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珵翛

【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三次元絕讚修羅,隨時失蹤

【伞修】Biohazard 06

昨天投票 4号胜出所以更BIO(滚蛋)


* 預警一下 not HE  

  不過結尾在我個人的認知裡也不能算是BE,硬要說大概會是NE(?)

*不接受談人生

*我已经忘记上次更新这篇是什麽时候了


大概再两~三更就完结

 @尉遲窩進傘修坑 


前文 >>  01 / 02 / 03 / 04 / 05

------------------------------------------------------------------------


苏沐秋很焦躁,对於自己不知道何时会失去理智伤害叶修。

叶修很焦躁,疫苗的研发进度停滞不前代表阻止苏沐秋变异的时间不停的减少。

实验室外头的人很焦躁,嘉世最顶尖的俩的研究员一同分析出来的数据隔着一片强却一点纪录都拿不到。

 

虽然时间脱久了有坏处的并不是他们,明明知道待在里头的叶修不可能会放任苏沐秋被他们所注射的混和病毒给吞噬变成外头那些助理中的样本一员,但是就这麽继续的拖下去手上的项目没有半点进展还有可能会赔上他们最顶尖的两大研究员的事实让外头的人开始严重的焦虑。

 

透过单向观景玻璃看着里头正并肩小憩的叶修与苏沐秋,陶轩摸着下巴想着该是时候给他们施加点外来压力了。

 

 

「呦,睡的好吗?」

透过对讲机传来的声音夹杂着些许模糊的电子音,刚睁开眼睛没多久的叶修立刻就彻底清醒,握着苏沐秋比之前更冷的手的手指用力握紧了身边的人。

「拖你的起床铃的福,睡眠品质不能更糟。」

 

轻笑声回放在整间实验室之中。

见玻璃窗对面的人没有要继续对话的意思叶修自顾自的就检查起苏沐秋现在的体况,脉博持续下降,体温更是低到让人不安的地步。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并无大碍,对方也始终对他笑着说『不要紧,还来得及。』,但是他们都只知道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呐,明明所有最顶尖的仪器都放在手边,执拗的用大脑去演算变化、纪录数据有意义吗?」

「难不成还写进去让你们从外头监控拿走所有资料去研发生化武器吗?」按下叶修贴再他额上的手,苏沐秋看向隔离双方的特殊玻璃。

 

上头映着自己惨白毫无血色的脸。

 

「就算记忆再怎麽好,你们能保证万无一失?没有任何纪录的资料只要记忆中一个小环节有了失误,你又查的出来要从何修正?」

「而且那个失误的後果,你担的起吗?叶修?」

 

「我担不担的起,跟你们无关吧。」攒紧拳头,即使知道谁都不会相信,但叶修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保持平淡无波。


被锁在实验室里头的两个人都焦虑不堪,苏沐秋的精神更已经快到了极限。

不能在这种时候连他都露出动摇,必须让苏沐秋维持住精神状态。

 

「写下纪录,让你自己更有把握的演算病毒变异。还是继续靠着你引以为毫的大脑赌那不知道是否百分百可靠的记忆力,你自己选吧。」

「噢对了,你的小徒弟已经开始在找你了呢。」

 

听似随意的提起,在叶修和苏沐秋耳中成了赤裸裸的威胁。

邱非在找失去消息的他们,那孩子聪明得很,肯定会找到陶轩那头去问。

而且很有可能会变成第三个被推进这间实验室的人。

 

你们以为送走苏沐橙我就没有手段了吗?

 

 

单方面开启的对话又被单方面的切断。

苏沐秋跟叶修看着彼此铁青与惨白的脸色沈默不语。

看着叶修拿起仪器中的试管看了几眼後烦躁焦虑的又放了回去,转过身子紧搂住苏沐秋的颈子。被搂住的苏沐秋垂下眼睛,他不知道叶修抱着他是什麽样的感觉,但是他没有告诉叶修,自己已经快感受不到对方体温的这件事情。

 

所有的触觉都像隔了一层膜似的。

 

「沐秋。」

「我在。」

「苏沐秋。」

「我还在。」

「你好冷。」

「...不要紧,我还撑的住。」


与失去的触觉相对,嗅觉似乎灵敏了许多。

萦绕鼻尖的气息让苏沐秋的思考逐渐偏离。

 

连续几天只靠外头送进来的营养剂维持体力,叶修的气息明显虚弱了许多。

但是跟他相对起来却又是那麽的充满生气。

......好想......

 

「所以冷静下来,我们一起看看新的试剂?」

 

不着痕迹的推开叶修,苏沐秋强压下脑海里升起的破坏冲动主动向被搁置的仪器靠近,试图对叶修露出一个能让人放心的笑容。

 

「邱非不会跟你一样什麽都不想就一头扎进来的。」

但很显然这并没有什麽安慰与令人放心的效果,叶修停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苏沐秋就这麽看着垂着眼睛的叶修,没有听清对方开开阖阖的嘴说了些什麽。

不定时找上门来的不适感突然开始强调他的存在,视野一明一暗。

感受不到冷汗滑过额角,苏沐秋试图甩开逐渐模糊的视野。

叶修还没有发现他的状况,得尽快压下去才行。

 

叶修说了什麽呢....?

 

 

「所以...保险起见我们还是.....苏沐秋?」

自己说了这麽多哪怕只是一个单音的「嗯。」都没得到半点回应的叶修疑惑的抬起视线,发现苏沐秋不知道什麽时候站到了他的身前。

触碰自己脸颊的手温度低的吓人,叶修下意识的就抬起手覆在上头。

即使知道效果不大,仍旧契而不舍的希望能将自己的体温分享予他。

 

「苏沐秋?」

 

没有聚焦点的眼睛让叶修隐隐觉得不安,被强硬的力道掐住肩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抵抗。

猛地被推在实验台上撞翻了搁置着的器材碎了一地的玻璃及半成试剂,掐着自己的力道还在加剧,叶修吃疼的喊着苏沐秋的名字却没有半点反应。

 

「啧。」

 

纂紧拳头朝着对方狠狠的一拳挥去却也只是打偏了视线,没一会那双眼睛就转了回来,像是感觉不到嘴角在这一下冲击中被咬破出血的疼痛似的。

 

相反的血腥味成了刺激。

 

叶修看见苏沐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然後扯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破坏的慾望占据了一切思维,想要破坏、想要撕扯。

想要毁掉一切、毁掉手中的人来宣泄全身上下的不适感。

 

还要更多...

 

被扯开衣领狠狠的一口咬上肩头的疼痛感让叶修压不住的悲鸣,然而却一点都没有拉回苏沐秋的理智。越发浓厚的血腥味跟疼痛让叶修也开始发晕,挣扎跟推攘都没有半点效果,压在他身上的人依旧纹风不动,牙齿深深的陷在血肉里头。

 

挣扎中更多的器材都被扫落在地,叶修也无力去在意这几天的实验结果全数毁於一旦。

 

要阻止他。

自己怎麽样没关系,但是不能让苏沐秋继续这样下去。

叶修不敢想像苏沐秋醒来之後会有什麽反应。

 

被疼痛逼着大口喘息的叶修看着短暂的松口抹着唇角血迹的苏沐秋。

明明状况糟到不能在糟,他居然还见鬼的觉得苏沐秋病态苍白的肌肤上抹着他的血迹有种妖异的美感。

 

 

发颤的手指在桌面上摸索、紧紧握住没有被撞落在地碎裂的注射器。

里头装着的是第几批的测试试剂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现在能阻止苏沐秋的唯一选择。

 

叶修在苏沐秋再一次俯身的瞬间把注射器对着青年的颈侧扎了下去。


评论(6)
热度(54)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