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珵翛

【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三次元絕讚修羅,隨時失蹤

【伞修】WarHound - 上

更新顺便最後捞一次,印调只到今天ㄜ

《无神论者的捉迷藏》二宣+印调


我不知道该怎麽解释的一个军犬设定,估计分个上中下。

 @诳言堂楼礼  @石更口羅✧✧ 


---------------------------------------------------------------------


雨水冲刷掉血的腥味。

男人站在几具屍体的中间,藉着雨水洗去手上的鲜血。

这群人太过小看他,以为靠着人数与枪械就能压制住他的行动。

 

经过特殊改造的『犬』,即使赤手空拳也能撕裂敌人。

 

苏沐秋面无表情的跨过满地的屍体,找上门的碴他从来不费心收拾,徒留一地残肢嘲笑挑衅这些人後头的势力。

 

踩着有节奏的步伐离开小巷,男人换上了另一张表情,没有打伞的身影在雨中不慌不忙的行走引起了周遭的侧目。但那令人放松的舒适微笑根本不会让人联想到他在数分钟前才毫不眨眼的撕碎了挡住他去路的人类。

 

收拾好了行李退了房,苏沐秋在其他的城区找了个暂住的地方打开电脑,看着里头仍在运算的程式下意识的伸手抚上了自己的颈子。

 

估算下剩下的运行时间,男人决定趁着这时间小睡一会保存体力。

 

*

男人把玩着手中的注射器,坐在医疗椅上的青年即使看不见对方的动作也能从那肢体与衣物在动作中发出的声音得知对方心情不错的结论。

 

「不就是注射晶片一瞬间的事,有必要你亲自动手吗?」

「当然有。」男人绕过椅子来到他的面前,带着笑意的骑坐到青年腿上。「有关你的事情,怎麽能假於他人之手。」

 

男人晃了晃手中的注射器。

 

「更何况这种会影响到脑袋的事情,万一其他人把我们的苏大研究员打残了怎麽办?」

「那我们的叶大研究员就没有失手的可能性?」苏沐秋搂过坐在他身上的叶修腰身,一手握住对方握着注射器的手拉到自己後颈。「那不如我自己来?」

「你别剥夺我难得的乐趣。」叶修抽回手,俯下身和苏沐秋交换了一个浅嚐即止的吻。

「打进来的不都是一样的东西,能有什麽乐趣。」

「我怎麽可能给你和其他人一样的东西。」穿着白袍的男人笑。「我才不要让上头有机会看你脑子里头装了什麽。」

 

随着话语的落下,钝痛从肩膀传递至神经。

在苏沐秋因为突来的疼痛呲牙时,叶修拿起了另一个器具在苏沐秋颈上扫过。不同於方才的灼热感自喉头燃起,缓过劲的苏沐秋瞪向坐在他身上的叶修。

 

「哪有人把晶片打在骨头那里的,想疼死我?」

「还有,条码跟晶片分开刻印你是故意的吧?」

「嗯,故意的。」被兴师问罪的人一点都没有反省的意思,搂住男人的颈子贴近,湿软的舌头扫过才退去灼热感的颈子。

 

一股难以言喻的麻痹感从叶修舔过的地方直接传进大脑。

 

「给苏大大增添点情趣。」

 

*

 

长时间在战场上穿梭的苏沐秋在电脑发出了程式运算完成的提示音时就睁开了眼睛,刚睡醒的迷茫只在一瞬就退去回归成锐利冰冷的模样。苏沐秋起身检视了下电脑的画面,带着枪茧的手指在键盘上迅速的敲击,把程式透过他和叶修设计出来的系统传输进自己左肩上的晶片中。

 

多做了几项测试确认了讯号完全的被屏蔽,追击他的人再也无法透过晶片反馈的讯号锁定他位置的苏沐秋这才稍稍松下紧绷的肩膀线条开始在这个临时的住所中寻找可以果腹的东西。

 

 

他和叶修同是隶属於军方的研究员,直接负责整个『军犬』计画的运行。透过植入他们研发出来的晶片发出电流将讯号送至大脑来传递战况,最直接的缩减在战场上因为军令及情报传递的时间差造成的伤亡与耗损。而被植入了晶片的士兵或多或少都接受了其他的基因改造,在身体能力上比普通的士兵高出了数十倍的强度。

身为最高负责人的苏沐秋与叶修身先士卒的以自身作为实验,确认了这个构想可行并且不会造成其他生理或精神上的损害後才首肯了後续的士兵改造。

 

而经由自身实验同属於高战力人士的苏沐秋避无可避的被上层要求到前线去发挥其能力,等到战争结束,他从前线归来时等着他的却是叶修与苏沐橙下落不明,以及他这个跟『逃兵』关系亲密的人需要接受审问的消息。

 

熟知叶修与苏沐橙的苏沐秋自然是不会相信军方的『两人和敌军勾结』的说法,第一时间就拒绝了配合并且转身就要离开去寻人。却遭到了军方几乎倾全力的阻止,越来越觉得不对的苏沐秋一点迟疑都没有了就利用自身优势强行突破。

 

肯定是高层或是哪方政权势力、在这次的战争中彻底体认到他们这群受过改造的人的价值。为了避免遭受其他国家诱劝反叛或是被几方的其他势力收归己有,或者又有什麽其他的意图。

 

但是上层想将『军犬』牢牢掌握在手中的意图以不言而喻。

 

而最清楚怎麽控制的人只有他、和叶修。

叶修肯定是提前预料到了这个状况才在上层都还来不及行动的时候带着同在一个研究组的苏沐橙离开。

 

苏沐秋已经可以想见连他都离开之後,剩下那些在战争後以为能过上安稳生活的其他『军犬』会遭受到怎麽样的待遇。

 

可是他已经没有余力去在意那些事情了。

 

军方连翻的追击让一向好脾气的苏沐秋开始暴戾起来,原本就因为在战场上沾染了大量血腥与人命急需精神上的安抚,顶着岌岌可危的精神状态赢得了战争回到研究室後换来的却是亲人与爱人的下落不明以及原本该是归属的官方追击。

 

以为离开战场後就可以脱离硝烟血腥无时无刻的缠在周遭,一波接着一波明显就是要拿来消耗他体力的士兵们的下场也开始越见惨烈。

从一开始不见血的断几根骨头到後来的断臂残肢都无法阻止上头不要命的派遣基层士兵,被追的烦了的苏沐秋发了狠,留下了一地的血肉馍糊。若是这样都无法让上头打消这个徒增伤兵的方式,那他真的也不需要再有所保留了。

 

扔掉手中的空袋,苏沐秋咀嚼着口中最後一口的乾粮,抬手揉着抽疼的太阳穴。

 

我想见你。

叶修。



tbc.

评论(3)
热度(100)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