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Res[E]t 24

* NieR: Automata  paro

涉及大量遊戲/朗讀劇捏他 ,心臟要堅強

* 我流HE

 特典車領取題目


顺手捞一下 Res[E]t 通贩

湾家   /       


---------------------------------------------------------------------------

 

离开了森林地带的苏沐秋有些烦躁地将自己摔进了反抗军营地的床榻上,盯着老旧布满裂痕的天花板看了一会儿之后又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摸了摸身上的口袋,发现从月之泪花海中挟带出来的白色花朵在方才森林地带被YX压制在地的时候被压散了。本来也只是一时兴起地摘了朵花带出来,现下看到散在手中的花瓣又勾起了他毫无反抗的余地被全面压制的回忆。

 

不甘心的情绪催促着他动作,推开才被他狠狠摔上的门,无视在外头一脸奇怪地盯着他瞧的反抗军首领就又跑出了营地。

 

一路越过靠着树木打盹的巨型动物,苏沐秋直接跑进了工厂废墟之中。男人动作不算小地扫荡完工厂内的所有机械生命体,白色的刀尖灵巧地切进管线间的缝隙,准备分拆开手下的机械生物时想起了不久前在森林地带里浮起的疑问。

 

 

多数的机械生物见了他们就只是按照最初的设定进行本能的攻击,少部分的机械生物,像是那个村子和森林地带里头那些与机械生物庞大网络断开的存在就比起这些刚从工厂被制造出来的『个体』要来的生动的多。

 

摘下自己所需要的零部件之后,苏沐秋看着只剩下零碎不成形的躯块的机械生物,握紧了手中的长刀。

 

脱离了自身网络架构的机械生物一部分自成一圈构筑排外的王国,一部分举起白旗试图与人造人互助并和平相处。

 

苏沐秋开始质疑起自己不做任何怀疑,只为了地堡的命令而挥刀的意义。

YX在他离开森林地带前不咸不淡地对他说了一句「不能相信地堡。」,就直接放他离开。

 

浅发的人造人突然意识到了,所有的寄叶义体都跟地堡的系统相连结。

那为什么被通缉的YX却迟迟没有落入地堡的追捕?明明坐标资料应该都很清楚,就算YX再怎么强大,用人海战术的话也不一定不能拿下。

 

能够完美解释这点的答案并不多。

要不是YX非常擅长躲避前来追捕的人,再行各个击破,要不就是对方找到方式主动切断了与地堡网络的连接。

 

而这正是苏沐秋想要的。

 

 

「你一个人跑来废工厂做什么?」

『叶修』的声音又一次的打断了苏沐秋的思考,握着长刀的手猛地向后一挥。

没有半点防备的人狼狈地向后躲开擦着胸口划过的白色轨迹。

「苏沐秋你冷静点!是我!」

 

是他在地堡见过的那个『叶修』。

 

「你为什么在这里?」

「……你没收到任务通知?」叶修看向了他身边的秋木苏,后者立刻替自身进行反驳。

“已于进入废工厂前提示邮件讯息,19B无阅读意愿。”

「……好吧,我有点烦躁没认真听。」

「怎么了?」

 

疑似见到了你的『原型机』。

苏沐秋下意识地按住自己被对方碰过的后颈,表情还是不怎么好。

 

 

跟着不知道在生什么气的苏沐秋回到营地,叶修试图用眼神向魏琛询问,却只换来了一个耸肩的动作。男人在回到反抗军的驻地之后就借了武器屋的工坊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上前去也只是被对方以打扰他做事为理由赶走。

 

叶修没办法只能挑一个离了一段距离的位置坐下,就这样盯着苏沐秋专注的侧脸看。

反抗军首领那边没能问出什么,地堡那边突然把状态刚调整好的他丢上地面让他好好地紧盯着苏沐秋,却也没跟他说其他详细。

 

那肯定是男人独自滞留在地面的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让那群人陷入了高度警戒的事情。

不过他确实也是打算在『惩罚』造成的义体异常退去之后就立刻离开地堡,他答应过男人要替他记住一切。

 

而且,原本都做好了继续被不记得他的苏沐秋冷言相待的准备的叶修在苏沐秋房间里被那般触碰过后忍不住的待起这一次的苏沐秋会怎么待他。

摸了摸抱在自己怀中的黑色长矛,想着还好自己前一次胡诌两人同居并强硬地抢来这杆却邪,才让苏沐秋在对他完全没有记忆的状况下轻易地放下了警戒并起了兴致。

 

叶修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等下来就过了一个昼夜,等苏沐秋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时坐在一边的男人早就披着跟魏琛要来的斗篷,抱着武器小鸡啄米似地打着瞌睡。一抬头就瞧见这么样一个画面的苏沐秋没好气地将刚完成的东西交给秋木苏拿着,自己上前去将睡眼惺忪的叶修打横抱起往安全屋走去。

 

「结束了?」

「嗯。」一脚踢开房间门,苏沐秋将叶修放到床榻上才转头向秋木苏讨他方才完成的作品来仔细检查。

「你手上的那是什么?」

「月之泪。」男人将运作正常的白色花朵扔到叶修手上,后者看着那由机械组件所构成的白花一开一阖地闪烁着柔和灯光,一时之间竟也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原本摘来的花枯萎了,还是机械的容易保存。」

「再摘过不就好了。」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不知道从哪个倒霉的机械生物身上拆下来的零件打磨成型的花瓣,叶修将那朵永不枯萎的月之泪放到了床头。

「麻烦。」

 

听着苏沐秋的回答,叶修笑了起来,确实比起大老远去摘花,这个人可能更愿意花时间去拆解那些机械生物。

 

「你就为了这朵花忙了一昼夜没休眠,到时义体发生异常我可没办法帮你修。」

同样跟着长时间没休眠的叶修打了个呵欠就朝床铺的里侧躺下,拍了拍另一侧的位置催促着男人躺下休息。被催促的人没说什么,摘下了覆盖在自己眼睛上的透视黑布就这么在叶修给他空出的位置上坐下。

 

「你对那个YX知道多少?」

「你碰到他了?」

原本躺在床上的叶修立刻坐起身子,见苏沐秋朝他点头之后皱起眉头。

「我知道的跟你知道的应该也差不了多少,也就只知道他是地堡的通缉名单榜首。」

「被通缉的理由是放弃任务并且持续销毁地面上的寄叶队员,YX这么做的原因到现在依旧不明。」

「是吗。」

 

苏沐秋拉起叶修的手,在男人的掌心比划着SMQ三个字。

 

「那么,你对他知道多少?」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蘭珵翛 - 三次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