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傘修】Res[E]t 15

* NieR: Automata  paro

涉及大量遊戲/朗讀劇捏他 ,心臟要堅強

* 我流HE


 @石更♡口羅 

---------------------------------------------------------------------------


 

本打算站在一旁让苏沐秋解决的叶修在看见男人被对手一刀震退数步后的模样立刻就抽出了自己的长矛,用极为刁钻的角度和巧劲将对手震了回去。

 

比预想中还要强劲的力道让叶修带着一点诧异的切进了它和苏沐秋中间,忘记了男人现在已经不是扫描型义体下意识的要替对方争取骇入的时间,看见从另一个角度切出用白色的刀刃斩向对方的苏沐秋葉修这才意识到了自己所犯的错误。

 

苏沐秋已经对他起了疑心,甚至已经开始着手调查。

到了惊动到地堡派出其他E型的地步。

 

从装甲上反馈回来的冲击让叶修回想起了游乐园废墟里的那位『歌姬』,那时他和苏沐秋靠着强行骇入去干涉对方的行动才勘勘取胜。

现在,他们两个B型来面对这个对手能够取胜吗?苏沐秋不知道用哪种手段取得了黑客的权限,他会在已经知道有E型部队的状况下当着他的面使用吗?

 

战斗中分神的男人在苏沐秋的大吼声中回过神,勘勘避开朝着颈子挥下的凶刃在肩膀到胸口的这段区间里留下了一道渗着血的伤痕。

 

 

 

 

在稍远处的岩壁上头观察着两人的8E摸了摸下巴,对着自己身侧的搭档问。

「老叶这是反常的紧啊,要出手吗?」

「不,再观察一阵子。」

 

 

 

 

自己在战斗之中走神的这件事情显然的对叶修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苏沐秋看见男人握着长矛的手攒的更紧,紧接着疾风骤雨般的攻击落在的那异常凶暴的小型双足身上,金属装甲与矛尖的碰撞甚至擦出了不少火光。

 

抓准异常的小型双足将注意力全数转至叶修身上的那刻,苏沐秋翻过手中的纯白刀刃俯冲上前削去了机械生物作为脚部支撑的钢板,失去平衡的机械生命体被自己的力道带着跌躺在地。

 

纯白的刀刃和漆黑的矛尖在同一瞬卡着钢板的接合间隙穿透整个躯体。

 

喘息着握紧手中的矛杆,叶修转动手腕毫不留情地将对方的连接着身躯和头部的线路扯断,球型的头部与身体分离后作为主视觉的部位失去了光芒这才将战斗画上一个句点。

 

看着朝他扔了一盒止血凝胶的苏沐秋在那残骸前蹲下翻看,叶修想起了昨夜8E与他的对话。

 

“命令下来了。”

“你如果不想我们动手的话,就自己来。”

“我只等你一天,过了明天我跟队长就行动了啊。”

 

 

那两个人肯定就在附近看着。

如果就这么按兵不动的话,连自己也会被列进『处刑对象』之中吧。

 

握着武器的手攒的死紧,在叶修终于抬起脚步向苏沐秋靠近的时候。男人站起了身子,越过与躯体分离的球型头部看向后方沾满血迹靠着枯枝的反抗军尸体。


「之前的那个反抗军和61S,不是被机械生物袭击的吧。」
「我去看过了,那里没有留下战斗的痕迹。」

苏沐秋没有转身,就这么继续说着。

 

「就算不是你,也是其他的E型吧。」

「......你知道了。」

「嗯,数据库里档案的解密费了我好一番功夫。」苏沐秋的语气十分的平淡,象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逼近自己的杀意一般。「你口中的那个毁在游乐园废墟的搭档,就是我吧。」
「为什么这样认为。」

「让你老是盯着我出神,再怎么迟钝都能发现有鬼。」终于转过身子的苏沐秋对着叶修耸了耸肩。「搭档了好一阵子你却从来没喊过我的名字,不论是19B,又或者是19.....S。」
「可在地堡你刚睡醒时却喊我『沐秋』,我很确定我没告诉过你我的别称。」
「你对我的态度太奇怪了,我只好自己去找答案。」

 

「该说不愧是你吗。」叶修垂下了矛尖,笑声里揉着复杂的情绪。「明明就是个B型义体,却比一般的S型还要精明。」


「地堡把我当成危险对象,但又舍不得我的战斗力。」
「所以才派你待在我旁边,对吧?」

「好奇心会害死猫的,苏沐秋。」叶修没有回应男人的问题。

「很可惜,这个世界里已经没有猫了,只有这一堆破铜烂铁和大的很诡异的鹿和野猪。」拾起自己还插在地上的长刀背回背上,苏沐秋主动的走向了叶修。「不过,你知道我么名字我却不知道你的总感觉很窝火啊。」
「叶修。」


苏沐秋咀嚼着这个、他的搭档的名字。

即使知道很快便会再一次的遗忘。

 

「既然地堡这么舍不得我的战力,代表我还会继续被重置然后野放回地面吧。」

「也不能算是野放。」

「也是,还有你跟着呢。」

 

「我这两天老感觉到有其他视线,是你放水过头被盯上了对吧。」

一点都不象是要被销毁模样的男人指责着眼前接受道销毁命令的搭档。

「该干什么干什么,麻利点,我可不想到最后搞得跟殉情没两样。」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自然不想跟我殉情。」叶修避开了苏沐秋的视线,无意识偏移的矛尖被对方握着挪回了自身的胸口。

 

「你不盯着目标,怎么能确认完成任务。」

「而且要是偏了还得捅上第二矛的话,你斗神的名号要哭的啊。」

 

谁想要谁拿去就是。

叶修的嘟嚷全让苏沐秋听了去,后者简直要给气笑了。

见男人虽然举着武器却一副消极怠工的模样,苏沐秋瞥了一眼让他感受到窥探视线的方向。

没有犹豫的在叶修惊愕的视线里主动将矛尖送进自己的胸膛。

 

「我们还会再见的。」

被叶修抱在怀里的苏沐秋感受着大量的人造血液自义体中流失,抬起手摘下了叶修脸上的透视黑布,逐渐失去作用的视觉系统却让他看不清叶修的模样。

「如果...下一次又走到了这个局面...别再让我、亲自动手了啊。」

 

紧紧抱着苏沐秋的叶修在怀里的义体彻底的停下一切运转,一叶之秋发出了”报告,19B的黑盒讯号确认消失。”以及”建议,返回地堡再次进行19B的重置。”的要求之后,才低低的回应男人方才对他的要求。

 

「好。」

 

被半垂下的眼睫遮住的制式蓝色义眼之中,不明显的红芒一闪而逝。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