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傘修】Res[E]t 04

* NieR: Automata  paro

涉及大量遊戲/朗讀劇捏他 ,心臟要堅強

* 我流HE


 @石更♡口羅 

-------------------------------------------------------------------------

「不要。」

眼前的修长身影想都没想就拒绝。

「我还没有蠢到会答应拿S型义体去跟B型义体比拚。」

「拒绝的真爽快。」用带着点可惜的语气这么说着的叶修却也没有要妥协的意思,以极快的速度抽出了长枪朝着就站在他跟前的人突刺过去。

惊险的避开了连续两下的突刺,苏沐秋向后退开一个安全距离,抽出了自己的白色长刀架在胸前警戒的瞪着眼前的黑发人造人。

「你搞什么!」

「我看就算是S型义体你也能用的也跟B型义体差不了多少了。」这么笑了声的叶修收起了乌黑的长矛,转过身就朝着他们俩原本的目的地慢悠悠的走去。

停在原地盯着叶修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苏沐秋才撇撇嘴收起武器跟了上去。

 

踏进了反抗军的营地,踩在还是B型义体时就已经很熟悉的领地中,苏沐秋很快地找到了营地的负责人和正和他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叶修。

「怎么又是你这家伙!我们营里没有别的东西给你敲诈了还不快滚出去任务在哪儿麻利的滚哪去!」

「那也得你先告诉我我该上哪去我才能麻利的滚阿,老魏。」

「去你ㄚ的。」被称作老魏的人造人眼角余光看见了靠近的苏沐秋。「怎么、你这次又带了新的人来啦?」

 

本来还有点兴趣看一下在他印象中几乎每次都带着不同搭档过来的叶修这次带的又是哪个生面孔,看清来人之后的反抗军领袖的表情比起方才更加扭曲。

 

「靠靠靠靠靠、你们两个无赖怎么凑到一起的!!!」

听着魏琛崩溃的骂声,叶修把视线投向了正一脸警戒着看他的苏沐秋。

「你们认识?」

「这个据点有不少稀有的资源,我还是B型的时候常跑来这。」

「这样啊。」叶修搭在魏琛身上的手友好的拍了拍。「一次两个熟人光顾,感动吧。」

「你两大神要是肯一起滚出我的营地我会更感动。」

「那可不。」苏沐秋走上前,搭住了魏琛另一侧的肩膀。「我这么久没过来了,自然是得要好好的光顾光顾。」

 

在好一阵的吵闹之后,魏琛拉着怎样都算是好一段时间没见的叶修和苏沐秋一起坐在营火堆前,给两人各递了一个杯子。

「虽然是从以前就知道你很古怪,但我可真没想到你会为了自己的兴趣跑去申请转成S型义体。」狠狠的灌了一口杯中液体的魏琛朝着苏沐秋扬了扬手中的杯子。「偏偏还跟这货凑做一堆。」

「没办法,S型义体除非是侦察任务不允许独自行动。」苏沐秋耸了耸肩,看了一眼坐在身侧石堆上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地堡斗神。「听说其他的S型义体跟不上他的速度,所以我只能勉为其难地跟他搭伙了。」

「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太暴冲其他的B型义体跟不上你啊。」

「B型义体还跑输S型义体像什么话。」

「照你这么说,除了我之外的B型义体都不像话了。」

「少臭美了。」

「你看看,除了你之外这么不要脸的人我就只见过他这么一个。」魏琛朝叶修摆出了一张极其嫌弃的表情,然后又朝着苏沐秋摆出了充满揶揄的笑容。「正好,你也不要脸,简直绝配。」

「喔?」对手中的饮品失去兴趣的叶修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苏沐秋和魏琛的方向,作势要抽出搁在一旁的黑色长矛。「那我是不是该更不要脸一点直接抢劫啊,我家搭档说你这边有不少他感兴趣的稀有资源呢。」

「靠!你以为挖出这些资源我容易吗!!哪有人像你这样说抢就抢的、你身旁的那个好歹也知道要拿劳动力来换好吗!!」

 

从叶修讲出那一句『我家搭档...』时就开始看着对方的苏沐秋没有理会魏琛的骂骂咧咧和寻求赞同,而他的那个搭档察觉到他的视线时意有所指的勾了勾唇角,然后轻啜了一口他方才看了很久的饮品。

 

苏沐秋下意识的避开了叶修的视线也跟着喝了一口手中的饮料,然后皱起了眉头。

「老魏,这什么鬼东西。」

「什么鬼东西、这是旧时代的酒啊!!!你们这两个不识货的家伙,知道我研究了多久才终于重现出这玩意吗!!」

 

两个?

 

疑惑的抬起头,就看见原本坐在不远处的那个战斗型眼神似乎有点无神,下一秒手中的杯子就滑出手中撒了满地的酒水。苏沐秋下意识地也甩了自己手上的杯子去扶住就要和岩石地面做肢体亲吻的叶修。

 

「搞什么,寄叶的义体不能碰酒吗?」看着叶修就这么闭上眼睛靠在苏沐秋的臂弯之中,魏琛一边可惜了那两杯撒了的酒水一边凑近去观察叶修的模样。「不对啊,你也喝了,可又没这货这么夸张,是S型和B型的差异吗?」

「不知道。」苏沐秋叹了口气,直接把近乎停止运行的家伙扛到自己肩上。「之前的那个房间还在吧,借我一晚。」

「行行行自己去,反正那是制式保留给寄叶的整备房,会往我这跑的也只有你们两个。」

 

把反抗军领袖的碎念抛诸脑后,浅发的寄叶队员扛着他名义上的上司一脚踢开了可供他们休息整备的房间门。看着里头的摆设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个营地的安全房内只有一张床的事实,犹豫了三秒要把人扔床上还是扔地上后在两台辅助机一前一后的 ” 建议: 尽速将25B安置妥当并检查运行有无异常。”及”肯定,旧时代产物对义体影响未知。”的催促下把人放平在那张单人床之上。

 

「明明才做过定期检修,居然马上就得再来一次。」男人皱着眉头抱怨,摘下了自己和对方脸上的透视黑布。

 

从在地堡替对方做检修的那时就开始想着,这人只要闭上嘴安安静静的,其实也是挺耐看的。

明明都是地堡批次生产的义体,到底为什么会产生这种令人疑惑的个体差异?

 

苏沐秋砸了砸嘴,用双手捧住失去意识的男人脸颊,将自己的额头抵了上去。

 


评论 ( 1 )
热度 ( 60 )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