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仮面 - 中

魔族paro

前文>>> 惩罚 > 放不开的手 > 仮面 - 上


原本要写的七夕来不及噜...估计明天下班也噜不完

拿这篇顶着吧(血泪)

----------------------------------------------------------------------------


寂静的魔王城罕有忙碌起来。

始终未归的大皇子被视为放弃王位,魔王广派邀请函邀请各方公爵参与二皇子作为下任魔王的正式继承。

这是魔王血脉继承人的首次亮相。

 

赤裸着身子的叶修晃了晃手中刚从行囊里掏出来的俩张邀请函,很随性的扔了一张给苏沐秋。

「接下来的,不用我说了吧。」

「你从哪搞来的...」

「人恭恭敬敬的送来的呢,我巴不得不回去,本来打算烧了来着。」耸了耸肩,浑身爱慾痕迹的魔王子嗣给自己的烟斗燃上新的菸草。「谁知道真派的上用场。」

「估计全魔界就你敢无视还想烧魔王的请帖。」

「呵呵,不瞧瞧我是什麽身份。」

在床舖上摆好舒适姿势的人优哉游哉的吞云吐雾,隔着自己吐出的烟雾看向眼前的前任嘉世将军。

「这趟去肯定要跟老陶打照面,怕不怕啊?」

「大皇子给我撑腰呢,怕什麽。」这麽说着的苏沐秋捡起了前一晚被扔了一地的衣服一件件的穿回身上。

「那麽,为了让我的殿下能得体的出现在舞会上,小的这去给您张罗衣物面具了。」

「嗯,朕准了。」瞧苏沐秋装模作样的弯腰鞠躬,叶修也点点头摆出一副纨裤子弟的架式回应。

 

结果迎来了一句笑骂跟照着脸扔来的衣物。

 

 

跟着苏沐秋一起跨入大厅,叶修熟门熟路的领着人闪去了比较不引人注目的角落。过去闪避下人及教师在城内蹓躂的经验很好的派上了用场,哪个地方哪个角度可以彻底的隔绝外边视线没有人能比叶修更清楚。

叶修藏在边角的象牙柱後头,苏沐秋靠着柱子以在墙边替他挡去所有可能认出叶修来的来往侍者。虽然可以的话他是很想跟着一起躲进後头来避开整个大厅源源不绝朝他抛出橄榄枝的他城侯爵。

 

雖說是化裝舞會讓大家能夠不拘身分的享受,但場上有名的幾個魔將們那氣勢可不是一片小小面具就能夠遮掩得住的。

 

苏沐秋还待在嘉世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想着把人从陶轩手上挖角过去,现在人大摇大摆的脱离嘉世之後还未正式所属任何一个势力。即使三番两次的在战场上捣乱,但若是能收编为己军所用,光是那条跟着苏将军的魔龙就足够所有军团忽视之前所造成的损失。

 

於是前嘉世大將顶着不远处前老闆杀人般的视线,笑着拒绝了所有的邀请。

饶有兴致的观察着来来往往的每一位公爵、将军...头上的旖角。

 

魔王一脉所居住的王城,不容许任何的侵犯反抗。

整座城池都不下了特殊结界,所有踏进城池范围的人都会被迫显现出身为魔族最为脆弱的旖角。

平时可没有这种机会看到根本不给人看的弱点,苏沐秋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的忽略了没什麽杀伤力的前老板视线。这边看看那边看看,腻了之後把视线转回塞了一个人的樑柱夹缝中把难得一身正装礼服的人给用眼神拆吃入腹了一番。

 

「其实你出来应该也没关系,反正被认出来了装说是你弟不就好了?」

「下人好糊弄,要是碰上武学教官或是老爷子可没法混过去啊。」本来应该尊贵的坐在上位的人捧着苏将军偷渡给他的饮品,可惜的摸了摸腰间的长杆烟管。不是他愿意把自己塞在这个不怎麽好活动的角落,而是这个场地里能认出他的人随时出现在哪里都不奇怪。

他可不想因为这一次回来拿个东西就被逮住然後失了他这几年享受惯了的自由。

 

「好吧,那你还得躲在这儿多久我们才能离开这地方。」苏沐秋又婉拒一个试图劝诱的城主,拿起酒杯遮住嘴形发问。

「再一会,等叶秋出来说完话之後离开才不会引人注意。」

「......但我觉得他再不出来我们就得被迫引人注意了。」

听着苏沐秋为男的语气,叶修稍稍从梁柱後头探出头来往外看。

喔,蓝雨的妖刀发现这边了。

这可能真的是不得不引人注目了啊。

 

「苏大大,发挥你的长才把他糊弄走吧。」

「要不引人注意的把人撵走有点难啊。」

「这里是魔王城,谅他也不敢太乱来。你多说个几句让他们家掌权的术士把人领走就是。」

 

两人压低着声音讨论该怎麽避过这一遭,怕是不怕黄少天过来,但让他发现叶修的话肯定会有大麻烦。

还好,两人还没讨论出结论、黄少天也还没来得及闯到苏沐秋跟前。

下任的魔王继承人出现了。

 

黑发的魔王子嗣戴着银白色的面具站在阶梯的最高处,沈默不语的睨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不需要言语,众人就能领略到这人将会是他们未来的王。

然而仍有打着夺权主意的人正死死的盯着上头的魔王继承人打算去将另一位找出来,扶植成另一派势利。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向苏沐秋的方向,浅发的魔将朝他露齿一笑,伸出了手指抵在唇上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同样的朝这方向望过来的还有陶轩,苏沐秋扯了下唇角,在前东家越过人群冲过来之前,跟着从柱子後头窜出的身影一同消失在舞会会场。



评论 ( 11 )
热度 ( 128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