的精灵,银龙在心里叨念了几句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后索性直接飞至离人族村落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才降落。看精灵将自己的长耳用斗篷包裹住,再转过来仔细的替他披上另一件的斗篷。

 

精灵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牵起了银龙少年的手。

 

「走吧。」

 

 

 

进了人类村落的银龙让精灵感到十分的诧异。

原以为龙族的本能会让苏沐秋在珠宝店驻足,没想到银龙少年对于那些高价的装饰品没有投与半分眼神,而是在锻造店前目不转睛地盯着技师的动作。黑发的精灵也不催他,就这么站在银龙身侧等到技师收工休息之后才带着少年寻找旅店住下。

 

如此的走访了好几个城镇,苏沐秋开始要求叶修带他进市集之中。当少年在摊位前驻足凝视的时候叶修就会意的停下来将少年看上的东西买下,龙族对于财宝的执着是天性。能够让少年看得上眼的基本上都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少部分精灵看不出来有什么特殊价值的东西,叶修也从来都不多说的全数买下。

 

 

叶秋看着外出晃了一圈后回来的兄长和银龙手上提着大大小小的行囊,十分不解的看着大多数珠宝落到的苏沐橙手里,然后苏沐秋抱着那些看不出来有什么价值的古怪材料一溜烟的就不见龙影。

 

「你到底怎么养龙的,浑蛋哥哥?」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觉得那些东西比珠宝有价值。」

 

相似的两张脸上带着同样的疑惑,但叶修也没有要追问苏沐秋的打算,就这么放任银龙少年成天不见踪影。

 

 

直到某天叶修发现了时常不见龙影的苏沐秋带着大把的材料从外面飞了回来。

「你自己跑出去了?」对着深夜才推开他房门的银龙,坐在床边的精灵单刀直入地开口。

已经成长为青年模样的苏沐秋没料到这时间精灵还醒着,愣了一会儿之后才耸了耸肩的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了叶修。

 

「既然你看起来还很精神,那就出去试试顺不顺手吧。」

叶修拿着手里的伞,十分不解地看向银龙。

「你不老说着拿着你的武器能使用的攻击手段变化不大吗,我给你做了一把。」

 

明白过来苏沐秋话中意思的叶修跟着对方到已经被银龙占据、俨然成为锻造场的偏僻空地。依着苏沐秋的指示一一试过手中银伞的变化,然后神色复杂的看着坐在树墩上把玩着从他原本的武器上拆下的红宝石的银龙。

 

 

「我都不晓得龙族还有锻造的天赋阿。」

「当然是你大爷我天赋异凛。」

「还大爷,从你刚破壳出来只会爬我就盯着你瞧了,真要说也是我是你大爷。」 

「但我不想你当我大爷。」

「...?」

 

精灵疑惑看着银龙从树墩上站起朝他走来。

 

「你以为我真的不晓得碰了精灵耳朵是什么意思?」

「我们不同种族,苏沐秋。」

「那又怎么样?」对于叶修薄弱的抗议,银龙并不以为意。「就这么点种族问题你以为能胜过龙的执着?」

「而且。」苏沐秋伸出手将精灵给禁锢到怀中。「我很清楚你对我也多少有那点意思。」

 

「我现在心情很复杂。」明白在银龙面前一切伪装都是徒劳的精灵放弃挣扎的将下巴搁在苏沐秋肩上。「养了多年的龙居然想造反。」

 

「我不只想造反,还想上你。」

「你从哪学来这些话的。」

「去找翼族那个药师搜刮材料时听到他对那个长老说的。」

 

觉得自家银龙被带坏了的精灵盘算着要去给对方找些麻烦,然后被不满他分心的苏沐秋给一口啃在的耳朵上,疼痛过后是舌头轻舔的湿热感。
对精灵来说十分敏感的长耳被对方含着舔弄的感觉让叶修渐渐的软了腰,银龙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松了口,轻吻在精灵唇上。

 

「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评论 ( 11 )
热度 ( 145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