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错身 01

 @诳言堂楼礼 


说好的年内一篇长篇连载到我手上就会变成二三四五篇..........

我其实有点迟疑这个到底该归类是 监狱paro 还是 警察paro

总而言之是  Tether 的脑洞被扩大之後的结果



假放完了明天要回到半失踪状态,混个更先。

为什麽我觉得我最近一直在写类似的警察题材啊(懵逼

---------------------------------------------------------------------------


这真是最糟糕的再会。

 

苏沐秋靠在独房的门外,表情凝重。

 

 

从警署临时被调来监狱担任狱警已经两周了,重案组的精英为了接应潜入的黑道先行进监狱进行前置准备,避免太临时的调任引起怀疑。过了一阵子工作时间稳定的日子,苏沐秋在前几天被召回署里去处理一切前一件案子的收尾跟报告。上缴完修正过得报告後被跑来巡察的总局长给拦住,语重心长的说着这次的任务很重要,让他跟即将进入监狱的内应好好合作,如果是他们的话肯定能让任务顺利进行。

 

苏沐秋没有问总局长这是哪来的信心,他自己是警校顶尖成绩毕业的,平时接的案子也都是能够在最短时间内结束这点他对自己非常有信心。

但是那个没见过得内应值得冯局这样子看重?

 

能让他认可的只有那个在警校时期老跟他争第一的家伙,可那家伙毕业後就消失无踪一点痕迹都不留。

 

摇了摇头把回忆甩出脑中,苏沐秋收拾完办公桌面就准备返回狱中准备其他事情。

5290037   已经进入狱中的内应编号。

苏沐秋没有特别去申请调出对方的档案,对他来说不管对象是谁都是一样的,他要做的就是接收对方提供的情报、分析,然後准备对方所需要的东西策应。

不管对方高矮胖瘦是男是女,他要做的事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习惯了随时出勤跑现场的苏沐秋只想着赶快结束这场任务,太过稳定的狱警生活对他而言简直是种折磨。

 

在典狱长的授权下狱警有着绝对的权利,不论对囚犯做了什麽甚至刑求弄死对方也不会遭到问罪,苏沐秋就这样看着少数狱中同僚用着这个特权玩弄慑辱那些囚犯来调剂太过无聊的生活。

 

面无表情的路过常被那些人使用的独房,即使在外头听不见里头的动静。

他也知道曾经在里头发生过什麽不堪的事情,不合理的刑求、凌辱、性虐待。

那些狱警从来不会遮掩自己做过的事还为了这个特权沾沾自喜。

 

他只觉得恶心。

 

好在这些人的恶行没能持续久就被混迹在狱警里的典狱长给全数收入眼底,并且革职。

工作环境乾净许多的这件事让苏沐秋心情好了些,不需要再听那些令人反胃的炫耀。

所以只要没人闹事基本上都没什麽事情,要做的只有例行的巡逻。

敢闹事的囚犯并不多,所以这个相对和平的地方反而让习惯枪林弹雨的他坐如针毡。

 

跨入更衣室,苏沐秋换上了狱警的制服。听着像他打招呼的临时同僚说着新进的囚犯胆子不小,才进来没几天就被人盯上闹了些问题出来。

 

「喔。」苏沐秋心不在焉的回应着。

「哎你是在讲那个刚进来就进独房的家伙吗?」身侧跟着凑过来的另个同僚挤进对话。

「大男人挤在一起八卦什麽。」苏沐秋系好领带嫌弃的推开身边的人,就要离开。

「这不太无聊了难得有个可以调剂一下的人出现了嘛。」匆匆的跟上,那人搭着苏沐秋的肩继续说着。「你不如晚点也去见一下吧,那个5290037,气势很够啊。」

 

稳定往前的步伐停了一下,苏沐秋看了一眼身边疑惑看他的同僚。

「是吗,我考虑。」

 

很快的,苏沐秋就发现他不得不跟对方接触了。本来还打算再过个几天相安无事的生活避个嫌,也不知道是对方知道他在要逼他出来完成任务还是真的太惹人注目一堆人想找他麻烦。苏沐秋三天两头都能听见那个5290037的消息,谁挑衅失败後吃了一鼻子灰,谁被他打伤了进医务室,谁玩阴招反被耍了回去被狱警逮着进了禁闭室。

 

看着有人赶来通报谁又被5290037拿着叉子把手给钉在桌上时苏沐秋叹息,没见过这麽能闹腾的人。对方见目前唯一找的到人的苏狱警没有要动身阻止的意思有些紧张的又喊了他一声,苏沐秋才摇摇头说了一句,再这个地方等同於死刑的判决。

 

「送独房。」

 

下令把人送进独房之後苏沐秋也没急着过去跟对方接触,慢条斯理的处理好剩下的人该送医的送医务室该关禁闭的一个不漏。 

效率之高让後来赶来的其他狱警啧啧称奇。

「哎小苏我一直以为你不想管事啊没想到居然是这麽疾风厉行的风格。」

拍开又挂到自己身上的同僚,苏沐秋回头扫了一眼还停留在按发现场的众囚犯後敛起笑容,冷冷的扔下威胁。

「少给我找麻烦。」

 

把烦人的同僚给轰走之後,苏沐秋这才不耐烦的打算找那个不停闹事的家伙抗议一下。

里头的人刚听见开门声,抱怨就传了出来。

「我都进来几天闹了这麽多事了你今天才来接触也是真大牌啊,警官大人。」

「你就不能少惹点事吗,好端端的引起这麽多注目你任务还要不要........」

 

推开门的苏沐秋听见对方的言论火气直线上升反驳的句子扔了出去,等到关上了独房的门看清楚理头他需要接应的合作对象5290037的脸之後没了声音。

对面的家伙也在看清他之後满脸的诧异,但很快的就调整好表情窝回了不怎麽舒适的床垫之上。

 

「呦,好久不见。」

「......叶修。」

 

 

苏沐秋站在门边瞪着里头的叶修很久,直到窝再床上的叶修瞟了他一眼换了个姿势补了一句「你就算把我看出个洞来任务还是得合作完成的,别傻站在那浪费时间。」

然後他就看见依旧站在门边的苏沐秋本来就很阴沉的脸色又暗下几分,没再多说什麽的就甩门离去。

 

倚着门框的苏沐秋回想起这阵子听见的叶修闹起事的恶行,与过去的相处中相差甚远的行径让他一肚子说不出来的恼火。

 

本来以为再也不会相见,就算不能理解也打算把对方好好的收在心里。

结果那个人跟当初说走就走一样,这次也是说来就来,任性无比。

那个原本带着乾净气息的人变成了他完全不认识的模样。

 

嘲笑着他的天真似的,以为他到哪都不会变。

糟糕透顶的再会。

 

狠狠的一拳砸在独房门上,里头的人听没听见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倒是等在外头的同僚被他的举动给吓傻了眼。

 

「欸、小苏你怎麽了?那个5290037惹你了吗?他还活着吗?需不需要我派人进去清理....」战战兢兢的上前关切的同僚被苏沐秋锐利的眼神给吓的噤了声,没敢在继续说下去。

 

 

被留在独房里头的叶修也被那一记搥门给吓了一跳,然後再也听不见外头的声响。沉默的坐在不怎麽舒适的床垫之上,叶修面露苦笑。

 

「局里明明这麽多人怎偏偏就是你被送来呢...这是什麽样的运气才能在这种地方又碰上前男友...」

 

想起苏沐秋见到他之後那冷冽的气势跟表情,叶修攒紧了拳头。

那个始终对他微笑的人已经不会在对他笑了,自己明明知道这件事情。

在他们毕业的那时候,他就很清楚的知道这个结局。

然而真的再次见到,直接面对敛去微笑的苏沐秋的时候叶修发现自己并不能如同自己预料的一样坦然接受这个结果。

烦躁感重重的缠上心头,奈何手边并没有可以拿来纾解这股情绪的人事或物。

要是手头有烟就好了,或者来个什麽人让他揍上一顿。

 

「啧。」

 

在独房里又待了几天,这段日子里苏沐秋没有在出现过。

就在叶修苦思着该怎麽让对方消气好让任务顺利进行的时候,独房的门打开了。

那个苏沐秋的同僚一脸古怪的站在门口对他说可以出去了。

在叶修与狱警擦身而过的时候,他问了他一句。

「你怎麽把小苏惹成那样的啊?平时温温和和的一个人现在都不笑了怪可怕的。」

 

小苏。

很亲昵啊。

 

叶修偏过头看了眼那个他本来打算无视的狱警。

「你不是他的同事吗?你说,他会为了什麽事情失控呢?」

面带笑容,语带笑意,眼里却一点都没有温度。

「我现在心情很糟啊小狱警。」

「比你的『小苏』同事还要糟。」

「不想被卷进来迁怒的话,你还是离我远点的好。」

「我现在很想找个人痛打一顿呢。」

 

扔下那个显然被他和苏沐秋给吓到的狱警,叶修缓慢的走回了囚犯们的活动区。里头的囚犯们看他出现各自露出了各种不同的表情,有幸灾乐祸的、揶揄的、同情的、带着情色意味的跟想撕了他的。

 

叶修勾了勾嘴角,恶劣无比的心情稍稍好转了些。

 

还好,这个地方不缺沙包给他练手。

 


评论 ( 10 )
热度 ( 178 )

© 蘭珵翛-稿事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