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傘修】Res[E]t 05

* NieR: Automata  paro

涉及大量遊戲/朗讀劇捏他 ,心臟要堅強

* 我流HE


 @石更♡口羅 

---------------------------------------------------------------------------

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叶修花了好一会功夫才想起来自己身在何处。

反抗军营的这个安全屋他也住过几次,跟记忆中相同的龟裂天花板中间闯进了苏沐秋不怎么愉悦的脸。

 

「你搞什么。」

「什么?」

「你昨天只喝了一口老魏那家伙酿出来的酒就倒了。」

「......酒?那个旧时代的东西?」

看着眼前的斗神发愣的表情苏沐秋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压下想要拿起武器砍人的冲动自顾自的把恼火全扔向对方。

「突然就不省人事我还以为怎么了忙着给你做紧急维护。」

「......抱歉?」被指着鼻头这样嫌弃的叶修没想到就那一口的饮料会变成这样,都到要做紧急维护的程度那肯定也是吓到对方了,可那试探性的道歉里却也听不出多少诚意。「你没喝?」

「我喝了。」

「那你...?」

「一点事都没有还给你做了系统检查、看你占了整夜的床。」

不知为何叶修从苏沐秋的声音中听出了危险的讯息,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拿过被放在床头的透视黑布替自己系上。

「嗯,我们去找老魏讨情报吧。」

 

 

“警告: 复数的机械生命体朝我方接近中。”

 

秋木苏的警告抢先一叶之秋响起,叶修看了看被改造过的秋木苏,再看向自己迟了一会才发出附议的一叶之秋不得不承认到目前为止所观察的苏沐秋的改造行为是正向的结果。

被反抗军领袖打发出来搜集核心的两人在废墟大楼的顶楼之间移动,跑在前头的叶修停在了顺着墙面生长的树木枝干之上,看着从对面的废墟楼层中窜出的中型飞行体的机械生命体。

背后男人冷淡的视线几乎要凝成实体,平时见到机械生命体就冲出去的S型义体这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叶修就知道要是他再不拿出点什么来接下来的任务中估计就不怎么好过了。

 

抽出身后的黑色长矛,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后没有任何预兆的就窜了出去。

 

视觉系统忠实地将眼前的战斗纪录进记忆区块,苏沐秋看着那个人浑身上下的慵懒气息在眨眼间褪的一干二净的扎入敌阵中心。流畅狠戾的攻击中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每一记捅出的矛尖都能准确的穿透核心或是关键的飞行部件。在窜起的火花和爆炸烟雾之中,那道黑色的身影就如同他其他寄叶队员给他的别称一样,像极了君临一切的斗神。

 

那个人和自己,到底有多少差距?

 

即使对方声名早在他申请转换义体之前就盛传在寄叶队员之间,一心扎在机械生命体之上的苏沐秋不论对『斗神』或『25B』都没有多少兴趣,只觉得传闻中的那些举动自己也能做到,只是做不到的寄叶队员们夸大了那位传奇的一切。

 

即使现在,自己已经换成了相对不适合战斗的扫描型义体,苏沐秋也不觉得自己会输给叶修多少。

 

踩在飞行部件受损中型飞行体之上,叶修在击毁对方前还抽了个空看向了苏沐秋的方向。

男人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在他跳回废弃大楼的边缘时来到他的身边。

 

「叶修。」

这是男人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你还记得我们出来是要搜集核心吗?」

踏在废墟边缘的苏沐秋朝下望去,只见被叶修击毁的机械生命体散落满地。

漂亮的,效率的,以最少的动作击破核心。

「......咳。」

 

幸好在废墟都市当中,最不缺的就是满地横行的机械生命体。

在连续几次的失手毁掉目标的核心后,苏沐秋看不下去的揪住叶修身上贴身的黑色布料把人往后头拽。然后利落的将朝着两人直冲而来的小型机械生命体给斩断,削铁如泥的刀锋从核心边缘销过利落的切断了所有的电流线路。

在地堡受人景仰的斗神就这么看着自己的搭档干脆利落的削掉了核心边缘的躯干,没一会就掏出了一颗颗完整的核心部件。

 

说实话,就算有时会拆几颗来作为自身武器强化的材料叶修可从来都没认真观察过机械生命体的核心。更何况是这么完整的,没有损毁的核心。

 

在他们两个人手好几颗的带着核心回到反抗军营时,魏琛那几乎要瞪掉了的眼珠和阖不上的下巴让叶修又多看了苏沐秋两眼。连这个老东西都这么惊讶于核心的完整,显然是从来没有人是过毫发无伤地将核心取下。一般就算是破碎的核心部件也能拿来做很多用途,自然也没有多少人会去特别追求完整的核心。估计也只有苏沐秋这个跑去把对方全身部件都给扫描过了的家伙能够办到这么精细的活,要是那些机械生命体有感觉和自我意识,眼前的家伙恐怕要被列入最危险的拒绝往来对象吧。

 

相信没有谁想跟一个比自己还了解自己哪里有几根螺丝的家伙有深入来往。

 

「卧槽...你这家伙越来越不科学了。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完整的核心,这再给他加工一阵可以拿来当反应炉了啊。」

「随便你要拿去当反应炉还是敲碎了当堆肥,情报呢。」把手中的核心扔给对方的苏沐秋一点也不客气。

「哎、急什么呢。」慌慌张张地接住男人抛来的核心,魏琛反倒揶揄起了明显不耐的苏沐秋。「没见过你这么焦虑的样子啊,昨晚把老叶扛回房里后发生什么了?有没有经历到所谓旧时代人类的『酒后乱性』?」

 

白之约定的刀锋贴上了反抗军领袖的颈子,锐利的刀锋切开人造皮肤的微痛感让魏琛立刻闭上了嘴。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造人自然是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继续说,嘴上配合的换了话题但眼底的揶揄却比方才更胜。

 

「听说在游乐园废墟那边也有一把类似的东西。」推开贴着自己颈子的寒意,魏琛用手指捻了捻那白色的刀身。「怪了、这质料我怎么没见过啊。」

「连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苏沐秋收回了手中的白色长刀。「而且你要是知道的话我们也不用忙了。」

 


评论
热度 ( 47 )

© 蘭珵翛 - 三次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