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Profanatio

 @诳言堂楼礼 

恶魔paro,依旧走剧情所以肉不是重点。

前篇走此 >  Fragmentatio

我发现、婚礼好难写阿(炸)

一整天喷了7k的字所以今天60分让我pass一次吧

然後沐秋(桌宠)拜托你不要再扔我的网页视窗了!!!!!!!!

前两周明明都很乖没扔过为什麽今天一直扔!!!!!!!!!!

-------------------------------------------------------------------------


叶修看着Mammon动作流畅的擦去苏沐秋脸上被他沾到的血迹,拂去落在肩上的耳钉碎片,魔力的波动翻涌在半毁的教堂中。


叶修很清楚这代表着什麽。


脸色铁青的顾不上身上的伤口就朝着Mammon扑了过去,但新契约的成立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等到叶修紧揪住长发恶魔衣领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


「Mammon —!」

揉着愤怒憎恨与悲痛的声音在耳边咆哮,恶魔搁在青年脸上的手还没有挪开,甚至没有把视线分给对着他散发杀意的同类身上。

他满意的看着青年把手搭上对方揪着他衣领的手,在黑发的恶魔难以言喻的表情中不带起伏的开口。


「请不要对Mammon大人动手,Asmodeus大人。」

「....苏沐秋!」

看着苏沐秋眼角下新出现的,像是刺青一样的契约印记叶修觉得无比的刺眼。

而那失去的感情般的口吻与生疏的语调让黑发恶魔心头上的邪火燃的更旺,长发的恶魔把青年拉到自己身边,搭着青年的肩膀笑的张狂。


「Asmodeus,属於自己的东西被抢走得滋味如何?」

「那份让Michael失控的情感滋味如何?」

「不过你也不用太难过,想见他的话来酒吧便是。」

「你知道我没有那麽小气不让人欣赏自己的收藏品。」


魔力刮起的风让满地的木屑翻飞,划伤了黑发恶魔的脸。

脚下血红色的法阵张开,叶修知道这是什麽。

他曾在青年面前用过这东西把Leviathan强制送回地狱。


「为了避免你一会昏死在这边被其他天使捡回去叉上火刑台,我就体贴点把你送回Vine身边,毕竟他开出的契约条件是保你安全,让你就这样被天上的捡走可不行,至少在今天不行。」

「现在,你还是先担忧失去了契约的保护,你要怎麽从Leviathan手下抢下那女孩的灵魂吧。」



「混蛋哥哥你怎麽把自己搞成这样!」

在熟悉却没有亲切感的地城醒来时,叶修就预料到肯定会有这麽一声怒吼。

与天使长大战下的伤痕早在非人类的高治癒力作用下半点伤痕不剩,对於身侧唠唠叨叨的说些什麽的胞弟,黑发的恶魔半句话都没有听进去翅膀一张直接就掀翻了房内的摆设窜了出去。


叶修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Mammon再把他推回地狱前的那句话让他有些焦急。

他答应过苏沐秋,不让苏沐橙再受到Leviathan或是其他恶魔的骚扰—

所以即使挂心被Mammon带走得苏沐秋,叶修还是优先回到他在人界的住处去确认苏沐橙的安危。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头的苏沐橙被他大动作的撞门给吓到,一回头发现是多日不见踪影的恶魔眼泪立刻就涌了出来。


「叶修、哥哥不见了—」

少女抖着手捉住恶魔的手臂,警察查不出消息,兄长工作的酒吧店主又告知她最近时常发生的恶意骚扰。聪敏的少女知道肯定没有那麽的简单,这几天内曾经凭依在她身上的恶魔来过,虽然只是笑着看她没做什麽但也让她察觉到肯定出了些什麽事情。


「我会带他回来。」


恶魔给予少女承诺。

不是契约,没有代价。


安全起见叶修加强了苏宅的外部结界,嘱咐少女尽量待在屋里,万一Leviathan又来的话只要不首肯答应任何提问就不会有事。

在少女担忧的表情下试图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最终发现自己笑不出来而作罢,对着少女又重复了一次「我会带他回来。」後直接朝着三界酒吧而去。


推开门,门口的应侍瞧见叶修险的表情有些僵硬。在他跨入屋子里之後整个氛围都变得有些压抑,吧台里的长发恶魔对着黑发恶魔笑,像是一直以来迎接对方串门等候青年下班一样。

在对方身边带着没有温度的得体微笑、动作流畅的调制着饮品的青年没有抬头,明明是自己一直想要亲眼见识的、对方工作中的样貌,叶修现在却只想撕掉那一身酒保服装把人给曳回家里。


但是他不能。


表情僵硬的坐上一直以来属於自己的特等席,青年立刻迎了上来生疏的询问着需要什麽饮品。攒紧拳头瞪了一眼在後头笑着擦拭玻璃杯的酒吧主人,伸出去想抓住对方的手被避了开来。


「苏沐秋。」

「是的。」被呼唤的青年微微歪头,回应着呼唤。

「......你不认得我了吗?」

「我当然认得。」青年答的没有迟疑,却不是叶修想要的答案。「您是地狱七罪的Asmodeus大人。」


叶修从对方浅色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明明看着他却又没有任何反应。


「Mammon大人吩咐过要好好款待您。」

从未在青年口中听过得敬语让恶魔浑身不对劲,想揪着青年嘶吼让他放下那生疏的称谓却只能低下头不让他看清自己眼底的情绪。

「您今晚有看中哪一位需要替您邀约吗?」


彷佛不关己事似是体贴的询问,听在耳里却无比的讽刺。

他明明亲口跟青年说过,不需要青年以外的任何一人。


「你。」

没有任何的犹豫,叶修答覆了苏沐秋的询问。

他看见对方弯起唇角,不失礼貌的对着他笑。

「真是有趣的玩笑。」


叶修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讨厌对方在工作场合中练出来的社交手法。

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自己的狼狈,红着眼,面色苍白。

他恨透了这个不像苏沐秋的苏沐秋,却又不能否认这份黯淡失了光芒的灵魂依旧是苏沐秋。


青年带着熟悉温度的手抬起恶魔的脸,轻到让人怀疑真实性的吻落在眼角。

叶修看见Mammon诧异的眼神,跟青年脸上明显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如此做的困惑。


在黑发恶魔亮起的眼睛下,青年清了清喉咙哄劝般的开口。

「要是您饿了的话,我替您喊几个乐意替您服务的恶魔过来?」

「毕竟我是Mammon大人的所有物,无法替您服务。」


沉默着的叶修猛力拍桌站了起来,凶狠的眼神直瞪向青年身後的恶魔。会意的酒吧主人笑了笑,让青年留下维持酒吧的正常运转就领着黑发恶魔离开吧台。



Leviathan坐在装饰豪华的沙发里看着眼前杀意满满的Asmodeus与Mammon,他没有愚蠢到问对方为什麽跑来他这里,Mammon在地狱里没有属於自己的城,所以带着Asmodeus到他这来谈判倒也不是什麽值得意外的事情。

秉持着近距离看戏的心态Leviathan也没把人关在门外,自个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饶有兴趣的看着一直以来从容嘲讽的人抑制不住的怒吼。


「这样抹灭掉他的性格很有趣吗!」

「我并没有刻意抹灭掉他的人格啊。」对於叶修的怒意,Mammon轻描淡写的回击。


恶魔笑着,没有半分怜悯。


「不就是因为你的契约太过强力,才会让他在破弃的时候撕毁了自己的灵魂吗?」

「真要说的话,还是你的错呢。」

「谁让你露出了可趁之机—」

「让他来找我求助—」


被直指死穴的恶魔揪着对方的衣领,眼里的怒火对着自己也对着对方。


「真难看啊,Asmodeus。」

「在自己眼前被抢走所有物的感觉如何?」

「虽然他那份让我心动的强烈执着消失了,少了点吸引我的地方。」

「不过对我来说,收藏品还是乖顺点比较好。」


长发的恶魔弯起唇角,在叶修耳边轻声低语。


「他的身材不错,换上什麽款式的衣服都好看。」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浑身都是你留下的印子,不过不要紧,过几天就消失了。」

「从你那里接手的这份灵魂,我很满意呢。」


血红色的眼睛被盛怒掩盖,瞬间窜起的烈焰炸毁了半座宅邸。

忌妒怒吼着,强欲讪笑着。

张着翅膀置身火海的淫慾浑身冰冷,凌厉的杀意毫不掩饰。


「杀了你。」


恶魔本来就不是个能和平共处的生物,地狱里头的公爵贵族们就时常上演着各种勾心斗角的戏码,在低阶一点的直接打起来血肉横飞也不是什麽奇事。

遵从欲望、挡我者亡是恶魔们唯一共同信奉的信条。


低阶的恶魔魔物死几个都无所谓,反正算不上是什麽有价值的东西。

但是上位的恶魔少了任何一个都会让地狱内部、甚至是与天界的平衡崩毁。

前几天已经与天使长有了小规模的摩擦,正值紧张的时刻,正想着怎麽拐骗大天使长来谈谈两界问题的Lucifer就接到了七罪在地狱打起来、还打的天翻地覆波及了一群倒楣低阶恶魔的消息。


正好跑来商议如何反击天界的Lilith自华贵柔软的沙发上起身,觉得有趣似的扇了扇翅膀。

「那个Asmodeus主动挑起的纷争?这可有趣了。」

「哪里有趣,他打伤了Michael跟两个战斗天使的事情Gabriel那边都还没摆平现在又给我闹事。」

「打伤Michael又怎麽了,你不是一直都挺讨厌那个上火的天使,还暗自叫好Asmodeus给你找了个藉口让Gabriel亲临吗?」甩着深褐色的长发,Lilith笑的愉悦。

「这是两回事。」Lucifer搁下手中Gabriel差人送来的文件,让身边的Azazel去把让两位七罪争夺的源头带来。


七罪等级的两位恶魔下起杀手的争斗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火海,名符其实的炼狱。扇着翅膀在远方观看的Leviathan看着杀红眼的Asmodeus想着这家伙真是陷的不轻,居然为了一个人类这麽轻易的被激怒跟Mammon彻底杠上,一直无所执着的Mammon刻意针对的嘲弄也不太寻常。


见过青年的Leviathan思索着,青年身上的哪一点值得两位七君如此争夺。

瞥了一眼雷光火焰交错闪烁的一级战区,从上方掠过的堕天使长要怎麽阻止这场厮杀?

Leviathan笑着,扇动翅膀跟了上去。


失去耐性的Lucifer阻止战争的方法很简单,掐着被Azazel带来的青年项颈沉声道。

「再不停手我就杀了这个人类。」

「不准你碰他,Lucifer。」叶修浑身的杀意毫不保留、血红色的眼睛盛满着怒意。「你敢动他、我会毁了你的Gabriel。」

「Lucifer,随便对别人的收藏品出手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黑翼的堕天使不屑的笑了声。

「确实,我是没想过会在这里见到认识的灵魂,『她』也确实值得你们俩争夺。」

「但区区一个几百年前的小丫头灵魂没有重要到我能容忍你们破坏现在的局势。」

「我可不想让你们因为区区一个人类再一次掀起天地战争、让Gabriel再一次站到最前线。」


「等一下,Lucifer。」

飘在一旁的Lilith按住了堕天使的手,把青年从对方手下抢了下来。

「你这样毁掉天界圣女的灵魂,Gabriel也不会默不作声的。」

夜魔女把脸贴再青年的脸上,挑衅似的蹭了蹭。

「他身体里面,有两个契约的痕迹呢。」

「这可有点有趣。」


他们打起来的原因不就是这灵魂的所有权嘛。

我看这人类的灵魂还在挣扎呢。

究竟是我们恶魔的契约强些,还是天界圣女的灵魂强些—

你们不想知道吗?


「都这样子了还有本事抗拒契约?」

Mammon觉得有些有趣,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捏住了苏沐秋的下颚。


啪。


在所有人玩味与惊愕的目光中,苏沐秋打开了长发恶魔掐在他脸上的手,眼底有着不太明显的反抗。


恶魔觉得有趣,再一次朝青年伸出手。

炙热的火焰擦着苏沐秋直往恶魔的手腕烧去,Mammon收回手避开了在身上多留一道伤口的场面,笑着转向了火焰的主人。

「你就不担心,我拿他来挡?」

「你不会。」叶修咬牙切齿,即使他很不愿意承认苏沐秋是对方的收藏的这件事情,但恶魔多宝贝自己的所有物的这点他是很清楚的。


长发恶魔不可置否。


「究竟是我的契约强些,还是他对你的执着强些—」

「他的欲望能压过我这司长欲望的恶魔的力量吗?」

「这点我倒是挺想看看。」


如果他能挣脱,还给你也无所谓。

得到强欲承诺的淫慾没有多麽的喜悦,这一切的前提都是要靠苏沐秋自身的意识。

苏沐秋。

沐秋。


虽然并不是很想让他看到自己浑身狼狈伤痕的样子,但既然人都在自己眼前了那也没什麽好在意的了,反正狼狈的也不是只有他一个。


黑发的恶魔走到青年面前。

在青年开口前先一步用手按住他的唇。


「如果你还是要用敬语喊我Asmodeus的话,还是闭上嘴吧。」

恶魔笑着、却像是在哭一样。

「我答应了沐橙要带你回去,可是我帮不了你。」

「你惹你妹哭了啊白痴。」


浑身血迹的恶魔把头靠在青年肩上,弄脏了一身凌乱的酒保服。

苏沐秋抬起手搭在叶修肩上,不知是要推拒还是拥抱。


垂下视线的叶修看不到,苏沐秋脸上扭曲挣扎的表情。

强欲一脸玩味、忌妒不可置信、夜魔女笑出了声,堕天使不予置评。


「...个...痴...」

恶魔匆忙抬头,对上的是青年盛怒的眼睛。

「叶修你个白痴!我不是为了让你搞成这样才去找那只恶魔的!」


用尽全力吼完这麽一句怒吼,苏沐秋全身上下都被冷汗浸透。

反抗契约的反噬并不比解除契约要好上多少。


「还真给你挣脱了。」Mammon摇了摇头走了上来,手指在苏沐秋眼角处抹了一下,把不停闪烁的契约痕迹给抹去,停下折腾着青年的契约。「果然圣女贞德的灵魂就是不一样吗?」

「别再给我提什麽鬼圣女。」一向稳重的青年眼底喷火,瞪着眼前的强欲恶魔。「我让你帮他、谁让你伤他了。」

「原来是这点让你反抗吗,」Mammon失笑。「看来我还是太小看你的执着了啊。」


最後Lucifer是怎麽摆平满地狱的骚乱这点一点都不在恶魔与夜魔女的关注范围里。监於叶修浑身伤痕血迹、苏沐秋也疲惫不堪。两人最後决议到Vine那里去暂住几天,以免直接回去吓到苏沐橙。


在苏沐秋的要求之下,叶修乖乖的坐在床边让苏沐秋替他仔细的处理伤口。

「隔几天就会好了不用这麽大费周章。」

「闭嘴。」


显然青年余怒未消,被卷了一身绷带的恶魔安分的爬进柔软的床舖蹭到了苏沐秋的胸前紧紧搂住对方。即使耗费了大量魔力争斗的饥饿感强烈到让他目眩,恶魔也只是紧搂着四肢虚软的青年。



「哥你疯了!」

「我很冷静。」

苏沐秋还没睁开眼睛就可以听见高声争论,闭着眼睛在床舖附近摸了摸果然摸不到前一晚安分待在他怀里的恶魔。

「去你的冷静!你冷静的话会为了一个人类跑去找Mammon打到天翻地覆魔力耗空!?」

「叶秋。」冷静的声音打断了怒吼。「我想好了,可他不答应的话也没用。」


答应什麽?


从床上坐起身的苏沐秋赤脚踩到地上,外面那只恶魔最好不要又乱做什麽乱来的决定。

像是察觉到他醒来一样,外头的对话声嘎然而止,全身被他卷满白色绷带的恶魔探头进来。

「你醒了,感觉怎麽样?」

「你又在计画什麽?」苏沐秋没有回答叶修的疑问,恶魔耸耸肩也没打算隐瞒。

「我只是发现,只有契约的话不够。」叶修伸手摸向苏沐秋空无一物的耳垂。「所以。」

「嫁我吗,苏大大?」



後面的避免被吞掉我们还是走外连吧

长微博



评论 ( 19 )
热度 ( 234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