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恋距离远爱

CP 和 CWT 发放的无料,在以前发布过的歌手钢琴家paro基础上加写~


麦:「发总这怎麽读啊?恋爱...距离远?远距离?」

我:「麦麦,有首歌叫做恋距离远爱。」


顺手捞一下

湾家新刊 Res[E]t 通贩link


-----------------------------------------------------------------



 

“你以后就唱我给你谱的曲吧。”

 

 

  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不怎么熟悉的天花板,苏沐秋回想起方才梦境里少年自信的笑容忍不住的轻笑。明明是那麽久远以前的回忆却一点也没有褪色的迹象,拉开遮掩着阳光的窗帘看向异国街道的男人难得的心情不错。

 

  「要什麽时候才打算兑现约定,蠢货。」

 

 

 

  准备铃的最后一声响起时,校园中纷纷扰扰的声音全都消失无踪,只剩下向教室移动的教师的脚步声。

  除了教授课业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本该是如此。

 

  挂上禁止进入的告示牌的顶楼门板之后,浅发与黑发的两个少年靠坐在墙边,似是一点都没听见早就结束的准备铃声。

  少年拨弄着手中的吉他弦断断续续的哼着,不时的停下动作拿起搁在一旁的笔在五线谱上划下新的音符。坐在他身边的黑发少年闭着眼睛,合著对方不成调的曲子用手指在膝盖上敲打着拍子。

 

  「沐秋,照你这速度什麽时候才能谱完。」

  「闭嘴,要不是你这学过琴的都搞不定我需要想办法无师自通吗?」

  「是是是苏大大无师自通辛苦了辛苦了。」靠着少年肩膀的身子朝下方倾倒,强硬地挤开少年手中的吉他躺到了被校服包裹的大腿上。「但是我累了。」

  「你累了滚到旁边去别打扰我思考。」

  「你不停下我怎麽睡。」对着自己腿上阖着眼睛理所当然开口要求的叶修,苏沐秋叹了口气。

  「进度都是被你这懒鬼拖慢的。」

  「急不得啊这种事情。」

  「刚才谁嫌我速度慢的。」

  「肯定是叶秋。」

 

  「所以你想谱什麽曲子?」背着吉他提著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叶修没一会就没骨头似的摊在苏沐秋肩上。

  「问这个干什麽?」

  「每天陪着你忙活,还不让知道啊?」

  「陪我忙活,你根本拖慢我进度吧。」苏沐秋嫌弃的推了推身上的多出的重量,见推不开后也就放弃随他去了。

  「还不是每天跟你彻夜QQ讨论谱曲没睡好,我需要用大白天补眠?」

  在分别的路口,苏沐秋把身上的人抖了下来朝着叶修的背后狠拍一把。

  「这还委屈了叶大大天天陪我熬夜啊,滚回家好好睡吧你。」

 

 

  被赶回家勒令好好休息的人吃饱喝足后习惯性的坐上了椅子戳开荧幕角落的企鹅,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敲了句问候过去。

 

  一叶之秋:所以,今天也打算通霄吗?

  秋木苏:滚去睡觉。

  一叶之秋:要是我睡了苏大大不就要可怜的一个人半夜拨吉他弦吗?

  秋木苏:大半夜的弹吉他会被邻居抗议的。

  一叶之秋:嗯,所以还是跟我聊天比较实际。

  秋木苏:滚。

 

  一如以往的并肩坐在天台,听着渐渐成调的曲子闭目养神的叶修在苏沐秋看不到的角度勾起了唇角在少年停下拨弦的动作咬着笔盖苦思的时候接续着哼了起来。

  被枕着的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在五线谱上记下传入耳中的音符。直到旋律停下的那刻,苏沐秋看着乐谱好一会才转过身子掐住叶修的肩膀使劲摇晃。

 

  「你ㄚ的早就有想法了藏着好玩是吧?啊?」

  「所以我说啊,你还是乖乖唱我给你谱的曲吧。」

 

 

  打打闹闹的日子却突兀的画下了休止符。

  

 

 

  在熟悉的巷口告别苏沐秋推开家门的叶修看见父母与叶秋拿着行李等在那边,说着叶修拒绝去理解与接受的话。

 

  连着几天没在学校见到叶修,精准定时骚扰的QQ也静的出奇。苏沐秋皱着眉头去叶修班上打听才得知了对方突然间办了休学的事情。

 

  机械性的道谢、上课、然后返家看着灰色头像的QQ内心五味杂陈。没有意识到自己就这麽盯着计算机直到了深夜。

 

  细微的通知音让苏沐秋皱了皱眉,揉着额角思考自己什麽时候趴在桌前睡着了,目光瞥见闪烁的视窗让还有些迷糊的人瞬间就清醒了。

 

  一叶之秋:哎呦累死我了苏大大求安慰。

  秋木苏:叶修!!!!你搞毛阿!!!

  秋木苏:说休学就休学没半句话算什麽!!!

  一叶之秋:哎、我也很憋屈好吗。

  一叶之秋:那天刚回家就说什麽因为调差要出国,行李都收拾好了直接去机场。

  一叶之秋:直接被叶秋架着我想跑都没法跑,十几个小时的航班然后整理行李房间到现在才有网络我容易吗我。

  秋木苏:......

  一叶之秋:苏大大啊,算算时差你还不睡?明天打算顶着熊猫眼去学校?

 

  我以为你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坐在计算机前的苏沐秋觉得有什麽梗在喉头的东西化了开来。

 

  秋木苏:知道你没死透我就可以睡了。

 

 

  舞台的正中央,苏沐秋在忙进忙出的工作人员之中踩着步伐计算着走位,看着被搬到台上的琴微微一笑,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戳开对话框。

 

  维也纳的风景不错。

 

 

  一叶之秋:苏沐秋你搞什麽!!!

  秋木苏:收到啦?很好。

  一叶之秋:你把明天的演唱会的票寄给一个远在维也纳的人有什麽毛病!!我是能去吗!!!?

  秋木苏:不管,你自己想办法。

  一叶之秋:能不能别花这种冤枉邮费!!

 

无视于叶修的抗议,正式出道为歌手的苏沐秋雷打不动的每场演唱会都寄门票给叶修。远在异国的人从最开始的抗议到后来只是甩张照片示意说自己收到了,然后买下那个人的每一张专辑每一场演唱会录像。

 

  站在演唱会舞台上的苏沐秋看着依然空无一人的座位苦笑,都到了这麽近的距离却还是错过,到底是什麽样的运气。

 

  毕业之后以创作才子的身份出道的苏沐秋很快的走红,靠着多变地嗓音掳获了许多的忠实粉丝,并在数年后开始了巡回演唱的壮举。结束了在维也纳的巡回来到了机场,看着手机上姗姗来迟的一句「抱歉」无奈。

 

  谁能想到就这麽刚好,他来到维也纳巡回的同时,那个人离开了维也纳去演奏。

 

 

  叶修站在自家门口,拿着那张显然是苏沐秋亲自投递到信箱中的门票叹息。放下行李、褪去风衣在沙发上坐下发了一会儿的呆。

 

  苏沐秋在巡回演唱开始之前就告诉了他所有行程,耳提面命的提醒着他维也纳的演唱。

  谁能想到最终还是没能见上。

 

  叶修木着一张表情把设计精美的门票和苏沐秋其他巡回场次的门票一起收拢,和历年来所收到的所有门票一起收在男人的专辑旁。

 

  那家伙在台上肯定要气死了吧。

  都怪叶秋那家伙擅自给他安排了公益演奏会。

  抬手扒松被发胶固定住的浏海,缕缕的黑发闯入视野之中。

眼前一整个柜子里头收的都是男人的创作、报导、和从来没落下任何一场的演唱会门票。并排放在旁边的是这些年来自己谱的琴谱、和约定好要给他的曲子。

 

  看着屋里和钢琴并排放着,苏沐秋出道后给他寄来的吉他攒紧了拳头。

 

  「真是吃错药了。」

  站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叶修混在各种年龄的女性之中叹息。顺从自己突来的冲动打开计算机订了机票,又花上一倍的时间与金钱去收购最后一场巡回的摇滚区门票。

 

  他没有知会苏沐秋,就这麽只身来到了演唱会的地点。

  他们相处了三年的这个城市。

 

  看着周遭挂满了苏沐秋那张欺骗世人容貌的宣传,叶修跟着人群进了会场。第一次来到这种场合有点新鲜的到处观察,最后将视线停在台上搁着的琴上。

 

  「Su 的每一场演唱会都会像那样放上一架琴,但是从来没有奏者碰过。」

 

  听见身边座位的女粉丝对着同伴说,叶修微微垂下眼睛。一个人突兀的在激动兴奋的粉丝中等待着开场。

  很快的灯光暗下,前奏响起。

  在粉丝们的欢呼中,男人穿着经过设计的白色打歌服步入舞台。类军装设计的排扣,金色的肩章和单肩的披风随着动作摇曳,剪裁贴身的裤子和马靴修饰着那双比例完美的长腿。

 

  看着在台上带着笑容踩着舞步的男人,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不轻不重的笑意很快的被淹没在欢呼之中。

  在沸腾的氛围里,安静带着笑意的凝视是那麽的独树一格。很快的就看见台上的人带着一丝错愕的在短暂休息后紧接着响起前奏中停下了动作。

 

  下一首乐曲进入了主旋律,始终没有动作的苏沐秋在粉丝的疑惑中扯起了笑容。和以往演唱会以及其他公开场合上看见的成熟笑容不同,带着点恶作剧意味的笑容让男人看起来象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粉丝们尖叫欢腾的看着偶像从舞台上跳下,朝着某个座位直线走去。

 

  「放了我无数次鸽子的大钢琴家。」

  「有没有兴趣来场即兴演奏?」

 

  专属的琴给你架着呢。    

  叶修听见苏沐秋这么说。

 

  「择日不如撞日?」

  「那就滚上台,混蛋。」

  巡回演唱的最终场,一直无人使用的琴迎来了奏者。

  苏沐秋每一首歌曲的旋律,不论是旧曲抑或是还没公开的叶修都了然于心。

  男人完全放任他去决定曲子的态度让搭在琴键上的手起了一丝玩心随着心意调整着节奏,与平常不同的旋律让苏沐秋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演奏席的人。

 

  较劲似的、跟着被钢琴家主导的变奏旋律去重新诠释自己曾的每一首歌曲。

 

 

  安可曲之前的间隙,褪不去的兴奋让两人脸上都带着点潮红,苏沐秋紧紧搂着叶修将人压在更衣室的门板上。

 

「混蛋,早叫你要空出时间来。」

  听出对方在抗议维也纳的那场巡演,叶修耸了耸肩表示是不可抗力。

「所以带着你的新曲亲自来给你道歉了啊。」

「距离安可曲还有几分钟,来得及背歌词吗苏大大?」

苏沐秋一愣,随即笑了开来。

 

「那有什麽问题。」

 

 

  ※

 

 

  看着临时归国、暂住在他家的大钢琴家摸着搁在屋里的琴,苏沐秋半开玩笑的开口。

 

  「我的练习室里放不下钢琴、大钢琴家如果手痒的话只能委屈点用我的电子琴了。」

  闻言叶修笑了笑,视线落在屋内的架子上。上头整整齐齐的放着他的每一张演奏专辑。

  「谁要用你的琴了。」

  「给你当了整场演唱会的高级伴奏,现在当然是你弹给我听。」

  「你让我一业余在专业的面前演奏?还不给你嫌到死。」

  「我想看你弹琴。」

 

  叶修这么说。

 

  「我只记得你弹吉他的样子。」叶修从琴键上收回手,直勾勾的看着苏沐秋。

  看着这样的叶修,苏沐秋笑着摇了摇头。

  「败给你了。」

 

  看着记忆中总是抱着吉他、和他比起来疏于保养的手搁上琴键,一个个音符从指尖与黑白方块之中流出、组合成旋律。

那是他们唯一一首一起谱出来的曲子。

 

  和苏沐秋共挤一张椅子的钢琴家看了眼十分专注的演奏者,确实、演奏的动作并不合格。

  但他却十分喜欢。

 

  晚些教他怎么保养自己的手指吧,不论是弹琴亦或是吉他,保养都是很重要的。

 

钢琴家这么想着,抬手加入了演奏。

 

 

  ※

 

  肩并着肩合奏完几首曲子之后苏沐秋和叶修两人双双离开了那台电子琴。

 

  苏沐秋任凭叶修拉着他的手把他按到到沙发上坐下,男人在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中翻出一管什么扔到苏沐秋手中。

 

  下意识接下来的歌手定睛一看,笑了出来。

 

  「护手霜?你肯乖乖用这个?」

  「该保养的还是得保养,瞧你一手茧子。」

  「弦乐器难免。」

  叶修不说话在沙发上的空位坐下,熟练的拿起护手霜挤了一些出来。

  苏沐秋看着叶修垂着眼睛,仔细而认真的替他涂抹护手霜。平时在琴键上飞舞的手指贴着他的肌肤摩挲,均匀的将膏液抹在所有地方。

  抹完一只手之后叶修又牵起男人的右手仔细而慎重的重复了一次相同的动作。白皙的指尖贴着苏沐秋手上略为粗糙的指腹来回抚弄,钢琴师语带嫌弃。

 

  「浪费一双漂亮的手。」

 

  正准备松开手的时候一直安安分分任他作为的人反捉住就要离开的手,就这么握在掌心。

 

  「我的手再好看,也比不上叶大钢琴家的这双手。」

  「奉承啊?」

  「奉承你?算了吧。」男人从鼻子发出了不屑的哼声。

  「那还不让你尾巴翘上了天。」

 

  听见这形容叶修没忍住笑,准备抽回手就感受到苏沐秋加大了握着他的力道。对着男人投以疑惑的视线,后者微微勾起与记忆中有些许落差的、恶作剧般的笑容。 

 

  捧着他的手凑近唇边,在指尖落下一吻。

 

  看着歌手得逞的笑、从被碰触的地方开始好似有着什么一路燃烧。

 

  直至胸口。

 

  ※

 

  坐在苏沐秋家中客厅,看着某位歌手在家里忙进忙出的叶修抱着沙发上的座垫难得的放空。

  在舞台上被音响外放的音乐给遮掩所以感受没这么深刻,现在两人面对面没有任何干扰的时候就特别的有感。

 

  和记忆中相去甚远,变得低沈勾人的嗓音不是透过电子讯号重组,而是直接传入耳膜给人的感觉还真那么让他有些坐立难安。

 

  何况他对声音又是那么的敏感。

 

  「叶修?」

  疑惑的声音自耳边传来,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他身边。看着钢琴家似是被吓到的模样挑了挑眉收回在男人眼前摇晃的手。

  「想什么这么出神?」

 

  你。

  叶修咽下差点直接脱口而出的答案,临时换了个回应。

 

  「想着众粉哭嚎求嫁的Su现在在家里忙进忙出的服侍我,会不会等等出了你家门被人盖布袋。」

 

  「你就不是众人求嫁了?」苏沐秋笑了几声。「我都不敢想等你的身分被扒出来后我要被记者追着跑上几个月。」

  「大钢琴家纡尊降贵的给你当伴奏,该知足了。」

  「是是是为难你放了我这么多年的鸽子还自己买票来听演唱会。」

 

  看着把自己窝进沙发中瞧好姿势像只大猫般舒适的叶修,苏沐秋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那头黑发。

 

  在抗议的目光中完全无自觉的用令对方心痒难耐的嗓音开口。

 

  「下次换我去听你的演奏吧。」

 

 ※

 

 

 

  “歌手Su巡回演唱会终场空琴终于迎来神秘奏者?!”

  “神秘奏者来头不小!?神似世界著名钢琴家叶修?”

  “独家!!Su偕其神秘奏者一同上街,两人关系匪浅??”

 

  话题中的男人一手拿着杯子一手将刊载了乱七八糟臆测的报纸扔到餐桌上,坐在他对面座位显然还没清醒过来的另一位主角接过苏沐秋递来的咖啡杯视线茫然。

 

  「这些记者扒消息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将不停作响的手机关机,苏沐秋揉了揉叶修睡翘的黑发催促男人赶紧清醒消灭眼前的早餐。

  「就你这家伙出远门也什么都不带,瞧,带你出趟门买日用品就被抓包了。」

  「...谁让你家里不放备品。」稍稍清醒过来的叶修用还有些低哑的嗓子反驳。

 

  男人理所当然的态度和沙哑语调让苏沐秋顿了一下。

 

  「...因为你没提前跟我说你要来。」

 

  他怎么会从那张表情跟声音中听出点埋怨的感觉,肯定是前天见到这家伙太亢奋在演唱会上玩脱了的疲劳还没退去才产生的错觉。

 

  才解决了半盘早餐的叶修被自己不知道扔哪的手机铃声吵得不得不放下了苏沐秋特地替他准备的早餐,瞧了一眼男人身上还没脱下的半身围,裙心不甘情不愿地在对方的无声催促中放弃了美味的食物去翻找他那为数不多的行李。

 

有他电话号码的人也没多少,会主动打给他的更是少之又少。其中一个就在他旁边,那现在打来的家伙不用看荧幕都能够猜中。

  「喂?」

  “你在哪。”

  「H市。」

  “那报导上的果然是你啊...你才结束一个演奏会就马不停蹄地飞去H市嫌体力太多用不完是吧?要不要我在多接几场演奏帮你消耗一下无处发泄的精力啊?”

  “出远门不知道要通知一下的吗浑蛋哥哥───”

 

  叶修把手机随手扔在苏沐秋家的沙发上,放任看到报导的叶秋朝着没人在听的电话另一端怒吼就坐回餐桌上享用刚才吃到一半的早餐。苏沐秋笑着摇了摇头将手机捡了起来,一句「叶秋你别吼了,他没在听呢。」就让对面立刻收了声。

 

  “苏沐秋?”

  「嗯。」

  “那家伙住你那?”

  「嗯。」

  “靠我警告你别对我哥乱来啊听见没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老早就.....”

  「影响食欲,我挂了啊。」沾着油花的手指伸了过来摁断了通话,一点也没有罪恶感的黑发男人学着稍早苏沐秋的举动关了机。

 

  安安静静吃完早餐,寄住的食客自觉揽过收拾的工作。收拾完洗好的餐盘依序叠进烘碗机内就听见苏沐秋家的门铃被按响。

  擦干手拿过昨晚他帮苏沐秋按摩完后随手扔在桌上的护手霜,边擦边向玄关走去。听起来是找不到人的经纪人上门来盘问,那他这是要上前露面还是要回避好呢?

 

  「所以那个演奏者人呢?真的是那个大钢琴家?还有你演唱会是怎么回事?整个流程全给打乱了跟排演都不一样这样要其他工作人员怎么跟你配合?」

  「哎、雪峰你冷静点...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冷静什么,你知不知道外头闹成什么样子,还不给我从实招来不然我跟事务所怎么替你处理后续公关。」

 

  知道是自己突然造访给男人带来了一连串的后续麻烦的叶修想了想,还是跨了出去主动揽过矛头。

 

  「你是苏沐秋的经纪人吧?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啊。」

  「错过了维也纳的巡演我就一个临时起意的想来拜访下旧友,多年未见两个人脑子一热就什么都不管了。」

「媒体那边的处理,你可以跟叶秋联系一下,看怎么发公开声明我都配合。」叶修将自己才关机没多久的手机递给了吴雪峰。

 

  后来的报刊杂志上刊载的报导成了

  “Su与钢琴大神叶修为多年旧友!!事务所特邀演唱会特别嘉宾!!”

  “Su最新单曲由叶神亲自操刀谱曲填词!!史上身价最高乐曲!!”

 

  「不愧是专业面对记者的公关部门啊,这就处理掉了。」

  待在机场大厅的叶修看着大荧幕的报导朝身边同样全副武装来送机的苏沐秋笑了笑。

  「本来就没什么好给他们深扒的负面消息,操作一下话题一下就过去了。」

  「哎呦,这话讲得。」黑发的钢琴家表情揶揄。「经验老道啊。」

  「刚出道那会想扒我老底的记者可多了,这点才不算什么。」

  「喔───」男人拉了个长音。「那我来给你加点刺激吧,」

  「?」

 

  「那天叶秋说了──你对我有什么小心思?嗯?」

  见苏沐秋僵住身子,叶修跨了一步上前男人就退後一步。直到背部贴上了墙无处可退,用来伪装的墨镜口罩被摘下露出了有些无措的俊颜。

  闪闪发亮带着笑意的黑色眼睛随着距离缩短在视觉中放大,钢琴家保养得宜的手覆住了男神的唇,隔着手背亲吻『好友』。

 

  「我回去给你寄演奏会的邀请,记得穿正装来。」

 

  呆滯地目送叶修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之中,苏沐秋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靠着墙蹲下把脸埋在手臂之中低低的笑了起来。

 

 

      不过就是场远距离恋爱。

 






tb大概有c

评论 ( 7 )
热度 ( 126 )

© 蘭珵翛 - 三次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