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傘修】No smoking

叶修是什麽时候开始染上烟瘾的,苏沐秋觉得可能连叶修自己都不记得。

但他记得很清楚,男人是从他车祸后才开始抽的菸。

 

庞大的医药费与复健费用压的半大不小的两个孩子喘不过气,苏沐秋可以理解叶修需要一个抒发的途径。对于萦绕在对方身上的陌生气息也只是抽抽鼻子皱着眉头什么都没说,即使自己并不喜欢那掩盖掉对方气息的味道。

 

等到他的状况好转,加入嘉世成为对方的后盾之后那浓厚到让人皱眉的烟味才渐渐的淡了下去,但已经成为生活习惯的烟草味并没有因此自两人的生活里消失。

 

苏沐秋就这么放任叶修时不时的抽上一根,在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身上也开始染上了淡淡的菸草味。

 

直到第八赛季,嘉世内部的矛盾浮上台面之后,男人的菸瘾又重了起来。

同样为此焦躁的苏沐秋不但没有阻止,偶尔也会跟叶修拿过几根站在对方身边一起抽起不习惯的烟草。

 

赛事的成绩,队内的不合,粉丝的期待,经理的压力。

种种东西叠加再一起,两个人都能预见到嘉世未来的走向。

为了这个他们一起拚搏而来的盛世,枪与矛选择了妥协,却怎么也没想到就这么见证了王朝的殒落。

 

肩并着肩一起站在欣兴的窗边,看着对门挂牌出售的前东家。

夹在指尖的烟草直到燃尽的那刻都没有被抽上一口。

 

第十赛季结束,紧接着的世邀赛。

在一整个夏天的兵荒马乱、高强度集训、以及连续的赛事结束之后。

看着荣耀归国的几名队员的疲惫,陈果果断的拉着所有队内的选手进行了一次彻底的身体检查。

 

这才让苏沐秋下定决心要让叶修彻底的与菸草做个了断。

 

「别抽了。」

「都抽了十年了,哪那么容易戒。」

「...你知道你的体检报告。」

「还只是高危险而已,我有分寸的。」

 

叶修明显不将体检报告上的红字放在心上,不论多少人劝都不听的依然故我。

为此苏沐秋也没少跟叶修起过摩擦,最终大多都不了了之。

 

到后来,真的惹怒了男人之后叶修一开始也没多放在心上。

但怎么也没想到在吵架之后的冷战不似以往的模样,连续好几日不仅是话没说上,男人甚至在夜间都没有回房。

察觉到两人之间的交流急遽的减少的叶修终于开始有些慌神,翻身下床后找遍了整个上林苑都没能见到那个始终对他温柔以待的男人。

顾不得自己身上只有单薄的睡衣,就这么换了鞋跑向了过去自己住过一段时日的小储物间。

 

还没靠近就能够嗅到浓重的烟味让叶修皱了皱眉头,男人跟他不一样,几乎是没有菸瘾,除非情绪恶劣到谷底是不会触碰菸草的。

 

然而他隔着一大段距离就能够嗅到比他身上还要浓重的菸草味道。

 

 

对于只穿着单薄衣物突然跑到他眼前来的叶修苏沐秋很明显的皱起了眉,叶修却没等到男人的唸叨,一双眼睛盯着男人搁在床头边堆满了菸头的烟灰缸。

 

「沐秋。」

被呼唤的男人捻熄了手中已经燃尽的菸头,似是没听闻叶修服软的呼喊又叼起了另一根菸草就要点燃。

「别抽了。」

 

拿着打火机的手腕被握住、拉开。

叼在口中的菸草也被摘下,扔到了一边。

 

整个人被按在床上的男人看着压在他身上的叶修,感受着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指偏凉的温度。

琥珀色的眼睛却冷淡的看不出一丝情绪。

 

「别抽了。」叶修又重复了一次。

「你不是不把抽菸当回事吗?现在却要来拦着我?」

「你这样会把身体搞坏的!」

 

苏沐秋挣开叶修虚握在他手腕上的手,摸了摸抿着唇俨然一副自己做错事情模样的男人。

 

「叶修。」

「你担心我的身体是因为爱我。」

「那么,既然你能爱我,为什么不能爱自己?」

 

握住贴在自己颊边的手,吻了吻那染上了菸草味道的掌心,叶修才低低的应了声。

 

 

 

 

 

被两人不同以往规模的冷战搞的心惊胆颤的众人发现好一段时间没看到同框出现的两个人又开始同进同出这才松了口气,私底下猜测着这一次的争吵究竟是谁输谁赢。

 

很快的就在苏沐秋收缴魏琛方锐私藏的烟草举动中得知了胜方。

苏沐橙坐到了撑脸看着两人反抗苏沐秋暴政的叶修身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棒棒糖拆开包装递给了他的另一个兄长。

 

「哥哥只是担心你才会那么生气。」

「我知道。」叼着棒棒糖的叶修有气无力的应着。「是我不好。」

「这么老实?」联盟的女神眨了眨眼,看向叶修的眼里明显的带了点新奇与揶揄。

「你哥用自身去实践,让我知道他到底有多担心。」

 

销毁强制上缴的烟草后回到他身侧的男人身上还有着浓厚着菸草味,叶修抽了抽鼻子表情不满,喀喀的咬碎了嘴里的硬糖。见叶修那副模样,苏沐秋也没给多少同情心。

 

「你就知道我有多不喜欢你身上的菸草味了。」抽走叶修还含在口中的糖棍,苏沐秋拆了一个新的塞回了对方嘴里。「也就这几天还有味道,你就忍着点吧。」

 

吐出嘴里被新塞的棒棒糖,叶修反手捉住苏沐秋的衣领向下拉。

纠缠着的唇舌带着黏腻的甜味和苦涩的菸草味。

 

「在沐橙面前做什么呢。」

「你妹早在你塞我吃糖的时候就跑了。」

苏沐秋无视着刚才被迫上缴存货的两人对于虐狗行径的鬼哭狼嚎,扫了一眼确定自家妹妹已经离开才又低头看向了叶修。

「那你是嫌昨晚不够折腾是吧?这么飢渴?」

「犯烟瘾了,苏大大。」叶修说,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糖。

「我不想吃糖。」

 

但又不能让嘴巴闲着。

 

叶修意有所指的指了指自己的唇,苏沐秋了然的轻笑按着叶修的脑袋又交换了一次甜腻的长吻。

 

「行啊,犯了瘾就来找我吧。」

 

 



 -------------------------------------------------------------------

 

 

一陣子之前看過一個短片,之後就一直很想寫


短片內容是孩子們向正在抽菸的大人討菸,大人們拒絕,說「你還小,不能抽。」

於是孩子們說了謝謝,並給大人一張紙條。

那些人們看過紙條之後都笑著熄了菸,將身上的煙草扔進垃圾桶中。


你能爱我,为什么不能爱自己?」 

 

 


评论 ( 1 )
热度 ( 105 )

© 蘭珵翛 - 三次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