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珵翛

【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三次元絕讚修羅,隨時失蹤

【伞修】归巢

这是一个,定时发布(。


 @花白如昼   生日快乐~

擅自的拿狼吻设定来写啦啊哈哈哈哈(这人

惊喜吗(喂


有兴趣的人搜搜  【伞修-狼吻】 的tag可找到原文

---------------------------------------------------------------------------



把玩着手中的钥匙、苏沐秋似笑非笑的弯着唇角。

 

在其他人眼底的挑衅、宣战。

在他眼底是露骨邀请、诱惑。

 

有个容易按耐不住老是光明正大的在敌对两方势力中调情的向导多少也为艰涩的军令生活中给了不少调剂。

处理完手中军务的深夜、熟练的避开所有耳目到了手中钥匙所对应的那栋大宅。

 

象是特意等着他似的灯火通明。

 

站在门外的苏沐秋笑了声、推开大门就见一只挺拔着身姿坐在玄关等他的狼。

 

「安白。」

 

伸手抚了抚那有些硬质的毛皮、放出洛尔特让两只狼亲暱的厮磨了会,白狼向内走了几步回过头来看着黑狼与苏沐秋,示意一人一狼跟上。

 

跟在精神向导身后,苏沐秋很快的就见到了团着他日前给他的衣物睡在沙发上的叶修。

微微锁紧的眉头昭示着那人睡的并不安稳。

偏头想了想,苏沐秋把身上只解开了几个扣的军大衣脱下盖到叶修身上。

被熟悉的气味包裹很快的紧锁着的眉头就舒了开来,见叶修如此直接的反应苏沐秋乐了。但看着那张脸上的疲惫与青黑的眼袋还是没忍心把人摇醒,留下两只精神体陪在向导身边自己在这早已变成他们『狼窝』一段时日的住宅里来回走动。

 

找到了卧室进去捡了件浴衣、每每都要打量一下过度宽敞的浴室浴池脑袋里转着这大概又是某向导的某种邀请,又或者是建的大点两人都能一起使用他好名正言顺的指使他替他服务,虽然他俩还没实际一起在里头做过什么儿少不宜的事情。

 

不过结论是哪个都不重要。

 

清洗完毕套着白色浴衣,苏沐秋到厨房去给自己弄了点热食果腹后慢慢踱步回了大厅。白狼立刻就凑到他脚边磨蹭、沙发上睡着的人从裹着他盖上的军大衣变成搂着黑狼取暖的姿势。

 

自动自发窜上沙发当抱枕等黑狼瞥了一眼自己有些脸黑的正主,丝毫没有任何愧疚感可言。

而抱着狼的人此时还心满意足的用脸蹭了蹭那身毛皮。

 

虽然说跟自己的精神体吃醋很没格调,但苏沐秋还是忍不住的想掀了一脸得意的洛尔特。但是又怕吵醒了看上去就好一阵子没睡好的叶修,最後只能作罢的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凑上来的安白,感慨着这年头想靠近自家向导还得跟自己的精神体比速度抢谁快。

 

不过叶修没让他感慨太久,一个眨眼就抱着洛特尔躺进了苏沐秋的怀中。手里腿上突然多了一人一狼的重量的元帅没好气的看着勾着嘴角的议长。

 

「装睡好玩吗?」

「不好玩。」放开手上的黑狼,睁开眼睛的叶修把手给搂到了苏沐秋颈上。「等你等太久了,总点讨些回馈。」

「喔?你想要什麽回馈?」既然人早就醒了只是在装睡,苏沐秋也不客气的把手勾在腿弯中抱了起来往卧室走。

「你说呢?」被抱着的人晃着腿,蹭了蹭苏沐秋的胸膛姿态放松。

「行。」用脚推开没阖上的卧室门,苏元帅把职场上敌对的叶议长给扔在床上。「但是你得先把这黑眼圈给弄没才行。」

 

被扔在床上的人因为弹性在床上弹了一下,对於苏元帅的但书摆出了不满的表情,抬手撩起自己衣物的动作一下被压制住然後糊了一脸的棉被。

 

「都等到睡着了你别跟我辩说你不累。」

「你怎麽不说是你太晚让我等太久啊。」

 

苏沐秋把人给塞进被子里後自己也钻了进去,把还想作怪的人给搂进怀里闭上眼睛。

 

「为了明天可以休假。」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让叶修安分了下来。

叶议长本来明天就没有任何的会议工作,苏元帅为了配合自家向导特意把工作给浓缩起来处理掉。

「所以,好好睡一觉。」

 

 

「明天都是你的。」


评论(17)
热度(181)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