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 Little of your time

Dear   @尉遲窩進傘修坑   生日快乐!!!!

雖然是个灰色的生日礼物不过我知道你不在意的(幹)


 預警!  灰色 NE/HE 自由心證 ,問我我也不會回答妳最後到底是怎樣的(滾蛋


建议搭配bgm - Maroon5 - Little of your time  

-------------------------------------------------------------------

苏沐秋不知道叶修还有唱歌的才能。

或者说苏沐秋根本不认为自己还能够再见到名叫「叶修」的这个人。


第一届世邀赛结束之后,刚回到国内就被拖去参加了庆功宴,累得半死还没倒时差的人就直接在联盟安排的饭店各自睡下,第二天冯主席把众人召集起来说有个赞助商想见他们所以晚上包下了外头某个知名的BAR,要大家都不能缺席后就把人扔出去放风。


并没有特别想上哪去的苏沐秋在听完冯主席的告知后就窝回了房间睡回笼觉,醒来时已经傍晚,随意的梳洗了下回了苏沐橙传来问候以及要他晚上好好玩的讯息后就出了房门。


在踏进冯主席说的BAR之前,手机响起了QQ的提示音。拿出手机看了下,是特别关注的好友上线的讯息。


您的好友,一叶之秋已上线。


苏沐秋拿着手机呆立在BAR的门口,他有多久没见过这个号上线了。

各种情绪涌上胸口让他一瞬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十多年前捡到了那个杰傲不羁的少年,同床共枕了三年,经历那场险些丧命的车祸后又共同打拼了一年。在第一届联赛的冠军赛前,那个始终站在他身边的矛却突然消失了踪影,任他怎么找都找不到。

只留了一张账号卡在他的桌上。


苏沐秋从每天刷爆那个始终是灰色的头像的QQ到后来把那个号当成日记再用,纾解一些身为战队队长不能对外说明的压力与负面情绪。


他其实已经不抱期望能再看到这个账号有亮起的一天。


而当他真的亮起的时候,断绝了近十年的消息的疏远感还是让苏沐秋移开了就要点开对话框的手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才抬手推开了BAR的门。


踏进灯光灰暗的BAR后,看到相处了两个月的队友各自闲散在座位与吧台,张佳乐瞧他来了拿着手中的低度数鸡尾酒靠了过来。


「老苏怎么这么慢?大家都到齐了你才来。」原本灯光的关系看不清楚,靠近后一见到苏沐秋的表情张佳乐也忍不住跟着正经起来。「怎么了?第一次看你这个表情。」

苏沐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垂下眼睛顾左右而言他。

「没什么,那个把我们抓来的赞助商也到了?」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下意识的攒紧手机。

「到了,自个坐在吧台边上呢。」张佳乐努了努嘴,一脸的无趣。「把我们都抓来却又自己坐在那边摸手机,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沐秋顺着张佳乐的视线看过去,一个黑发穿着西装的男子背对他的方向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

象是感受到他的视线,那个人回过头对他晃了晃手中的手机。然后就被观察许久终于决定上去攀谈的肖时钦王杰希等人拉走了注意力。

苏沐秋不知道自己到底露出了什么表情让回过头来想继续跟他吐槽的张佳乐噤了声,下意识的就摸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屏幕因为通知讯息而亮起的光的让眼睛生疼。


一叶之秋:你迟到了。


苏沐秋表情晦暗的拿着酒杯站在离叶修最远的角落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即使他知道叶修的目光随时都会越过围着他的人群朝他身上投来。

那视线是那么的灼热刺骨,刺的他手腕内侧那道车祸旧伤隐隐作疼。

他相信了自己的表情一定糟糕到不行。连张佳乐都紧张地待在他旁边不肯离开,某几个心脏肯定也已经发现不对劲。

然而苏沐秋依旧不想说话也不肯抬头,他觉得要是再一次跟叶修对上视线自己绝对会忍不住揪住对方的衣领诘问「你他妈的十年来滚到哪里去了。」附带一堆不雅的粗口或是拳头。

可对方站在这里的身分是赞助商,这是场赞助商犒赏选手的酒会。

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拂了整了联盟的脸。


烦躁的把手中的鸡尾酒一饮而尽,苏沐秋突然很想出去吹吹风。

张佳乐见他动了,紧张地抓住他的手问他要上哪。

才想开口吧台那而就传出一阵哄笑,他瞧见那个人拿着不知道谁递上的麦克风,BAR里本来飘飘然的舒适音乐换成了节奏感十足的音乐前奏。

「只唱一首阿。」


那人抬起视线直直地对上苏沐秋的眼睛。


站在门外吹了一会冷风,苏沐秋才觉得自己的状况好了些。

刚才叶修的歌声跟那首歌的歌词一直在脑海里盘旋不去。


I just need a little of your time

再给我一些时间

A little of your time

一点点时间

To say the words I never said

让我将话说出口

Just need a little of your time

再给我一些时间

A little of your time

一点点时间

To show you that I am not dead

不想再沉默以对


唱就唱,眼神死死的盯着我做什么。

怕人不知道你唱给谁听吗?

想到里头一群人顺着那人的视线把眼神投过来的时候,苏沐秋下意识的就迈开脚步逃离了那个空间逃离那道视线。靠在BAR外头的墙上,苏沐秋摸出了随身带在身上却从来没有抽过的烟点上了夹在指尖。


嗅着熟悉又陌生的烟味,苏沐秋按着手上的伤痕自嘲的笑了。

不告而别后十年不见,你还想说什么。


等到手中的烟快燃尽,苏沐秋才放到唇边吸了一大口后扔掉菸蒂,带着一身烟味重新推开BAR厚重的木门。刚跨进门,十几双眼睛就转到他身上来,而那个东道主一动也不动的趴在桌上。


「卧槽老苏我都不知道你竟然抽菸!?够反常阿!?」刚靠过来的黄少天正想劈哩啪啦地说些什么就被苏沐秋满身的烟味给呛的抽了抽鼻子。「欸我说一定要跟你吐槽下哪有人只喝了一杯就不省人事的阿?就连我们这些不太喝的也可以喝上几杯阿,这人居然才喝了一杯就挂了你说夸不夸张!」


从黄少天一长串的话中提取到那人摊死在桌上的原因,苏沐秋忍不住哼笑了声。

还是一样的烂酒量。


「你认识他对吧。」在一旁的王杰希双手环胸的用着肯定的语句。「看起来叶先生短时间内是喊不醒了,但也不能就把他扔在这里。」

「所以要我善后?」

「由认识的人接手是最好的选择。」

「你就不担心我可能并不喜欢这个人,甚至不想跟他接触?」

「那也没什么,就是换个人带走他而已。」


苏沐秋站在原地盯着桌上醉倒了那人紧皱着的眉头很久,久到张佳乐以为苏沐秋不想接下这个任务,又不好让好友的故人兼联盟赞助人就这样被扔在桌上打算把人扛回自己那时,苏沐秋动了。


苏沐秋叹息着拉过青年的手臂挂在自己颈上把人架起,没有再多说什么就带着人离开BAR。

在的士上,叶修枕着苏沐秋的肩的状况让苏沐秋有一瞬间误以为自己回到了十几年前,两个少年带着一个女孩拚生活的时候。那时也是没日没夜的接着代练,坐在相邻两张椅子上的少年时常累了就会歪在另一人的肩上睡去。


别天真了苏沐秋。


在心底这么告诫自己的苏沐秋扛着不省人事的故人回到自己的饭店房间,把人放在床上后就打算去柜台自己在开一间房然后离开他的世界,本该不省人事的人却扯住他的衣角把他给扯上了床。


「Please don't leave, stay in bed , Touch my body instead.」


撑在他身上的人哼唱着不久前他才唱过的歌曲,苏沐秋没心情跟眼前陌生中带着熟悉的人胡闹,直接使力把人给推开。

两个人占据床铺一角,相顾无言。


「你根本没醉。」

「我是刚醒,在商场打滚了十年,不会喝些不行。」叶修弯着眼睛,显然心情很好。「不醉倒在你面前的话我想我跟你一句话都说不到。」

「你就不怕带你回来的不是我?」

「你要是真把我扔那我也就认了,可是我赌赢了。」

「恭喜你跟自己赌博赌赢了,可是我没有话要跟你说,『叶先生』。」苏沐秋冷着脸就要离开,被叶修捉住手腕按在一直抽疼的位置上,挣了下挣不开。

「沐秋。」

「叶先生我想我们没有熟到可以直呼姓名的地步,还有,我的手受过伤禁不起你这样的动作请你放手。」


这一次叶修听话的放开了他,看了他一会后摇摇晃晃地从床上站起身走向房门。

「你有理由恨我,不想听我说话也能理解。」

「对不起,还有,我很想你。」

「打扰了,谢谢你送我回酒店,『苏选手』。」


当房门关上,那道身影彻底离开他的空间后,苏沐秋才把自己摔进床上,盯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你还想怎么样。

叶修。


第二天直接刷了机票离开B市回到H市的住处后,本来开心地蹦出来迎接兄长的苏沐橙一瞧见那萦绕兄长在身侧的低气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哥哥?你们...」

敏锐地捕捉到苏沐橙的用词,苏沐秋搁下行李箱看着自己的妹妹。

「妳知道他会过去?」

在这十几年内你们还有联系?而我却怎么也找不上他?

「叶修他在你们要回国时才QQ我问说你们什么时候的飞机回来,我以为他要去接机...」

「所以你们一直都有联系。」

「没有!」看着苏沐秋平静的脸苏沐橙着急了,伸手就要捉住兄长的手解释。「这十年来我也真的联络不到他!」

情绪并不怎么好的苏沐秋退开了一步让苏沐橙的手落了空,拉着行李转身就离开了自己的房子。

「暂时让我一个人静静。」

「哥哥!」


连续好几天睡在嘉世宿舍没有回家的苏沐秋躺在床上,手里把玩着被他从嘉世买回来,始终贴身带着的一叶之秋。


房里的音响循环播放着叶修唱过的那首歌。


We are just passionate lovers

我们只是被欲望冲昏头

With trouble under the covers

该解决的问题从没解决

Nothing worse than when

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

You know that it's over

当妳知道一切都已结束


该解决的问题...吗?


房门被敲响,邱非那孩子礼貌地告知说有客人找他,陶经理请他出去一趟。

心里大概有底会见到谁,然而磨磨蹭蹭很久真的出去后见到的却是从来没想过会见到的那一个。


「你们两个大男人闹什么别扭搞得我出差来H市还得特地来帮忙关心,你跟你妹的家务事还有跟我哥之间的事可以不要扯上我吗?」

跟那个人一模一样的脸写满不耐,明明那么相像却又可以一眼就分辨出不同。

「你是叶秋。」

「对,叶秋。被那浑蛋偷了身分证拿去打比赛的正牌叶秋。」

「那么叶秋,叶先生,叶二少。找我有什么事?」

「你家妹子急得半死找上我哥,我哥说你不想见他死活要我过来,你说我找你能有什么事?」

端起桌上用来招待的咖啡,叶秋嗅了嗅,浅浅的尝了一口。

「那死心眼的浑蛋憋了这么久终于逮到机会溜出来,结果一脸生无可恋的回家。」叶秋搁下咖啡杯。「看你们之间的感情这么薄弱,他那笔交易真是亏了。」

苏沐秋皱了皱眉头。

「什么交易。」

叶秋抬了抬眉毛。

「你以为你车祸的手术费跟复健费用怎么来的?你们网吧陶老板赞助?」

苏沐秋沉默了,他曾经问过陶轩要想把之前那些治伤的费用还清,陶轩却是笑的复杂跟他说不需要,专心把伤治好就好。那时他没自己也正因为叶修不告而别而情绪十分不稳定就没多说什么很快的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苏沐秋转身冲出嘉世的会议/室后,叶秋拿起没喝完的咖啡啜饮,对着在他面前坐下的陶轩点了点头。

「两个蠢货。」


那个人肯定不会只让弟弟过来,而自己待在遥远的那一端等消息。

踏出嘉世大楼,苏沐秋张望了下就朝着对门的兴欣网吧闯进去。顾不得自己没有半点遮掩引起了多少的尖叫与混乱,一把扯住听见骚动转头过来的面带意外的人就往外跑。


被拉着跑了好一段路,叶修边喘着边发现被带到了以前他在嘉世里跟苏沐秋共享的那间宿舍。

「沐...苏选手找我有事吗?」

苏沐秋偏头看了叶修一眼,放开他扣着叶修手腕的手拉起了自己的衣袖露出那道长达十数公分的浅淡伤痕。

「为什么不说?」

「说什么?」

「你为了这个做了什么。」

看着苏沐秋的脸色,叶修砸了砸舌在心里腹诽着坐在嘉世里头正在跟跟陶轩谈合约的叶秋。

「说了让你内疚一辈子吗?」

「所以你宁愿选择不说让我恨你一辈子吗?」

「恨其他人总是会比恨自己轻松。」


窒碍的沈默卡在两人之间,叶修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掏出来看了一眼。


是苏沐橙。


叶修看了一眼沈默的苏沐秋,伸出手指滑开荧幕打算编辑回信。

「我这十年内谁都没连络,你别怪沐橙,她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跟沐橙因为我造成的误会解开后,我不会再来见你了。」本来今天也没打算要见你。

叶修低头按着输入键盘,没有抬头看向沈默着的苏沐秋。「你做回你的『苏选手』,我做回我的『叶先生』。就像这十年内一样,赞助商跟选手,不会再有更多牵扯。」


突然手中的手机被抽走、扔在地上发出了撞击的声音。叶修被扔到床上,苏沐秋紧接着整个人压了上来,十几年没有接触到的亲密与对方反常的态度让叶修忍不住挣扎。


「苏沐秋你发什么疯!」

被推开的苏沐秋看向他、眼神晦暗。

「不喊我苏选手了?」

「愿意摘下你脸上的面具了?」

「你知道我本来打算在拿到第一赛季的冠军后跟你告白吗?」

「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跟精力再找你在担心你吗?」

「你却他妈的一声不吭就这么人间蒸发十年然后再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跑回我面前。」


面对苏沐秋平静的指控、叶修沈默了很久。


「我知道。」


QQ的留言我每一句都没有漏看。


「噢,你当然能知道。叶先生自然是有很多管道能够轻松获得我这种市井小民的消息,我却见鬼的什么都找不到!」

「你以为那天在BAR里我花了多大的劲忍着不在所有人面前揍你一顿!」

「...对不起。」

「你除了对不起之外没有别的话好说吗?比如我要的答案。」


沈默。


「不想说就算了。」

苏沐秋冷着脸,把停下所有反抗的人按在身下。

「最后一次,然后再也不见。」




剩下的 let' s    外連   GO!

避免不老歌不时抽风,补上长微博

评论 ( 24 )
热度 ( 242 )

© 蘭珵翛-稿事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