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珵翛

【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三次元絕讚修羅,隨時失蹤

【伞修】梦中呓语03

半夜睡不着就是码字的大好时机阿....

不过人没事还是别一次开太多脑洞填

这个洞一点那个洞一点的填,整体看起来根本没什麽进度呜呜

持续OOC不解释。

---------------------------------------------------------------------------


叶修站在灰白色的空间里,琢磨着是否真有人做梦会这麽清晰的知道自己是在梦境中,还连续的、在同一个场景里遇见同一个人的?虽然这奇异的梦境中断了几天,但既然他再一次发生了就不可否认这绝不是什麽巧合或是单纯自己思念过度。


看着侧躺在矮桌前背对他的苏沐秋,走上前去用脚踢了踢那因为蜷缩而微弯的背脊。

「躺这做什麽呢,起来杀两局?」

苏沐秋没动,叶修也不急着揪人起身就这麽挨着坐了下来。
沉默了许久,总算把情绪整理好的苏沐秋这才甩甩脑袋坐了起来,眼神仍是凝重的看着矮桌上的屏幕。


「为什麽不生气。」

「气、又能怎麽着?」即使没明说,长久下来的默契叶修根本无须怀疑苏沐秋指的是何事。「什麽证据都没有能有多少人信?看看我向老板娘承认我就是叶秋人家根本理都不理。」


苏沐秋的脸色依旧晦暗,叶修伸手扳过苏沐秋的脸让他面向自己。


「闹什麽脾气,你不都帮我出气了?」

「伟大的荣耀教科书终於肯承认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妄想了?」抓下扣在脸上的手,苏沐秋翻了翻白眼。

「......不是我要说,这画风真让人难以相信阿。」

「......不信那我走啦。」

「死了十年的人突然闯进你梦里跟你说他灵魂出窍还穿越了十年你信?」

「......」苏沐秋认真的想了想,还真的有点难去相信这种事真的能发生。

「瞧、你自己都一脸不信的表情能怪我?」


「沐秋、给我说说事吧。」给自己调了个舒服的坐姿,将脑袋搁在苏沐秋肩上,一如十年前两人并肩在电脑前抢着BOSS一时。


听着那怀念到令人鼻酸的嗓音描述着看见十年後的自己与妹妹时满腹的弹幕、用什麽样的心境看着他交出一叶之秋与之後的种种,然後用着非常微妙的表情抬头看向那熟悉的脸。


「所以这几天你没跑到我梦里来是因为你为了实验这空间的触发条件跑去睡客厅还睡到落枕?要不要这麽逗?」

这麽简单精准的吐槽让苏沐秋一时卡壳不知道该接什麽话好。

「咳、总之。至少现在只能确定跟你睡在一起就能像这样在这里见面,其他还有没有什麽别的触发条件现在还没发现。」

「啧啧、沐秋你可别趁我睡着了偷袭阿。」

「妈蛋碰不到人呢偷袭屁。」

「所以碰的到的话就会偷袭了?心真脏阿。」

「......」


看着睽违十年苏沐秋一脸想揍人的表情,叶修眯起眼睛开心的笑了两声。

阿阿,有多久没这麽笑过了。


「沐秋阿,刚才你说的几个事,我帮你纠正一下。」

「老相识了不跟你拐弯抹角阿?你不是灵魂出窍,是真的死了。」十年过去,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在心底沉着痛着无数年的伤。「在我眼前。」

「如果是单纯灵魂出窍的话那你现在八成还在医院躺着当植物人而不是躺在南山,所以这点我就直接帮你盖章却认不用谢啦。」


「话都还没说完怎麽就醒了真是...」嘟嚷着从床上爬起,慢吞吞的完成了洗漱就一溜烟的钻进了吸烟区,左看右看确认了附近的客人都带着耳机没人注意他这里,叶修这才小声开口。


「沐秋?」


即使梦境里的对话是那麽的真实,在什麽都看不见的日常里叶修还是忍不住怀疑究竟是否只是他自己的妄想。没有让他等待多久,屏幕中的鼠标自行动了起来在桌面开启了QQ登上了秋木苏,双击了一叶之秋的聊天窗落下了两个字。


— 干麻?


叶修看着这两个字,揉了揉脸,这才确定了苏沐秋不是自己的想像,跟着将手放到键盘上飞舞着。


— 好吧综合昨晚的绿茶跟这个QQ号、我现在信了。

— 尼玛昨晚说那麽多都是屁话吗?

— 要向落枕的苏大大学习伟大的实验精神阿。

— 滚。


发现了不只是在梦中,现实里也可以这样和苏沐秋交流,乐呵的笑了两声,叶修随手刷进了君莫笑窗口化了视窗边聊边开始了新一天的腥风血雨。

— 想问很久了,怎麽拿起了君莫笑来用?


随意的玩了几个小时,发现萤幕的掌控权被夺後就看见了苏沐秋终究是憋不住的在QQ内主动攀谈了起来。瞧见问句之後,叶修飞快的敲上了回覆,心里暗道可惜现在看不着那人的表情。


— 这不是明摆着想你吗?

评论(4)
热度(70)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