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傘修】真人貓事

\老葉生日快樂/


跟上小夥伴們的腳步一起喵喵喵。

文中的貓事,是我家真實發生過的,一件不假(爆)


TAG來自每次試圖揪團搞事每次都咕掉的 @乐安蓝 

---------------------------------------------------------------------


退役之后,叶修在苏沐秋的劝说下乖乖地回了家给叶秋打下手帮忙管理公司。而苏沐秋拿这十多年来累积的存款在B市买了栋房子,一边远程给兴欣当顾问一边做些自己有兴趣的游戏直播,心情好的时候接一下联盟的赛事实况解说,日子也是过得十分滋润。

 

而跨入陌生领域的叶修日子就没这么好过了,一卡车的专业知识等着他恶补。公司会议上基本上都是两眼一摸黑的什么都听不进去,叶秋也没那么多时间帮他解释。参加了几趟董事会议后叶修干脆的窝在叶秋办公室理念起管理学来,日子那是过的一个头两个大。

 

看叶修两眼放空的把自己摔进客厅沙发中,苏沐秋抱着他俩养的猫用肉掌戳了戳一动不动的人。

「叶修,你还活着不?」

男人手中的白猫也很配合的跟着喵了一声。

 

一声不吭的把视线转向骚扰的自己的人,叶修沉默了一会后突然伸出手把苏沐秋朝自己的地方拉。把脸埋进苏沐秋颈脖中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叶修这才接过男人怀里的白猫狠撸了好几把。

 

「活着,有红药吗。」

「有,在餐桌上。」

 

 

吃饱喝足,拉着苏沐秋滚完一圈床单的叶修洗去一身的黏腻,才跨出浴室就感受到毛茸茸的触感蹭着自己的脚踝。刚才不见踪影的橘毛这会在他脚边来回打转,好像一点都不记得过去也常这样突然冲到他的行进路线上后被踢飞几步的距离的事故。

 

知道这是饿了要讨食的信号,叶修捞几那只一点都不记得疼的小家伙往客厅走去,果然苏沐秋正在捣腾两只猫的饲料。

 

拿起男人放在桌上给他的热水边喝边看两只猫狼吞虎咽的吃东西,边拉开苏沐秋计算机旁的椅子坐下。

 

「你不是累了?」

「明天放假,看一会儿。」

「行,但一会累了别在这睡,老实回房里去。」

「好。」

 

 

结果,当苏沐秋今天的游戏实况结束,就看见隔壁座位的家伙维持着端正的坐姿牢牢捧着手中的杯子睡着了。无奈地叹了口气,男人还是没忍心把人摇起来说教,直接把人给抱回了房里。

 

 

隔天早上,叶修在响亮的呼噜声中模模糊糊的醒来,还没睁眼就感受到有什么温热又毛茸茸的东西压在他大半张脸上,伸手一摸果然是那只小家伙横着用肚子压住他鼻子以上的部位睡的昏天暗地。

 

显然早就起来的苏沐秋看他在那边推攘脸上简直快摊成一张猫饼的生物笑的毫不客气,没有半点要帮忙解救他的意思。自力更生的脱离猫主子造成的致盲效果的叶修打了个呵欠,在男人的催促下进浴室盥洗。

 

 

今天是苏沐橙约好要来访的日子。

 

两位兄长一早就跑去市场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忙活着在妹妹到来之前变出一桌子佳肴,结果女孩儿到了根本不看两位兄长一眼直线奔向了两只猫。

 

好说歹说把人给捞回来先好好的吃了顿饭,并肩窝在沙发上看苏沐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玩具逗着猫完的苏沐秋与叶修提醒着女孩别对他们新接回家的橘猫太好。

 

「妳都不知道这二崽子一开始来的时候还有些害怕大只的威严,乖乖的一点都不闹事。」

「结果两天后就敢直接骑到人家头上压着大猫挠,胆子可大的。」

 

「嗯...」苏沐橙沉吟了一会。「这不就跟刚被哥哥捡回家的叶修一样吗?」

「啊?」

「什么?」

「你们看嘛,叶修刚进我们家的时候不也是乖乖的,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结果一个星期之后就开始跟哥哥讨价还价了。」

 

苏沐秋将视线从两只猫转到身边的青年身上,来回的打量了一脸『我才没有。』表情的人与带嫌弃。

 

「难怪我总觉得有股挥之不去的既视感,果然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猫。」

「嘿、苏沐秋,两只猫大多都是你在养好吗,别赖在我身上。」

「哥哥你别笑话叶修,你自己看看大猫咪,也不是跟那时的你一样吗。」见两兄长开始互相嫌弃,苏沐橙嗤嗤的笑了起来。「你看看大猫现在这样一脸嫌弃、不高兴的吼着小猫,但就是不动爪子也不张口咬,跟那时边炸毛边帮叶修把事情处理好的哥哥是不是一模一样。」

 

「我───」

「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猫啊,苏沐秋──」

「叶修你闭嘴。」

 

抱着猫咪的苏沐橙在两个兄长没有营养的争执终于到一个段落的时候捏着两个粉色的肉球举手发言。

 

「我找王队推荐了几个餐厅,已经订好位了,晚上我们出去吃吧。」

 

听见妹妹这么说的两人不疑有他,直到叶修踏进包厢,被早就等在里头的一众兴欣队员突袭砸了满脸蛋糕奶油之时,才发现这是苏家兄妹联手对他下的,一个名为『生日惊喜』的套。

 

 


评论 ( 4 )
热度 ( 103 )

© 蘭珵翛 - 趕稿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