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5.18 定情信物

下班回家booooooooooom的炸了。・゜・(ノД`)・゜・。

牡丹狮子的海报嗷嗷嗷嗷。・゜・(ノД`)・゜・。


然後  @诳言堂楼礼  的锅默默的变成我的锅

拿着海报太激动我忍不住就打开了文档。・゜・(ノД`)・゜・。

 @石更口羅✧✧ 


牡丹狮子 &  春日宴  黑道paro

---------------------------------------------------------------------------


躺在苏沐秋的房间床上,赤裸着身子浑身吻痕的男人把玩着床边的大型熊布偶。一下掐了掐布偶的手,一下把脸贴在手感舒适的布料上磨蹭。

 

刚从浴室捧着水与毛巾出来的人看到了这一幕,差点没把持住又把人按住再来一次。虽然躺在他床上的男人多半是不会拒绝,但是想到对方明天还要出发去干票大的只不准会有什麽不好的影响,比青年年幼些许的男人还是忍了下来。

 

坐在床边拉开对方抱着熊布偶的手用湿毛巾仔细的擦拭,半垂着的眼睛闪着不明显的光。被服侍着的人偏了偏头,在青年的动作下一点也不害臊扭捏的张开腿让对方清理他弄在他里里外外的痕迹黏液。

 

啊....哈...

 

无可避免的,在清理的动作中又被勾起了情慾。叶修看苏沐秋憋的辛苦,带着点恶意逗弄的张口呻吟。高高低低的带着挑逗的刺激从听觉直窜大脑,苏沐秋拿着毛巾的手顿了下,掐了掐握在手中的腿根以示警告,位阶在他之上的男人一点都没放在眼里。

 

甚至动了动腿磨蹭着青年的肢体,挑衅意味浓厚。

 

「别撩。」

「明明就憋的够呛。」

 

原本安分躺着的男人撑起身体,一手按住苏沐秋的後脑让对方的视线下压,对上被自己用另一只手撑开的入口。还带着点白色浊液的地方开开阖阖,细长的手指在对方的眼皮下深入体内。

 

「嗯...啊哈...」

 

青年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面带笑容的取悦自己,果断的扔了手中的毛巾把又被撩硬的地方嵌了进去,在对方满足的谓叹中狠狠的抽动起来。

 

酣畅淋漓的又做了一轮後叶修抱着被充当抱枕的熊布偶,握着布偶的手骚扰着又一次替他清理的人。

 

「一个大男人扛着这东西住进来,我都能想见老陶脸色有多糟。」

「又不是放他房间,他管我要带什麽。」

 

男人从鼻子哼笑出声,这次没在刻意撩人安分的配合苏沐秋挪动身体。

 

「这不是那时那只吧。」

「你说呢?」

「都被狙击枪一枪爆头了你还能捡回来拼回原样?」

 

苏沐秋看着叶修似笑非笑的表情,笑了出声。

你明明知道原因。

 

 

用你亲手传授的枪法打来给你的定情信物,怎可能这样扔着?

 

 

 

 

 


评论 ( 13 )
热度 ( 156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