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珵翛

【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三次元絕讚修羅,隨時失蹤

【傘修】夢中囈語01

其實還沒想好結局怎麼寫,但腦洞開了不寫出來憋著難過。

寫一篇算一篇了(不

還不太會抓傘哥的性格,邊寫邊修吧

大概OOC?



---------------------------------------------------------------------------



苏沐秋是被键盘声吵醒的。

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若大的房里只有一个人,那人背对着他正专心一意的荣耀着。

苏沐秋先是打量一下这个全然陌生的房间,最後职业病作祟还是忍不住的靠到了电脑前。待他看清了屏幕中的一叶之秋後这才震惊将注意力转到操作者身上,方才瞅见的背影与他记忆中那个清瘦的少年完全不同,看着那张与记忆中有所出入却又无比熟悉的脸怔楞了许久。

「叶修?」
没有反应。就好像完全没听见似的。
「喂、叶修你听见没!」被彻底无视的感觉让苏沐秋有些恼火,伸出手就朝着那人脑袋推去,却没有碰着对方的触感,在苏沐秋自己诧异的眼神中穿了过去。张着嘴看着自己的手掌,在看看眼前那个不知道长了几岁的友人,良久,只吐的出一句。


「卧槽...什麽情况...」

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有人开了房门闯了进来,苏沐秋看着那人在一次陷入怔楞时身旁的叶修乾净俐落的退了游戏,两人交谈了几声後便一同出了房门,下意识的,苏沐秋跟上了那两个让他感到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身影。

「妈蛋!叶修你搞什麽那可是一叶之秋阿!」即使知道没人看见自己听见自己、在看着叶修将手中的卡递出去时苏沐秋还是忍不住的暴跳如雷。「却邪阿!」

听着接下来的对话就默默静了下来,看看身侧面无表情的叶修,满眼愤怒的苏沐橙与递上来的退役合同,静静的看着叶修俐落的签上了名後踏出嘉世大楼。


泪眼婆娑的妹妹与单薄离去的背影,挣扎了半天最後仍是选择了跟着那叼着烟的身影,看着他一溜烟的钻进了嘉世对面的网吧好似方才被逼着退役的人是另一个人似的。

当君莫笑被重新登录的时候,苏沐秋笑了,笑的非常开心。

「真是不消停阿。」即使明知道碰触不到,依然将手覆盖上了那握着滑鼠,颤抖着取出千机伞的右手。「虽然我还搞不清楚到底怎麽回事,不过可不准你糟蹋了这把千机伞阿。」


然後就坐在一旁笑着看人在第十区副本刷隐藏BOSS。等到叶修终於睡下,苏沐秋这才开始对自己这莫名其妙的状态做一连串的实验。


到处晃悠,没人看见,说话也没人听见。

可以坐也可以躺在床上,東西也碰的著。

剛剛有人亂扔東西還從身體裡穿過去來著、所以這是只能碰到想碰的東西的節奏?

摸了摸叶修的脸,嗯、碰不到人。

所以自己这是灵魂出窍了吗?还一口气出窍到十年後?

一边对自己的脑袋吐槽一边在叶修身旁躺了下来,算了不想了、睡觉。


「怪了、我不是睡了吗?这又是哪?」苏木秋看着自己身处得灰色空间,纳闷着。

抽了抽鼻子、嗯、好像还有烟味。沿着烟味的方向找去,就看见本该睡在自己身旁的叶修正吞云吐雾,看见他拉了拉唇角。

「怎麽,这麽多年终於舍得托梦来了阿苏大大?」

看见叶修朝着自己说话憋了一天的苏沐秋立刻冲上去揪着人就是一串的问题。

「妈蛋托什麽梦我可是喊了你一整天!!!一叶之秋跟却邪你这样说给就给的!!?还有退役是怎麽回事!!沐橙在嘉世又是怎麽回事!!」

「得、解释给你听、沐秋放手!我要给你晃晕了!」被揪着一阵猛摇乱晃的叶修好不容易从苏沐秋手中逃出,砸了砸嘴。「啧、早知道把却邪送人就可以把你气回来那我不如早点试试把沐雨澄风送人能不能气活你...」


刚离开脖子的手又这麽贴了回来,叶修看着苏沐秋笑容中的那恨不得一口气掐死自己的杀气果断的弃械投降。
「开玩笑的、沐雨澄风沐橙拿着呢。」

「其他呢?」
耸耸肩、轻描淡写的把自己在嘉世的遭遇说了一遍,不意外的看见苏沐秋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评论(2)
热度(105)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