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梦中呓语02

意外的、码字码好慢(ノДT)

富有实验精神的伞哥(?)

持续OOC吧、大概。

没意外下一章会解释伞哥的状况(?)


-------------------------------------------------------------------------



叶修從床上爬起,順勢點了煙,輕笑了聲。
「我都不在意了氣什麼呢,不過就你說的『重頭再來』嘛。」待手中的煙頭燃盡,葉修這才看著天花板喃喃自語。「就算是個夢境、能再見到你、挺好。」


苏沐秋就站在叶修的面前,將叶修的自言自語全聽進耳裡。咬咬牙,跟在叶修後頭一起出了房間。看着大屏幕上嘉世的叶秋纪念回顾冷哼着,踌躇了会还是到了外头陪着叶修吞云吐雾,就算他看不见自己。

「......苏沐秋你连两天托梦是跟我多大仇?」

「......我好端端的在这谁跟你托梦。」在同一个灰色空间内苏沐秋也纳闷着,自己明明就跟着叶修睡下了怎麽又跑来了这奇怪的空间。

「...苏大大,车祸死了连记忆也被撞掉了吗?」

「车祸?我?」

「卧槽...苏沐秋你真的假的?」听见苏沐秋那诧异的反问,就是叶修也懵了。

「我以为我只是灵魂出窍飞到十年後。」

「...行了行了我想不是你来托梦而是我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做什麽梦了,那个苏沐秋才没这麽懵。」嘴上嫌弃着,叶修的眼神仍死死缠着眼前的苏沐秋。

被人当面讲『懵』的苏沐秋抽了抽嘴角,决定不去跟那人争论这个问题,把时间有效利用去思考自己究竟为什麽会出现在这个看起来就是叶修梦境的空间。

一次可以当成是凑巧。

一模一样的场景与人物,第二次还能是巧合吗?

是因为自己睡在他身边才进的了他的梦境?

看着一旁叼着烟望着他出神的叶修,想着也许该做点实验搞清楚这个场景的触发状况以及让眼前的这个人搞清楚自己是真的就在他眼前而不是见鬼的梦境或是妄想。

「沐秋、陪我来场荣耀吧。」

「这空间什麽都没有怎麽荣耀?」

「呵、我的梦境想要什麽没什麽成吗?」说着,两人中间出现了两台并排的电脑,一如多年前狭小房间内的摆设。看着两台并排在矮桌上的旧式电脑,苏沐秋恍神的想着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玩笑这些对他而言明明就只是昨天的事却突然变得好遥远。明明才跟这人一起相约要进入嘉世拿下一个又一个的冠军,结果一觉醒来十年过了自己车祸死了眼前的人也被迫退役了,自己还不记得自己怎麽睡过去的。
「得、上机吧。」揉揉鼻子,苏沐秋决定什麽都别想先完成对眼前这人而言不知多久不曾在经历过得比试再说。

隔天开始,苏沐秋的第一个实验就是换地方睡,窝在起居室的沙发上一连睡了几天都一夜无梦,腰酸背疼的想着原来灵魂也是会落枕的、自己何苦这样折腾自己。

坐在前台里揉着脖子吐槽某人只知道虐菜的和平时间只维持到午夜,就算身旁的叶修豪不在意的对着前队友开着嘲讽激的几个酒气冲天的家伙脸红脖子粗的,想起前几日嘉世的会议厅与叶修告知自己的这十年来的处境就肚子里一把火,扭开了叶修放在桌上没喝完的瓶装绿茶。

叶修掏掏耳朵明显不专心的听着刘皓的自满的自言自语,正想无视他把对话带到後头的其他几个队员身上时就看见一个瓶盖准确的砸进了那张不停开阖的嘴,在硬是被中断的呛咳声中没反应过来的众人下意识的一同把视线转向瓶盖飞出的方向,连唐柔也将视线挪到了叶修桌上那缺了瓶盖的绿茶在往上移到那瓶饮料的主人身上。

「不是我,我一手拿着烟一手放台上呢。」看见了姑娘怀疑的视线,叶修直接将双手举了起来。姑娘眼底明显的不信与眼前刘皓眼底的怒火让他很是无奈,只得耸耸肩。「不信就算了。」
然後那瓶绿茶就这麽砸到了刘皓头上,淋了目瞪口呆的众人一身。这会叶修的手都还没放下,倒是直接洗清了嫌疑。

「哎、那茶我只喝了一口阿,真浪费。」

「谁!出来!!」被砸了一身的刘皓直接怒吼出声就要闯进前台,被叶修给拦了下来。

「干甚麽、网吧柜台给你说闯就闯?」

「把人交出来!」

面对直扑而来的怒火,叶修不急不徐的又吸了口烟,将烟圈吐在刘皓脸上。

「还闹、刚才那一嗓子你以为没惊动到人吗?想留下来被围观的话我倒是不介意。」

经叶修这麽点明,一行人这才发现网吧中确实开始有些骚动正往着门口而来,身为职业选手的几个人只得匆忙夺门而出,途中陈夜辉跟刘皓还不忘恶狠狠的丢个眼神过来。

随意用醉汉闹场打发了出来看热闹的客人後叶修拿了拖把收拾起那瓶绿茶酿出来的残局,唐柔这也才凑了过来。

「刚才那就竟是..?」

「不晓得、大概哪个见义勇为的客人吧。」叶修看向空无一人的柜台,忍不住想起了前几天那见着苏沐秋的梦境,而苏沐秋坐在叶修的电脑前,朝着他抬抬手算是承认了恶行。

评论
热度 ( 83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