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 Fragmentatio

 @诳言堂楼礼 


恶魔paro

为了下一篇走个剧情(?),没有肉。

我觉得天使阵营被我写的超级反派啊

-------------------------------------------------------------------------


一向各种族混杂的三界酒吧迎来了不常出现的面孔,带着两个侍从的白衣天使面色凝重的破开人海直取吧台,对着投以玩味视线的酒吧主人颔首示意,还未欲开口就看见了趴在吧台边缘摆弄酒杯的恶魔而变了脸色。

 

被人一副深仇大恨的盯着叶修也不是木头,冷淡的视线瞟了一眼後捏起杯中的装饰用樱桃放到口中,没什麽兴趣多花时间去撘理对方。

结果对方直接一手拍在叶修桌前,语气凶狠的质问。

 

「他在哪里?」

被指着鼻子质问的叶修看了看天使的脸,试着回忆一下他口中的『他』无果後看了一眼吧台内明显看着好戏的Mammon以眼神询问。

把玩着调酒杯的恶魔笑语嫣然的开口。

「前阵子你当着沐秋的面拒绝掉的天使。」

「喔。」淡然的回了个单音表示知道後,黑发的恶魔眼皮抬都没抬语调清冷。「太多了不记得。」

显然天使得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拍在桌上的手紧握成拳却又碍於酒吧主人的面与眼前恶魔的地位不能直接动手。

「你怎麽可以不记得,他是那麽的—」

「我说。」恶魔打断了天使激动的话语,理所当然的陈述。「每天赞美你那天父的人那麽多,祂会花时间去一个一个记住吗?」

「我为什麽要去记住一个试图投怀送抱还被我拒绝的天使?」恶魔的表情嘲讽,言语刻薄。「我可不像你们神一样自诩为情圣,更何况你们的情圣也没记住过祂所有一夜情的对象?」

 

把嘴里叼着的樱桃梗搁回杯中,跳下高脚椅的恶魔凑近天使耳边轻声呢喃。

「不过就是个不敢搬上台面的暗恋也好意思像我撒泼?只会蹲在後头是当不成情圣的,大天使大人。」

说完恶魔欣赏了一下天使铁青的脸色,带着愉悦的微笑迎向了推开门像他走来的青年。

青年瞟了一眼像一脸要把恶魔吞吃入腹的白色身影,用眼神询问着长发的酒吧主人却得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你又做死了?」

「找上门的碴没有不找回去的道理。」

 

并没有很想知道经过的青年听完後也没想追问,转身就领着恶魔离开很快的把这件事情抛诸脑後,然而隔天下班後被天使堵在巷口喊圣女的苏沐秋面无表情的完全没听进对面讲了什麽长篇大论脑子里胡乱的想着天使也是有那种癖好吗。

 

在对方停下各种慷慨激昂的演说之後,意识到对方在等自己回应的苏沐秋第一句话就是打脸。

「我是男人,你要找『圣女』的话去找别人吧。」

在对方错愕的表情下青年就要错身离开,却被捉着手腕拉了回来。

「不,您就是我所说的圣女大人,这个灵魂的光芒我不会认错的。」

「搭讪麻烦换个新招,我不吃这套谢谢。」苏沐秋抽回手,盘算着要怎麽甩开眼前的天使。

「圣女大人您这是要去找那个卑劣的恶魔吗?」

「我说了我不是你口中的『圣女』。」青年冷淡的答覆。「在我看来没有自报家门就把人堵在巷口的行为也离卑劣差不了多少。」

「失礼了。」白色的身影恭敬的对着苏沐秋鞠了个躬。「我是Michael,父神座前的大天使。」

「喔,那大天使来找我做什麽?」

「来拯救您逃离恶魔的魔掌。」

 

哼。

 

青年很不给面子的嗤笑出声。

「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我的不是你的父神也不是你的同胞,而是你口中的卑劣恶魔。」

「我是不知道你口中的『圣女』是怎麽一回事,但我想我不需要你跟你的父神那自以为是的拯救。」

 

「但是我不能看着您就这麽堕落。」天使激动的试图说服眼前眼带轻蔑的青年。「Asmodeus是个擅长玩弄他人的恶魔您不可能不知道—」

 

「我知道啊。」青年冷淡的说。「但我更擅长玩弄他。」

「而且我自甘堕落,又关你何事?」

 

回忆着天使铁青着脸的那句「您会後悔的。」的警告,苏沐秋看了一眼走在他身边的黑发恶魔似乎有些理解为什麽恶魔总喜欢把天使们撩拨到脸色铁青。

那副自以为是的嘴脸,太欠揍了。

 

後悔?

我可不是那种人。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事情不可能就这样结束,但是天天在活动范围内见到那白色的身影还是很烦人的。苏沐秋让自己维持着完美的笑容替酒吧里的熟客送上刚调好的马丁尼,推出去的酒杯在半途被人按住,苏沐秋看了一眼,没见过得客人。

 

「请问这位客人...?」

「你就是勾引我女人的家伙?」

「哈?」劈头就是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让苏沐秋瞠目结舌,一时之间也忘了反应。

「这位先生你误会了吧沐秋他...」被拦截了调酒的女性一脸的不可置信,撑起身子就要替青年辩驳,却被对方一把推回椅上。

「不关你的事。」

「呀—!」

「这位客人!」

 

苏沐秋匆匆的从吧台中出来,想确认被推攘的客人的状况,却被男性给按着肩膀猛力一推险些撞上吧台。在短暂的碰触中苏沐秋感觉男人身上有哪里不太寻常,男人在落下狠话之後甩头就离开了酒吧,蘇沐秋安撫了一會受到驚嚇的以及担心他的客人後瞪了一眼角落的白色身影。

 

耍这种小手段,看来天使的素质还不如恶魔好阿。

一连好几天,酒吧都有不同的人来闹事,店主毫不保留的对苏沐秋投以担忧的眼神。虽然客人们都不信苏沐秋会做出什麽出格的事情一旦发生了争执都是护着苏沐秋将闹事的人给区赶出酒吧,为此店主还请了几个朋友来镇场让苏沐秋有些过意不去。

 

「沐秋。」

大约一周後,在苏沐秋准备更衣下班时店主拦住了他。

「你最近是不是碰上了什麽麻烦?」

「我朋友不小心碰上了一个没什麽水准的异国人,我只是受到牵连而已。」对於店长的关切,苏沐秋也只能苦笑着用找藉口塘塞,总不能说是一个乱吃飞醋的天使找碴。

「抱歉给您和其他客人们造成了困扰。」

「......最近的都给拦在了外头,我有些担心那些人会不会狗急跳墙,你回去时注意安全。」

「好的,谢谢店长。」

 

结果才离开工作的酒吧,还没来得及推开另一间酒吧的门就有人找碴找上了门。对於高密度的莫须有罪名以及骚扰和对店主客人的歉意早就让苏沐秋憋了一肚子脾气没地方发,站在三界酒吧的深色木门前,苏沐秋甩了甩手臂用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的衣服擦掉了手上的血迹。舔了舔被擦破的嘴角想着要怎麽糊弄过木门之後的恶魔,还没想出个结果身边的门就被人从里头粗暴的打开。

 

「啊。」

恶魔瞪大血红色的眼睛直盯着他嘴角的伤痕和一身的刚跟打完架还来不及收拾的凌乱。

「叶修。」

恶魔的沉默和眼中闪着的寒光让苏沐秋有点不寒而栗,没等到苏沐秋开口说些什麽就自行从地上躺着的人身上读出了幕後凶手的恶魔咬牙切齿。

「Michael。」

 

苏沐秋没能拦住张开翅膀直窜天际的叶修,慌忙的追出去却一下追丢了恶魔的身影。苏沐秋没有理由的就觉得对方会去那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教堂,离教堂还有老远苏沐秋就能听见各种战斗的声响,他也不知道自己追上去能够做什麽,推开门的时候先是听见叶修带着怒意的嗓音,才是满身血迹的恶魔与同样狼狈的三只天使的对峙。

 

「看来日子过得太安逸,天使长都有余力来找人类麻烦了啊。」

「你们无能的父神不管、Gabriel不管、那是不是需要我去找Lucifer来替你们的父神管教一下?」

「卑劣的恶魔,收回你对父神的侮辱!」

「无法管束部下的人,不是无能是什麽?」

 

恶魔一扇翅膀,把苏沐秋给扇出了教堂内部。不论苏沐秋怎麽使劲都推不开教堂的门,听着里头大声作响的战斗音,对天使与恶魔的战斗没个底的苏沐秋咬咬牙反身折回三界酒吧。

 

「帮他。」

气喘吁吁的站在吧台前的人类直视着长发的恶魔,恶魔歪了歪头,笑的灿烂。

「找恶魔做交易,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知道的吧。」

想起方才那一眼恶魔浴血的身影,苏沐秋咬牙。

「帮他。」

 

长发的恶魔笑了。

黑色的翅膀在身後张开,在酒吧里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可以。」

 

被魔力封住的教堂木门被外力破开,坐倒在木椅残骸里头的叶修吐出一口血沫,与他相对的另一边躺倒着一个被折了翼同样满身血迹的天使。

 

「天使长私带两名战斗天使下凡挑起战事,似乎不妥吧?」长发的恶魔带着笑意,平举的手掌上毫不掩饰的凝聚着魔力让Michael变了脸色。

只一个Asmodeus就让个他折损了一名最高阶的战斗天使,另一名也近乎失去战斗能力,而且很明显,他还没有用上全力。

现在要是在加上另一位七罪的战力——这要是闹成了另一次的天地战争可不是他能承担的起的後果。

「啧。」示意剩下的战斗天使带着失去战力的同胞,Michael恶狠狠的眼神瞪着眼前的两位七罪,理亏在先的他没有再多说什麽就直接离去。

「多管闲事。」从木屑中坐起的叶修没好气的瞪了Mammon一眼,觉得对方的笑容似乎有那麽一些不一样。

 

察觉到异样的叶修还没来得及参透那抹笑意,跪到他身前检查着他状况的苏沐秋却起了异样。

 

「苏沐秋!」慌忙的接住倒向他的身体,恶魔的嗓音里第一次掺进了慌乱。「沐秋!喂!」

 

叶修感觉到手中的青年全身沁满冷汗,表情扭曲像是在隐忍着什麽巨大的痛楚,站在稍远处的长发恶魔带着笑容走上前,从他的手中将脱力的青年拉起。

 

「Asmodeus,你觉得我为什麽会插手?」

强欲的恶魔用手抬起青年的脸,看着对方以往闪烁着光芒的眼睛变得平淡无波。

「为了救你,他可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呢。」

 

笑着让青年自行站稳身子,恶魔欣赏着同胞因为察觉到真相而错愕的表情。

 

「现在,他不再是你的了。」

随着恶魔的话语,青年耳上的、代表着契约的耳钉。

应声碎裂。

 


评论 ( 13 )
热度 ( 177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