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1.14 一起睡

 @伞修深夜60分 

一墙之隔 的後续


明天公司要吃尾牙,直接了当的说了「肯定会闹腾到1~2点的别想着早回去了。」所以大概没法在跨日前更吧(ry)


----------------------------------------------------------------------

其实在那一次的分房之前,他们都不觉得自己会这么的贪恋对方的体温。

遇到彼此之前都是独自一个人睡,遇到彼此之后夏天夜晚总是抢着那面积不大的床铺试图把对方挤下床好让自己睡得舒适些、冬天夜晚则是忙着将冰冷的手脚往对方身上贴企图用对方的体温暖手暖脚最后冻的搂再一起昏昏欲睡。

 

接近新年了,自然是会有所谓的聚餐年会尾牙等活动。

不沾酒的叶修仗着苏沐秋那威胁性十足的笑脸躲过了被灌倒的危险。

但看起来心情很好的那道屏障不小心多喝了几杯脸红红的办趴在他肩上被他给扛回了房间。

 

把半醉半醒的醉鬼给放在床上,十分艰难地拍开对方作怪的手替他剥下身上的外出服然后把人摁进枕头里。

「行了苏醉鬼,睡觉别闹。」

「呵呵。」

 

半醉半醒的人笑的挺欢,被拨开的手又滑了回去贴在叶修的腰上。

「没有人陪睡、睡不着。」

听起来象是恶作剧借口的话语只有叶修知道那是真实。

 

在嘉世的那一次难眠之夜之后,他们才发现自己已经对对方的体温产生了依赖。

上瘾似的。

 

只要晚上身旁没有那个熟悉的热源熟悉的气息,就注定难眠。

这也是叶修刚从嘉世退役后能这么迅速的颠倒作息接下夜班网管工作的原因。

难眠、那就干脆不睡吧。

 

也睡不好的苏枪神倒是非常心安理得地用这理由来个理直气壮的状态不良手感不好拒绝上场。这么被硬生生的戒断了一整年,等到苏沐秋带着技术宅关榕非跳槽兴欣之后症状就更加恶化。

 

到了彼此不在身侧就没法入睡的地步。

 

本来也没有打算要离开再回到那个群魔乱舞的年会会场的叶修坐在床沿慢条斯理地脱下外衣换上柔软的睡衣,把苏沐秋给往床铺里侧推了推自己也跟着躺下。

 

「我知道。」

 

在苏沐秋贴上来的身体、环上来的手臂中挪了挪身子,叶修把自己给调整到一个舒适的姿势枕着对方的手臂当枕头觉得自己也开始有了睡意。

 

「睡吧。」


评论 ( 3 )
热度 ( 102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