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WarHound - 中


我不知道该怎麽解释的一个军犬设定,感觉上中下三篇好像写不完。

 @诳言堂楼礼  @石更口羅✧✧ 



前篇 > WarHound - 上

我又陷入了寻找bgm的旅途之中了


---------------------------------------------------------------------------

「他的位置呢?」

「从三天前就无法锁定。怎麽办?要派人出去吗?」

「不用。」男人顿了下。「他不会有事的。」

「真放心阿。」

「当然。」

 

「因为我跟他都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短暂的获得休息时间的苏沐秋没有在那间旅馆停留多久,即使已经确认军方无法在透过讯号追踪,苏沐秋也不感放松警惕。对方多的是人手可以混在各地,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分辨出在哪里有藏着军方的人手,只要其中一个目击到他的身影就会是新一场的追击。

 

不能就这麽出去,必须要有所伪装才行。

 

把一头好看的浅发染了色、摘下了那个人送的耳钉、掏出了一副平光眼镜戴上。看着镜子中的黑发男人,苏沐秋捻了捻服贴在颊边的黑发。

犹豫了一会後搁下了手中被他把玩了一阵的小刀。

 

 

讯号的遮蔽和外在形象的改变很好的替苏沐秋省去很多麻烦。

然而既然他有应变的方式,追击方肯定也会有。

 

穿梭在小镇中的苏沐秋感受到了有讯号在向他传递,脚步停顿了下。镜片後头的眼睛在周围扫了一圈,很快的捕捉到了他要找的对象。

因为时间紧急,他做的屏蔽仅能针对最终端的系统,没能来得及修缮程式屏蔽掉『犬』与『犬』晶片之间的讯息传递。每一个接受实验的士兵他都牢记在心,这会看到对方只身站在偏巷的入口朝着他的方向看来苏沐秋就知道最坏的状况还是发生了。

 

摸了摸藏在外衣底下的枪袋,苏沐秋跟着对方离开了人声鼎沸的街道。

 

「苏长官。」

「他们做了什麽。」苏沐秋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的人,单刀直入的问。

「......我的家人。」

「我懂了。」

在男人眼底燃起一点希冀的时候苏沐秋再次开口。

「但是我不能跟你走。」摘下平光眼镜的男人眼底写着抱歉。

「那才会真的让你们失去一切自由。」

「我知道...您和叶长官一直都很替我们想、甚至用自身体验过危险才...」

眼前的『犬』表情挣扎,还是对苏沐秋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你知道你打不过我的。」

「为了我的家人。」

 

 

 

编号no.Ⅵ 找到他了,座标xxx.xxx 。

让no.Ⅵ 拖着他,立刻派人过去,不能在让苏沐秋逃掉了。

是!

 

 

 

 

苏沐秋避开了过去的部下朝他砍来的匕首,看似凌厉的攻击处处藏着犹豫。

他能理解对方是迫於无奈才对他动手,但他也不可能因为对方的那份『无奈』而妥协。

 

付出了一些鲜血淋漓的代价之後,苏沐秋将对方压制在地。空着的手从外衣中掏出了一直没动用过的自动手枪抵着男人的额头。

 

恨他也好、怨他也好。

觉得他拒绝的理由冠冕堂皇也好、觉得他自私也好。

 

科技的使用是好是坏取决於人性,而他和叶修研制出的东西让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带着这些步上了歪曲的道路。

 

「对不起。」

 

他只能跟这些已经成为、与即将成为受害者的人道歉。

 

「开枪吧。」男人的眼底映着苏沐秋复杂的表情。

「上层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彻底控制的手段,也许下一次,追击您的人就不会在有任何的自我意识了。」

「——那群疯子!!!」

 

 

请您与叶长官,阻止他们。

 

 

半跪在地的苏沐秋收起了落在一边的枪,鲜血蔓延染红了他的裤子。苏沐秋没能来得及阻止躺在地上失去声息的人自己伸手扣下了扳机,表情麻木的脱下了外衣盖在对方身上。

 

 

不走不行,追击很快就会到了。

理智上这麽对着自己警告,苏沐秋却挪不动半分双腿。直到被彻底的包围了,才缓慢的站起身子。

 

他从领头人的诱劝中得知了是谁在私下主使着这些行动,大方的雇了私兵满世界的找他与叶修。而且很显然,这个领头的私兵认为受了伤的他并不怎麽有威胁性。

 

苏沐秋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

而这个不合时宜的笑容让对方生出了警惕。

 

「感谢你。」

富有磁性的声音不轻不重的传入所有人耳中。

「告知了我的敌人是谁。」

 

 

作为答谢与赔罪。

就让你们替我的部下陪葬吧。

 

 

 

「老大!原来你在这里啊!小弟在找你呢!」

「嗯?罗辑找我有什麽事?」

「喔喔、说的好像是老大特地交待的好几个座标里头有一个讯号消失了。」

 

 

「情况怎麽样。」推开小型情报室的门,叶修没有任何迟疑的就走到其中一个位置拉开椅子坐下。坐在隔壁座位上的黑发少年推了推眼镜,手指迅速准确的在键盘上敲击。

「编号 no.Ⅵ 的讯号在30分钟前彻底消失,座标位置在xxx.xxx。似乎有与谁在那里产生激烈冲突。并且有情报传出自讯号消失後不久那附近发生了枪击的冲突,伤亡惨重。」

「虽然因为实际位置在没有监控的偏巷中,没有办法确认。但我认为有很大的可能是前辈您在寻找的苏前辈。」

 

叶修边听着罗辑的报告手指边在另一个键盘上敲打着繁复的程式编码,逻辑不自觉得在一旁看了入迷,没有发现叶修越发凝重的表情。

 

反覆试了几次他无法透过晶片中埋藏的讯号传递通道与苏沐秋对接之後,叶修确认了男人直接把自身晶片上所有的讯息传递源都给切断封锁。

 

毫不犹豫的换了另一个编程,调出他瞒着苏沐秋在自己身上埋进的晶片内置程式,从中提取出一串不停跳动的编码记下了上头的数字。

 

「沐秋把所有的讯号都截断了,代表他们开始对『犬』动手了。」

「随时回报给我这串数字切换成座标之後的走向。」

 

叶修把程式转交给罗辑後喊上了包荣兴。

 

「就算沐秋是所有『犬』中战力最高的一个实验受体,同时对上复数的『犬』他也讨不到多少甜。」

 

黑发的男人在离开前燃起了烟。

 

「这麽大的人迷路在外的话可要被笑话的啊。」

在烟雾中逆着光的人自信的开口。

「我去接他回家。」


tbc.

评论 ( 1 )
热度 ( 92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