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死线别乱踩


扔张无关的图先避免被吃掉!是说这伞超美QAQQQQ


 @金丸  太太的画家编辑梗点文!

150fo的点文我交搞啦~~~~~

希望太太喜欢耶黑XD



------------------------------------------------------------------------


「苏沐秋呢?」

「说家里有人病倒了请假。」

「隔壁时尚部门的苏沐橙正常出勤哪来病倒了的家里人。」

「天晓得,可能最近为了一叶之秋忙昏头了苏大编辑想罢工吧。」

「那一叶之秋呢?联系上了没?」

「今早QQ签名档改成养病中,联系不上。」


荣耀出版社的小说部门主管感觉到了头疼。

一叶之秋的拖稿与难以联络在业界里不是麽秘密,但因为画工细腻富有感情广受读者欢迎。只要能邀到一叶之秋作为作品绘师那基本上那本书的销量算是打上了保证。大神的粉丝就是这麽的盲目又死忠,只是之前一叶之秋与小型的嘉世出版签了长约,签约内容写明了只接嘉世内部的商稿,所以其他出版社都只能乾瞪眼的看着嘉世出版一步步的壮大。

最近却爆出了嘉世出版在滥用合约的版权归属擅自将一叶之秋所绘的商稿挂上了他人的名字意图捧红新人孙翔,被不知名的狂热粉给搜齐了证据一状告到上头,接下来一连串的狂热粉的抵制最终导致了嘉世的关门大吉。


大神终於被野放了!!!


早就在一旁虎视眈眈的众出版社挤破头的用邮件、QQ塞爆了所有一叶之秋的联系方式。那毫无回音的一个月众人简直是不忍回首,任一个出版社的新人签约都能让其他负责人感到心脏麻痹的快感。


终於,一叶之秋慢吞吞的回覆了其中的荣耀出版社,语气随性到让人觉得只是随便点开一封信件就说好的地步。好不容易终於迎来了大神接着要办的当然就是谈合同、发声明稿、处理版权移转、宣传还有其他出版社炫耀等等各种事情。一叶之秋回完信件後又进入了失联状态,QQ不晓得是设成了隐身还是真不在,总之让想跟大神谈谈责任编辑的出版社人员恨不得能突破萤幕的障碍直接揪人出来好好沟通下何谓『双向沟通』。

在所有人忙的天昏暗地的时候,部门中仅次於部长的编辑业界大神又来了这麽一出请假照顾病人。要知道一叶之秋所有相关文件跟宣传执行都得给这位苏大编辑过目,小助理们看着空荡的大神办公桌对着停滞的进度欲哭无泪。


你推我挤的终於挤出一个人壮烈赴死拨电话给全出版社都知道最讨厌在休假时间接到工作电话的苏大编辑,小助理抖着手按开免提祈祷着一会大编辑不会发脾气。


等电话被接通时透过免提传过来的却是谁都听的出来的暴怒夹杂着猫叫声,让所有在一旁听着的人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妈蛋你有本事发烧就有本事给我上医院!!』

『我说不去就不去!苏沐秋你手机刚好像响了猫还帮你接通了。』

『幼稚园小孩吗你!不要想转移注意力!』

『我说的是真的,搞不好是你们编辑部有什麽大事你真不接--』

『老子今天请假!电话来了也罢工!』

『卧曹住手苏沐秋不准关我电脑---------』


嘟 ------


听着被切断的通话忙音,所有人都一脸三观碎裂的表情。

他们温柔可亲的编辑部男神哪儿去了?

平常越是温和的人暴怒起来就越可怕,再也不在苏大编辑休假时拨电话了。


一早睡醒发现身边的叶修体温烫的吓人苏沐秋就果断拨了电话向编辑部请了假顺便把叶修的QQ签名也给改了,将叶修的枕头换成了包上毛巾的冰枕後跟正准备出门上班的苏沐橙说了声就外出买菜准备中午做些清淡的粥给叶修当午餐。


结果一回到家推开房门就看见某个高烧不退的家伙窝在电脑前晃着感压笔。苏沐秋感受到了额角正在一跳一跳。


「病人爬起来做什麽,吃药躺回床上。」

「这又不是什麽大毛病吃什麽药,睡醒好多了。」叶修眼睛都没往房门转,胡扯的心安理得。

「你那张脸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倒了水,弄了几颗成药走上前抽走叶修手中的感压笔。「让你不吹头发大半夜赶稿,早说过多少次不要老摸鱼搞到要赶死线。」

「还不是苏大编辑你前两天才把漫展突发的定稿给我,不然我需要这麽赶吗?」推开递到眼前的药片,叶修试图伸手夺回自己的笔。

「这几天光忙你的签约就够了你以为我有时间写吗!还有大纲不是早讨论好了你早就可以开始打稿了不是!」

「大纲跟定稿是差很多的苏大编辑你最清楚好吗!」


出版社没什麽人知道,其实苏沐秋不只编辑做的到位,文笔其实也挺不错。还跟叶修、苏沐橙组了个三人社团偶尔参参漫展。苏沐秋原本也打算写点东西当个作家,无奈跟嘉世签约前出了车祸在医院,虽然没什麽大碍但前前後後也动了不少次小手术,复健又花时间。停滞了好一段时间没动笔写稿一时间抓不回感觉,而那时嘉世出版又开始频繁就着合约玩文字游戏不时的搞小动作,苏沐秋一火就决定转当编辑准备把叶修搞到嘉世对家去。合着苏沐橙一起暗中收集了各种嘉世的恶行,整理的清清楚楚然後扔进相关单位检举,大快人心。


苏沐秋自己是对於转编辑这是没什麽心里负担,倒是叶修一直怨念着时不时嚷着组个社团参漫展也行,就是要拉着苏沐秋一起搞创作。苏家兄妹想想也没什麽不行,於是就这麽拍板定案。而两人正在争吵的就叶修为了赶死线完成临时决定的突发本子结果搞到自己受寒发烧的这件事。


家里苏沐橙捡回来的猫蹲坐在电脑桌上,看著家裡的兩個男主人在房裡繞著圈跑,在桌上的手机正不停的振动响铃却没引起两个男主人的一丝注意。


「马的叶修你给我吃药!」苏沐秋抓着水跟药一步步的逼近想夺回感压笔的叶修。

「不吃!你拿个那要会嗜睡吃了还赶什麽稿!」葉修一臉嫌棄的推開了苏沐秋的手,另一只手伸长了却在碰到感压笔前被扔了笔的苏沐秋给扣住。

「不吃就给我上医院吊水!」怒意。

「不去!病死我都不上医院!」坚持。


坐在桌上看着争吵许久的猫打了个呵欠,好奇的将猫掌按上了吵了很久的手机屏幕,阴错阳差的滑开了接听按钮,没有注意到这边的苏沐秋持续的对着叶修怒吼着。


「妈蛋你有本事发烧就有本事给我上医院!!」

「我说不去就不去!苏沐秋你手机刚好像响了猫还帮你接通了。」

「幼稚园小孩吗你!不要想转移注意力!」

「我说的是真的,搞不好是你们编辑不有什麽大事你真不接--」

「老子今天请假!电话来了也罢工!」怒极的苏沐秋放开叶修,转过身就伸手按向的电源键打算来个强制关机。

「卧曹住手苏沐秋不准关我电脑---------」


被扑过来的叶修给吓到的猫慌忙中又踩了一脚手机屏幕挂断了通话,苏沐秋则是忙着接住因发烧全身软绵无力的叶修,根本没注意到刚才的对话让他的同事们遭受了多大的心灵伤害,触手可及的高温彻底的让苏沐秋理智断线,一把就把叶修给扔上床然後整个人压制上去。


「握曹苏沐秋你对病人做什麽!」叶修看着苏沐秋一脸怒极反笑的表情觉得自己不能好了。

「现在就肯承认自己是病人了?恩?」脸上挂着完美的微笑,微弯的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苏沐秋轻松的把叶修给压的动弹不得,把药片跟水一起含到嘴里俯身就渡给死不肯吃药的叶修。


「唔...哈唔...」

强制性的吞了药,没来得及咽下的水从演变成激烈舌吻的嘴角淌下。本来就发着烧在加上长吻的缺氧让被压制的动弹不得的叶修觉得整个房间都在打转。好不容易被放开,完全无法运转的脑袋让叶修只能微张着嘴喘气茫然的看着苏沐秋。苏沐秋顿了一下,从下方撩开叶修身上还没换掉的睡衣,在腰腹间舔咬了几口惹的黑发青年一阵颤抖。

「听说发烧的人会特别敏感,既然你不想好好养病那就来试试吧。」




等到把叶修从里到外都给洗乾净,换上了乾净的睡衣塞到重新铺过得床上严实的盖好了被子,苏沐秋这才摁开了刚才没关成功的电脑,准备把该存档的存一存然後关掉。看着即使设了隐身还是狂闪着一堆讯息窗的QQ一阵叹息,眼尖的瞥到了出版社联络窗里的小助理哀号求大神上线以及业务通知。


『经过公司开会讨论,决定任命苏沐秋为一叶之秋的责任编辑。

联系方式为 QQ XXXXXXXXXX还请大神上线後联系。』


苏沐秋先是扶额想着这堆人又趁他不在堆工作给他。转头看了一下床上睡的不省人事的叶修弯了唇角。


一叶之秋再也没敢随意进入失联状态或拖过死线才交稿。


评论 ( 11 )
热度 ( 231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