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珵翛

【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三次元絕讚修羅,隨時失蹤

【傘修】有口難言-上

人在外頭試試爪機發文,格式亂了的話到家在改。


大蘇小葉。
指定tag.年齡差、吃醋


爪機就不愛特了。

-----------------------------------------------------


日子過得很穩定。
糕點師傅看著時不時拌著麵糊拌到中斷動作面紅耳赤的工讀生總忍不住想逗逗年幼的戀人,並且立刻付諸行動。

從後方把人圈在工作檯與手臂之間、沾著麵粉的手指握上工讀生的手腕,用不容抗拒的力道帶著對方繼續動作。

「手怎麼能停呢?」

貼著耳朵的氣息灌進耳道、貼著背的溫度讓大腦也跟著沸騰。從後方看著整個耳朵都紅透了的葉修、蘇沐秋伸出舌頭在上頭舔了一圈,驚的葉修差點摔了手中的鋼盆。

「蘇沐秋你—」
「手別停啊、不然空氣混進去起了氣泡烤出來就不好看了。」
「那你、滾開唔...」
「不要。」

接手過葉修手中的麵糊蘇沐秋邊哼著小調邊準確的把麵糊分進模具中、透過烘焙坊的玻璃窗看了兩眼一被放開就竄出去堅守櫃檯的戀人覺得心情更好了些。

雖然想再逗逗他、不過還是得工作優先。

等到手中的糕點都送進了烤爐,接下圍裙剛推開門就看見葉修一臉古怪的看他。
看了一眼站在櫃檯前明顯不是顧客的身影、蘇沐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沐秋!我好想你!」
「妳怎麼會在這裡。」不著痕跡的推開朝他撲過來的女性,蘇沐秋往葉修的位置靠了靠試圖用自己的身體把人給擋住。
「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你在這裡、不歡迎?」那人鼓起腮幫子的抗議、沒漏看蘇沐秋試圖遮掩葉修的動作。「你的店員長得挺可愛的,叫什麼名字啊小弟弟?」
「.....葉修。」雖然對於眼前的女人一副跟蘇沐秋很熟的樣子和自來熟的態度一點好感都沒有,葉修看了一眼蘇沐秋的側臉還是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然後那人像是下戰帖一般的、對著葉修伸出手。
「你好,我是蘇沐秋的女朋友。」

「『前』女友。」沒讓葉修反應過來、蘇沐秋立刻就駁了回去。
「我可沒答應你的分手!」
「我也沒接受妳的挽留。」

黑髮的工讀生看著眼前一男一女的爭執、伸手敲了敲桌面。
「感情問題去外面或是裡面吵、影響做生意啊蘇老闆。」
「.........」看著葉修一副『又不是什麼大事』的態度、蘇沐秋知道他生氣了、而且是不好哄的那種。
但葉修說的也沒錯、留在店面談這種爭執確實影響整個糕店舖的運作,想了想還是只能帶著那人到外頭找間店坐下來談。

等到蘇沐秋終於沉不住性子把仍舊一臉不服的人給趕了回去、匆匆趕回店裡時早過了營業時間。看著葉修妥妥鎖好的門窗蘇沐秋忍不住嘆息,掏出鑰匙進去帳本什麼的都整理好了堆在桌上。所有的東西都跟平時一樣並什麼異常,但總讓蘇沐秋坐立難安。

躺在床上撥弄手機一邊想著是不是要給葉修播個電話又覺得這樣很小題大作時手機響了起來、是葉秋。

「沐秋哥,我哥有沒有在你那裡?」
「沒有,他不是早回去了嗎?」蘇沐秋看了一眼時間臉色沉了下去從床上彈了起來,十一點半。
「那混蛋還沒回家我爸媽都快急瘋了!」
「你安撫下伯父伯母、我出去找。」
「拜託你了!」
「嗯。」

扔開結束通話的手機、蘇沐秋迅速的換上外出服就出了門。找了幾個以前送兩兄弟回家時偶爾會繞遠路去的公園跟店家都撲了空,扶著牆面喘氣的蘇沐秋想著對方還有哪些地方能去時瞥見了一旁便利店外頭貼著的一次性廉價調酒商品的宣傳海報。

想起了少年曾趴在桌上跟他說想去見識見識、讓他陪著他去。






佯裝不在意的跟對方說要談出去談一方面是不想讓自己顯得幼稚沒有肚量、畢竟蘇沐秋都直接了當的說了是前女友,另一方面是他不想看蘇沐秋跟那擺明了要糾纏的女人拉拉扯扯,他怕他看著看著會忍不住拿什麼東西扔出去吼著讓她滾。

蘇沐秋真的帶著人到外頭去談之後,葉修整個人明顯都心不在焉的處理著店務。好不容易熬到關店蘇沐秋卻還沒回來,猶豫了一會要不要等他後果斷的鎖了門。

就讓他困擾去吧。

推開酒吧的門、被侍應生攔住時掏出了證件證明年齡後葉修打量了一下環境就在吧台找了個空位坐下。

「喝點什麼?」
調酒師笑著看他。
「生面孔,我請客,別帶著那張臉出來玩啊。」
「那...有推薦嗎?」
「第一次喝酒?」

調酒師笑了笑、從瓶瓶罐罐中選了幾個出來,沒有很在意到底要喝什麼的葉修看著對方推到他面前的調酒。

「Gin Tonic、試試?」

淺淺的嘗了一口,發現味道沒有想像中的壞。不知道是調酒師那帶著點包容跟蘇沐秋相似的笑容還是酒精的作用,拿著杯子葉修漸漸的放鬆下肩膀緊繃的線條。

半靠在桌上跟著周遭一些明顯是熟客的人不著邊際的說著一些垃圾話,這邊的說跟伴侶如膠似漆太緊所以約好了出來玩場419、那邊的說自家的嫌他天天準點回家太煩人讓他出來浪一浪。

覺得有些飄飄然的葉修反應有些遲鈍的拉扯嘴角笑了開來,焦距有些模糊的眼睛反射著酒吧中的燈光、慵懶的身形倚著桌子拉出了賞心悅目的弧度。
看得周圍坐了一圈的客人們一愣一愣,站在吧台內的調酒師一看就知道眼前的小孩兒根本沒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在其他人眼裡是什麼意思。
伸出去想揉揉對方讓人清醒些順便打圓場的手被另一只手扣住。

面色不善的男人從後方抱住少年、恫嚇的眼神掃過周圍一整圈圍著少年的人。

「別隨便亂碰別人的東西。」

评论(7)
热度(163)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