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Unlight】温泉

今天临时支援了睽违两年多的UL Only Staff ,呜噫好感慨好怀念(/Д`)~゚。

大小姐我想回星幽界(/Д`)~゚。 


这两天被问到以前是不是有写过unlight的文,我、嗯.........(心虚)

放个去年还是前年参加企划的稿子混个更

----------------------------------------------------------------------



真是糟透了。

艾依查庫從地上爬了起來,胸口一陣一陣的疼沒準斷了幾跟骨頭。

抬頭看了一下山壁,在看了看身邊的石塊,心想好沒被砸死。

 

想起自己為什麼會躺在這荒郊野領簡直忍不住嘆息。

本來率領著精銳跟的伏兵打的正酣,不知道是敵軍還是友軍的砲彈就這麼落在他們腳下,直接把地面給炸塌了不分敵我的全被轟下了山道。

 

「最好不要被我抓到是哪個白痴開的炮。」

恨恨的抱怨一句,艾依查庫認出了這裡是部下們調查出來那有溫泉水脈的地區。那時部下還被他白了一眼吐槽戰爭中你找溫泉做什麼,跟敵軍脫光光邊泡澡邊談心嗎?

 

無奈的嘆了口氣,總之先找到水脈當野營地吧。

有熱水總比沒有好。

 

當艾依查庫手提著樹林中打來的野味,靠著嗅覺沿著硫磺味找到水源時,發現地上堆了一些乾柴時也沒怎麼驚訝,直接就動手升起火來。

 

有人那有怎樣?還怕打不過嗎?

 

有營火有溫泉的野營地讓艾依查庫心情挺不錯,拿出小刀就準備處理手中的晚餐,小刀還沒碰上那野味,營地的原主人就回來了。

艾依查庫立刻放下小刀改握住一旁的長劍,對方似乎也發現了有客人佔據了他的營地,在原地停了一下後便有恃無恐的踏了出來。

 

「......」

「......」

 

溫暖的火光,舒適的溫泉,清脆的鳥鳴,新鮮的空氣。

組合起來的話就是場愉快的露營。

本來應該是的。

 

如果不是跟背後的那個人一起的話。

 

「...這是什麼惡質的玩笑。」

還真的跟人一起泡澡談心了—雖然不是跟敵軍,艾依查庫吐槽著自己的烏鴉嘴。

「別抱怨了。我也不想在這種狀況下泡溫泉好嗎。」

 

嘩啦的水聲,艾依查庫回過頭就看到那個讓他心情複雜的人用濕漉的手把瀏海給撥至腦後。

染著水汽服貼在頰邊的黑髮看在艾依查庫眼裡色氣無比。

 

「准將大人還真是享受阿。」

「全身都在疼,既然有熱泉幫助恢復為什麼要浪費。」

 

纖瘦的身上青青紫紫的,大概是摔落的時候撞傷的吧。

雖然自己也沒有好上哪去,胸口青黑了好一大塊。

 

艾伯李斯特打量著眼前的金髮青年,平時總亂翹的金髮在濕漉漉的垂在臉邊,好像很久沒有見過對方的這模樣了。

 

最熟悉的人就在身邊,兩人不約而同的放下肩膀緊繃的線條。

艾伯李斯特更是把整個肩膀都給壓到了水下。

 

「這麼沒警戒心可不行阿,准將大人。」

「你好像沒資格說我吧,軍犬閣下?」

 

脫離戰場,拔去彼此階級身份,好像又可以回到從前那無話不談的氛圍。

看對方沒什麼抗拒,艾依查庫就大著膽伸手對著艾伯李斯特東摸摸西摸摸。

 

「嘖嘖嘖,我才離開了幾天你這又瘦了多少?怎麼,帝國到現在還管不好伙食嗎?」

「別鬧。」

想拍開在腰間亂摸的手卻發現被對方死死的扣住了身體,抬起頭對上的湛藍隻眼理寫滿嚴肅。

「你最好跟我解釋清楚應該在首都的你為什麼會跑到最前線還跟我一起摔在這裡野外求生。」

「辦公室坐膩了,來走走順便激勵士氣。」

 

一聽就是在胡扯的藉口艾依查庫當然不信,在對方肩上使勁的咬了一口留下鮮明的齒痕。在對方耳邊留下一句「一會再跟你算帳。」就撈過扔在岸邊的衣物抱著人藏到岩石的陰影處。

 

同樣捕捉到動靜的艾伯李斯特從那堆衣物中掏出了佩槍,壓低了呼吸在艾依查庫耳邊低喃。

「你說,是敵軍還是友軍呢?」

 

帶著點調笑意味的磁性嗓音讓艾依查庫瞪了懷中人一眼,用方才對方用過的字眼堵了回去。

「別鬧。」

 

在林間造成動靜的生物一下就離去了,艾依查庫判斷大概是這附近的動物,只是不知道是狼還是什麼別種生物。

聲音離開後又多等了一陣子被壓在艾依庫跟巨石中間的艾伯李斯特才得以自由活動,緊貼在身上的溫度離開的當下艾伯李斯特忍不住輕顫了一下又將身體壓回水裡。

艾依查庫將槍放至觸手可及也不會被水打濕的位置後將明顯怕冷的准將一把撈進懷裡,伸出舌頭輕輕舔拭著方才留下的齒痕。

 

「那麼、回到剛才的話題。」

「准將大人打算怎麼激勵士氣呢?嗯?」

 

白皙的項頸旁有著幾個淺淺的紅痕,那是他在離開首都前再對方身上留下的。

艾依查庫沿著那些痕跡一個一個舔過、重新在吮上紅印。

 

艾伯李斯特由著艾依查庫開始一個一個的舔拭身上的痕跡,瞇了瞇眼從喉嚨深處發出了淺淺的笑聲,濕漉的手臂環上對方同樣掛著水珠的頸子、摘下對方臉上那塊早已濕透的黑色布料。

 

「你不是已經自己決定好了嗎?」

 

耳邊傳來了金髮青年的笑聲,艾伯李斯特闔上眼聽著那隨著艾依查庫的動作忽大忽小的水聲。

 

邊疆的戰事與首都軍閥間的明爭暗鬥對兩人而言似乎都已經無關緊要。

偶爾就這麼忘記一切隨性一次也沒什麼不好。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蘭珵翛-稿事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