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珵翛

【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三次元絕讚修羅,隨時失蹤

【丑】【伞修】Concerto

游戏规则

 @秋木叶已苏   点的共同奋斗(?)的糖

同世界观>>手指


歌手伞 x 钢琴师叶

 @张书裴/雨天zys  我就说了不会等太久吧(????

----------------------------------------------------------------


你以后就唱我给你谱的曲吧。

 

 

 

 

 

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不甚熟悉的天花板,苏沐秋回想起方才梦境里少年自信的笑容忍不住的轻笑。明明是那麽久远以前的回忆却一点也没有褪色的迹象,拉开遮掩着阳光的窗帘,看着异国街道的男人难得的心情不错。

 

「要什麽时候才打算兑现约定,蠢货。」

 

 

 

准备铃的最后一声响起时,校园中纷纷扰扰的声音全都消失无踪,只剩下向教室移动的教师的脚步声。

除了教授课业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本该是如此。

 

挂上禁止进入的告示排的顶楼门板之后,浅发与黑发的两个少年坐在外头,似是一点都没听见早就结束的准备铃声。

少年拨弄着手中的吉他弦断断续续的哼着,不时的停下动作拿起搁在一旁的笔再五线谱上划下新的音符。坐在他身边的黑发少年闭着眼睛,合着对方不成调的曲子用手指在膝盖上敲打着拍子。

 

「沐秋,照你这速度什麽时候才能谱完。」

「闭嘴,要不是你这学过琴的都搞不定我需要想办法无师自通吗?」

「是是是苏大大无师自通辛苦了辛苦了。」靠着少年肩膀的身子往微微侧身,强硬的挤开少年手中的吉他躺到了被校服包裹的大腿上。「但是我累了。」

「你累了滚到旁边去别打扰我思考。」

「你不停下我怎麽睡。」

对着自己腿上阖着眼睛理所当然开口要求的叶修,苏沐秋叹了口气。

「进度都是被你这懒鬼拖慢的。」

「急不得啊这种事情。」

「刚才谁嫌我速度慢的。」

「肯定是叶秋。」

 

背着吉他提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叶修没一会就没骨头似的摊在苏沐秋肩上。

「所以你想谱什麽曲子?」

「问这个干什麽?」

「每天陪着你忙活,还不让知道啊?」

「陪我忙活,你根本拖慢我进度吧。」身上背着吉他又挂着一个叶修,苏沐秋嫌弃的推了推身上的累赘,见推不开后也就放弃随他去了。

「还不是每天跟你彻夜QQ讨论谱曲没睡好,我需要用大白天补眠?」

走到了分别的路口,苏沐秋把身上的人抖了下来朝着叶修的背后狠拍一把。

「这还委屈了叶大大天天陪我熬夜啊,滚回家好好睡吧你。」

 

被赶回家勒令好好休息的人吃饱喝足后习惯性的坐上了椅子戳开屏幕角落的企鹅,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敲了句问候过去。

 

一叶之秋:所以,今天也打算通霄吗?

秋木苏:滚去睡觉。

一叶之秋:要是我睡了苏大大不就要可怜的一个人半夜拨吉他弦吗?

秋木苏:大半夜的弹吉他会被邻居抗议的。

一叶之秋:嗯,所以还是跟我聊天比较实际。

秋木苏:滚。

 

一如以往的并肩坐在天台,听着渐渐成调的曲子闭目养神的叶修在苏沐秋看不到的角度勾起了唇角。在少年停下拨弦的动作咬着笔盖苦思的时候接续着哼了起来,枕着的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在五线谱上记下传入耳中的音符。直到旋律停下的那刻,苏沐秋看着乐谱好一会才转过身子掐住叶修的肩膀使劲摇晃。

 

「你ㄚ的早就有想法了藏着好玩是吧?啊?」

「所以我说啊,你还是乖乖唱我给你谱的曲吧。」

 

打打闹闹的日子突兀的画下了休止符。

在熟悉的巷口告别苏沐秋推开家们的叶修看见父母与叶秋拿着行李等在那边,说着叶修拒绝去理解与接受的话。

 

 

连着几天没在学校见到叶修,精准定时骚扰的QQ也静的出奇。苏沐秋皱着眉头去叶修班上打听才得知了对方突然间办了休学的事情。

 

机械性的道谢、上课、然后返家看着灰色头像的QQ内心五味杂陈。没有意识到自己就这麽盯着电脑直到了深夜。

 

细微的通知音让苏沐秋皱了皱眉,揉着额角思考自己什麽时候趴在桌前睡着了,目光瞥见闪烁的视窗让还有些迷糊的人瞬间就清醒了。

 

一叶之秋:哎呦累死我了苏大大求安慰。

秋木苏:叶修!!!!你搞毛阿!!!

秋木苏:说休学就休学没半句话算什麽!!!

一叶之秋:哎、我也很憋屈好吗。

一叶之秋:那天刚回家就说什麽因为调差要出国,行李都收拾好了直接去机场。

一叶之秋:直接被叶秋架着我想跑都没法跑,十几个小时的航班然后整理行李房间到现在才有网路我容易吗我。

秋木苏:......

一叶之秋:苏大大啊,算算时差你还不睡?明天打算顶着熊猫眼去学校?

 

我以为你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坐在电脑前的苏沐秋觉得有什麽梗在喉头的东西化了开来。

 

秋木苏:知道你没死透我就可以睡了。

 

 

 

舞台的正中央,苏沐秋在忙进忙出的工作人员之中踩的步伐计算着走位,看着被搬到台上的琴微微一笑,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戳开对话框。

 

维也纳的风景不错。

 

 

一叶之秋:苏沐秋你搞什麽!!!

秋木苏:收到啦?很好。

一叶之秋:你把明天的演唱会的票寄给一个远在维也纳的人有什麽毛病!!我是能去吗!!!?

秋木苏:不管,你自己想办法。

一叶之秋:能不能别花这种冤枉邮费!!

 

无视于叶修的抗议,正式出道为歌手的苏沐秋雷打不动的每场演唱会都寄门票给叶修。

远在异国的人从最开始的抗议到后来只是甩张照片示意说自己收到了,然后买下那个人的每一张专辑每一场演唱会录像。

 

 

演唱会站在舞台上的苏沐秋看着依然空无一人的座位苦笑,都到了这麽近的距离却还是错过,到底是什麽样的运气。毕业之后以创作才子的身份出道的苏沐秋很快的走红,靠着多变得嗓音掳获了许多的忠实粉丝,并在数年后开始了巡回演唱的壮举。

结束了在维也纳的巡回来到了机场,看着手机上姗姗来迟的一句「抱歉」无奈。

 

谁能想到就这麽刚好,他来到维也纳巡回的同时,那个人离开了维也纳去演奏。

 

 

叶修站在自家门口,拿着那张显然是苏沐秋亲自投递到信箱中的门票叹息。

放下行李、褪去风衣在沙发上坐下发了一会儿的呆。

 

苏沐秋在巡回演唱开始之前就告诉了他所有行程,耳提面命的提醒着他维也纳的演唱。

谁能想到最终还是没能见上。

 

 

叶修木着一张表情把设计精美的门票和苏沐秋其他巡回场次的门票一起收拢,在和历年来所收到的所有门票一起收在男人的专辑旁。

 

那家伙在台上肯定很气死了吧。

都怪叶秋那家伙擅自给他安排了公益演奏会。

 

抬手扒松被发胶固定住的浏海,缕缕的黑发闯入视野之中。

眼前一整个柜子里头收的都是男人的创作、报导、和从来没落下任何一场的演唱会门票。

并排放在旁边的是这些年来自己谱的琴谱、和约定好要给他的曲子。

 

看着屋里和钢琴并排放着,苏沐秋出道后给他寄来的吉他攒紧了拳头。

 

 

 

「真是吃错药了。」

站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叶修混在各种年龄的女性之中叹息。

顺从自己突来的冲动打开电脑订了机票,在花上一倍的时间与金钱去收购最后一场巡回的摇滚区门票。

 

他没有知会苏沐秋,就这麽只身来到了演唱会的地点。

他们相处了三年的这个城市。

 

看着周遭挂满了苏沐秋那张欺骗世人容貌的宣传,叶修跟着人群进了会场。

第一次来到这种场合有点新鲜的到处观察,最后将视线停在台上搁着的琴上。

 

「Su 的每一场演唱会都会像那样放上一架琴,但是从来没有奏者碰过。」

 

听见身边座位的女粉丝对着同伴说,叶修微微垂下眼睛。一个人突兀的在激动兴奋的粉丝中等待着开场。

 

很快的灯光暗下,前奏响起。

在粉丝们的欢呼中,男人穿着经过设计的白色打歌服步入舞台。类军装设计的排扣,金色的肩章和单肩的披风随着动作摇曳,剪裁贴身的裤子和马靴修饰着那双比例完美的长腿。

 

看着在台上带着笑容踩着舞步的男人,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不轻不重的笑意很快的被淹没在欢呼之中。

 

在沸腾的氛围中,安静带着笑意的凝视是那麽的独树一格。很快的就看见台上的人带着一丝错愕的在短暂休息后紧接着响起前奏中停下了动作。

 

下一首乐曲进入了主旋律,始终没有动作的苏沐秋在粉丝的疑惑中扯起了笑容。

和以往演唱会以及其他公开场合上看见的成熟笑容不同,带着点恶作剧意味的笑容让男人看起来象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粉丝们尖叫欢腾的看着偶像从舞台上跳下,朝着某个座位直线走去。

 

「放了我无数次鸽子的大钢琴家。」

「有没有兴趣来场即兴演奏?」

 

专属的琴给你架着呢。    

叶修听见苏沐秋这么说。

 

「择日不如撞日?」

「那就滚上台,混蛋。」

 

巡回演唱的最终场,一直无人使用的琴迎来了奏者。

苏沐秋每一首歌曲的旋律,不论是旧曲抑或是还没公开的叶修都了然于心。

男人完全放任他去决定曲子的态度让搭在琴键上的手起了一丝玩心随着心意调整着节奏,与平常不同的旋律让苏沐秋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演奏席的人。

 

较劲似的、跟着被钢琴家主导的变奏旋律去重新诠释自己曾的每一首歌曲。

 

 

安可曲之前的间隙,褪不去的兴奋让两人脸上都带着点潮红,苏沐秋紧紧搂着叶修将人压在更衣室的门板上。

 

「混蛋,早叫你要空出时间来。」

听出对方在抗议维也纳的那场巡演,叶修耸了耸肩表示是不可抗力。

「所以带着你的新曲亲自来给你道歉了啊。」

「距离安可曲还有几分钟,来得及背歌词吗苏大大?」

 

苏沐秋一愣,随即笑了开来。

 

「那有什麽问题。」

 

 

 

 

 

 

 

 

 

 


评论(7)
热度(117)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