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仮面 - 下

魔族paro

前文>>> 惩罚 > 放不开的手 > 仮面 - 上 > 仮面 - 中


其实我只是想写 @诳言堂楼礼 提过的绵羊角而已....

到底为什麽会被我写到切三段(沉思)


----------------------------------------------------------------------------


顺利的摸出宴会大厅后,苏沐秋跟叶修在长廊中停下。
两人互看一眼后各自压低声音笑出了声。

「你看见刚才老陶跟黄少天的表情了吗?」
「老陶那一副要把你生吃了的表情太有趣了够我笑上好几天,自家大将窝藏目标多年,呵...」

苏沐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略带好奇的看了看周遭环境,视线转啊转的还是转回了叶修身上。

「既然你弟都公开露面了,这下你在外头也藏不住了。接下来肯定会很多麻烦找上来啊,怕吗?」
「怕什么、你跟我两个还怕搞不定?」炯亮的眼睛透过银白色的面具看向苏沐秋。「苏大将军当贴身保镖还出事的话、那估计整个魔界都要掀了。」

苏沐秋把叶修这嘲讽当成是对他实力的肯定,哼了两声不在去想之后要面对的种种麻烦,把注意力放回了他俩这次来魔王城的目的之上。

 

「那、东西在哪?」

「中庭。」叶修朝着某个方向抬了抬下巴,然后拦住就要直接过去的苏沐秋。「魔王家特有财产呢、闲杂人等随意接近是要就地正法的。」

「喔?」停下的苏沐秋上下扫了眼一身得体礼服的叶修,伸手掀了皇子还挂在脸上的银面具。执起对方的手搁到唇边、装模作样的行了个吻手礼节。

「那就要麻烦您替臣下跑一遭了,我的殿下。」

 

叶修看着眼前一脸坏笑的苏沐秋,反手抚摸那张好看的脸皮。

「叶秋这会还在会场里出不来呢,我要是就这么过去了肯定出问题。」叶修语气带着点恨铁不成钢的沈痛,脸上表情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没弄好我俩都别指望出这城了。」

苏沐秋见他表情得瑟、也不追问。

反正这人肯定有什么万无一失办法才会把他一起带进这城中。

「苏将军,赏脸来我的卧房详谈吗?」

 

跟着叶修一起推开很久没人使用过的房间、苏沐秋本来以为会是个正常的贵族风。结果肉眼可及之处都被泛着蓝光的结晶体布满,整间屋子都闪烁着蓝白色的光芒。

「....真有趣的装潢。」

「唔、我也没想到我随手敲来玩的结晶还会自己蔓延生长到整间房。」叶修靠近墙边敲了块拳头大的晶体下来,凭着记忆从房里掏了个袋子装。「不过既然自己会长的话也不怕不够老关用了。」

 

抬眼看着站在门边的苏沐秋,叶修笑了笑。

 

「行了,我们回去吧。」

 

蓝白色的光影和着月光映照在叶修身上,在苏沐秋面前全然放松的姿态与笑容让男人挪不开半点视线。

等到意识过来的时候苏沐秋已经将叶修搂入怀中,唇正抵着那对黑色的山羊角上磨蹭。突然被吃豆腐的叶修也不慌,礼尚往来的抬手摸了摸男人发间的旑角,没一会就忍不住笑出声。

 

「进城时就想说了,苏沐秋你这真是诈欺。」

修长的手指抚过米白色的旑角,拨弄着覆盖其上的发。

「战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苏大将军顶着一头无害的绵羊角...」

调侃的声音说到一半就闷笑着说不下去,被调侃的人伸手抬起皇子的下巴。

笑的温和。

「那我肯定是那只有害的绵羊。」

 

「别在这里。」叶修推开苏沐秋凑上来的亲吻,摇了摇头。「我不想等等其他人闯进来搞得要裸奔逃跑。」

「那么、就衣装笔挺的逃吧。」

 

来不及追上两人的黄少天表情扭曲,一肚子话没地方喷最後只能靠吃来发泄。

他猜不出那俩玩什麽花样,但若是他就这麽大声喊出『卧槽苏沐秋你居然跟魔王家那大皇子搞在一起。』肯定他跟喻文州也别想安好的走出这座城。端着手中的佳肴看了看正在跟各城公爵们虛與委蛇的魔王继承人,在脑海中比对了一下战场上那欠揍的另一表情感叹基因的神奇。然後同情的看向了嘉世军团的领导,忍不住对着那张扭曲的面孔笑了出来。

越想心情越低劣的陶轩瞥了眼对着他笑到被口中食物呛住的蓝雨妖刀,在心中盘算着要怎麽找苏沐秋兴师问罪。

城内的侍从匆匆忙忙的闯进了会厅朝着黑发皇子行了个礼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有什麽事能重大到在这种场合不顾礼节的打扰。

 

疑似是大皇子的身影跟着苏将军一同出现在城里。

 

厅内安静了几秒,就见黑发皇子抛下所有人夺门而出朝着城内唯一能停放魔龙的角落赶去。其他人慢了半拍才意识到是什麽状况的跟了上去。

 

靠着有些不耐烦的魔龙吐息跟苏沐秋逼退了想拦阻的下人,叶修悠悠哉哉的爬上了魔龙的背摸了摸那如同宝石般闪亮的黑色鳞片也不催促在下头的男人赶紧。

 

「呦,叶秋。」

扬了扬手对着一脸气急败坏的双生子打了个招呼。

「混蛋哥哥你给我滚下来!」

「当着公爵们的面你的教养呢,当心礼仪官把你捉回去再教育啊。」

看着兄长一脸的不配合,魔王继承人把目标转向了靠着魔龙笑看他们的苏沐秋。

「苏将军,请你拦下那个人。」

「很抱歉,我侍奉的是这边这位殿下。」男人朝着叶秋行了个漂亮的礼节,明确的表达自己的立场。「而且我已经不是将军了。」

 

魔龙扇了扇巨大的翅膀稍稍离地,苏沐秋翻身跳上了龙背。在城内的法师的拘束阵完成准备之前飞上高空。

「既然今天继承人都已经公开了,还有别心的也就不用费心来拜访了,我就直说了我对继承没兴趣。」叶修居高临下的对着下方的所有人说。

 

「另外。」扯了扯身後男人的衣领。「这男人是我的,所以公爵们你们也不用挖空心思招揽了。」

 

「那麽,不适合这种宴会场合的我们就先行告退了。」

苏沐秋搂住身前的叶修说,示意黑色的魔龙离开。在这里待越久被拦下的机率越高,若不是特意要宣告一下立场,他两根本不会等到这堆人都赶来了还在这儿。

 

终於不需要再披上隐藏身份用的仮面,战场上的斗神笑的肆意。

 

「掰啦,叶秋。」


评论 ( 11 )
热度 ( 151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