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珵翛

【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三次元絕讚修羅,隨時失蹤

【巳】【伞修】Hunt Beauty

游戏规则

 @墨雪竹声  点的童话


猎人伞 x 野兽叶 (?)


-----------------------------------------------------------------

 

 

城鎮的外的古城出現了危險的野獸。

 

類似的流言四處流竄著,有人說著野獸獵捕的動作多麼地迅速,有人說著野獸進食多的麼殘忍。

也有人說著有着黑色鳞片的野兽是惡魔的使徒、得獻上生贊來換取和平。

 

對於這類型的流言年輕的獵人嗤之以鼻,在自己興趣下打造出來的工坊打磨著自動連弩的箭矢。試了試箭尖的銳利度,瞇著眼睛瞄準工坊外頭談論著要從城裡選出祭品的市民。

雖然無稽,但誰都不能保證在人心惶惶的狀況下城主會不會為了安撫民心真的選出無辜的人送去那個流言之地。

 

而要是真的演變成那種狀況,沒有任何家人依靠、沒有任何背景的他和妹妹肯定會是眾矢之的。

 

「哥哥?」看着苏沐秋迟迟没有放下手中的连弩,待在一旁的苏沐橙疑惑的出声。

「最近尽量别出门。」收起手中的武器,苏沐秋拿起了随身的匕首打磨。

「你又操心了,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手。」苏沐橙笑着晃了晃手中磨好的的飞刀。「普通的野兽伤不到我的。」

 

但是人类会。

 

苏沐秋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又一次要求妹妹留在屋里尽量不要出门。对於兄长的要求苏沐橙虽然疑惑,但在那凝重的表情之下还是选择了顺从。

 

 

「你打算怎麽办?」坐在镇长的办公桌上,苏沐秋问着站在窗边的老友。

「还能怎麽办。」陶轩无奈的苦笑,看着出来立场为难。「为了个根本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传言牺牲掉可能会成为我们城里最优秀的猎人之一的苗子?」

「可你拦的住因为恐惧而失控的人民吗?」

「......」

「我可以去探探,有机会的话顺手处理掉。」苏沐秋平静的说。「相对的。」

「我不让镇民动你妹妹。」

 

夕阳西下昏暗的房内,被垄罩在阴影中的猎人眼神凛冽。

 

 

披着斗篷在夜晚的森林里前进,这条兽径是他带着苏沐橙狩猎时常走的道路。从怀里摸出罗盘确认着方位,距离目标的古城还有好一段距离。评估了一会儿苏沐秋果断的攀上了树,在树枝间隙中倚靠着主干闭眼小憩。

 

古城的大门被推开是数天後的黄昏,苏沐秋握紧手中的连弩警戒的在舀无人迹的城内探索。

很多地方都覆上了灰尘,显然使用人已经离开了好一段时间。没有半点人气的空城并没有让猎人放下警戒,但城内却又不像是有野兽占据的样子。带着满腹的疑惑,在大厅周边探索过一圈的苏沐秋将视线望向了二楼。

 

刚踏上古城二阶铺满走道的红色地毯,感叹着不必要的豪奢随意的捡了个方向前进。在靠近廊道尽头的房门外猎人攒着武器的手指紧了几分。

 

与人类不同、却也与野兽相异的平稳的呼吸声。

 

握住门把的手小心谨慎的在不发出声响的状况下将密闭的空间打开一道缺口,琥珀色的眼睛透过那窄小的视野搜寻着房内的目标。

 

猎人的眼睛紧盯着被豪奢的沙发椅背遮挡住的范围,迟疑着是否闯入了断那部知道是否如传闻中残暴的野兽时,低沉沙哑的嗓音平静的朝他投了过来。

 

「不是说了别管我吗。」

 

没有得到回应的生物支起身子,苏沐秋紧盯着房内的瞳孔微微瞠大。

跟传闻中的残暴野兽虽有出入、但也有与传闻中符合的部份。

和一般成年男性差不多的身长,在衣物之外的肌肤被纯黑色、硬质的鳞片给覆盖住,在屋子内的灯光下微微的发亮。

 

那副模样虽然震撼、但是比起『野兽』这个称谓———

 

「你是谁。」

那生物眯着金色的眼睛透过那微微开着的门缝、直直的看向浑身紧绷的苏沐秋。

 

 

 

「所以,我被你们镇上的人传闻成残暴的野兽,还准备要拿活祭品来求和,所以你自荐要来杀了我———」

「对吧?」

 

在实际感受到对方强大的压迫感并发现对方具有沟通能力之後,苏沐秋立刻就打消了直接硬碰硬的念头。避重就轻的用那些夸大不实的传闻说明自己的来意,並以好奇为名包裹自己所抱持的杀意。

 

显然有着易於常人外表的生物并不信他的这套说词,很快的从中提取到了他所需要的部份。

苏沐秋对於对方调侃般的询问不做任何回应,紧握着连弩的手指没有一丝放松。见他这副警戒的样子那生物无趣的耸了耸肩。

 

「你到底是什麽?」

「你们城镇传闻中的残暴野兽和你眼中似人非人的不明生物,你喜欢哪个?」

黑色的生物观察了一会苏沐秋不怎麽好的脸色,慵懒的笑了笑。

「猎人、太盲信自己的技术总有一天会害死你。」

「就这麽一头扎进不知道真实与否的传言中,要是碰上的不是我早就被大卸八块进了那些东西的肚子里了。」

 

「所以你曾经是人类。」猎人看着眼前姿态慵懒的生物,笃定的开口。

「现在也是。」

 

不知为何失去了人类外表的人看着苏沐秋突然松懈下来,紧接着就要往外离开。

「既然弄清楚你不是什麽野兽,那就没什麽事了。抱歉擅闯了你的城,我这就离开。」

 

「慢着。」

不久前感受过的压迫感在次垄罩,苏沐秋僵硬的看着眼前的『人』从沙发上站起身子。

「我说你可以走了吗?」

 

被半强迫的留下,苏沐秋不情愿的在对方的带领下来到客房。斜倚在客房门口的人看着猎人在床沿坐下,显然没有打算离开。

 

「你叫什麽名字。」不情不愿的互瞪了一会後,猎人开口询问。

「叶修。」

 

 

 

「强硬的把我留下到底有什麽意义。」

「我又不会吃了你,耽误个几天陪我聊几句对你也没什麽影响吧。」

「我可以回去跟镇里报告完在回来。」

「你觉得他们会信你?还是直接带着军队过来?」叶修哼笑了声。「人类对於和自己不同的生物,没有你想像中的那麽宽容。」

「尤其在知道威胁性比想像中还低的时候。」

「......」回想起出发前镇民看向他的表情,苏沐秋无法反驳。「你就不打算寻找变回人类的方法吗?」

「我有这个需求吗?」那人一边站起一边说着。  

「这个样子有很多不方便吧。」

「你让我顶着这副模样出去?」金色的眼眸带着一点笑意看向猎人。「是有满多不便,但也不到活不下去的地步。」

 

 

「你怎麽变成这样子的?」

「这问题对你而言很重要吗?」叶修坐在餐桌边,等着经过一天下来对他的饮食忍无可忍的苏沐秋借了厨房弄出来的晚餐送到桌上。

「总是有个原因的吧,弄清楚了也好去找解决的办法。」

「想杀我的猎人现在打算帮我?」

「我只是想排除我妹妹也碰上的可能性。」

「你妹妹也是猎人?」

「嗯。」

话题中心一下从对方变成了自己和妹妹,苏沐秋知道没法从叶修口中问出什麽了。虽然还担心着城镇里的状况,但若是眼前的人不打算放他离开,硬闯的成功率也不晓得有几层。

想到这,猎人的脸色沉了沉。

 

 

隔天,叶修问苏沐秋要他带在身上的连弩。

「你拿我的武器要干什麽。」相处了两天大致上摸透叶修性格的苏沐秋知道对方不会做些害他的事,但是身为猎人的本能让他抗拒交出护身的武器。

「我看有些地方还能在改改,反正闲着就替你改下吧。」

「你会改造武器?」

「一个人待着没事做,打发时间正好。」看着猎人瞬间亮起的眼睛觉得有趣,原本警戒的浑身都是刺的家伙瞬间彻掉了戒备,还反过来催促他想知道自己的武器究竟还能怎麽做改造。

 

带着苏沐秋到自己的工作间,好笑的看着对方绕来绕去的拿着他改到一半的武器惊叹。

「行阿你手艺不错,都能开工坊了。」

「那也得有人敢找我才行。」

「为什麽不敢,接个活不露脸也能接。」

「那麽、可喜可贺的第一为客人,就特别的免费吧。」

「你都把我扣这两天了还想跟我收什麽费来着。」

「房租。」

「......」

 

 

处理好苏沐秋的自动连弩,叶修就把苏沐秋推出了古城。

「行了你回去吧。」

「啊?」

「不是赶着回去给你们镇上报平安吗?回去吧。」

「所以你莫名其妙把我扣住的原因到底是什麽?」

「大概是因为太无聊了吧。」

 

听着那人平淡的叙述,苏沐秋突然有种想痛揍对方一顿的冲动。

但是他已经被耽误了两天了,从这里赶回镇上也还需要一段时间。心系家人的猎人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离去,叶修的声音悠悠的从後方传来。

 

「让你妹妹没事别碰来路不明的宝石啊。」

 

 

 

走在回程的路上,苏沐秋不禁细思起这两天内叶修的种种举动。淡然无波的金色眼眸和对於人类所抱持的强烈不信感,行为举止却又与之相反的强留下他。

 

他变成这副模样多久了?

这麽独自一人居住在古城里又过了多久?

 

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的苏沐秋回头看向古城的方向,搭在武器上头的手指下意识的抚摸着被改动过的部件。

明明才相处了两天,也没有做什麽太深入的交流。

就是忍不住的在意起那个对於自身状况不当一回事的人。

 

初对面的那一句充满无奈的『不是说了别管我吗?』,说明着还是有人在关心他、并试图解决问题的。

 

就这麽看着古城好一会,苏沐秋摇摇头把那双眼睛从脑海里去除。

等镇上安稳点後回头再来趟吧。

 

 

 

才起步走了一段距离,猎人靠着敏锐的五感察觉到远方有东西朝着他的方向过来。倾听了一会後辨认出是人声後苏沐秋脸色凝重的朝着那方向赶去。

 

「放开我妹妹。」拦在大批镇民前方,他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看着被压在後方的妹妹,苏沐秋冷着一张脸用连弩对准站在最前方的人。

 

「原来我们的猎人还活着啊?大伙都以为你被那野兽给吃了准备拿你妹妹当祭品去平息被你激怒野兽的怒火,让你们兄妹团聚呢。」

「......放开我妹妹。」

「既然你在这里游荡,代表你根本没有去完成你和镇长的约定吧。」领头的人一脸戏谑,摆出一副是苏沐秋贪生怕死的模样让猎人一阵来气。

「他没有威胁。」

「就凭你这单薄的一句话,没有任何证据你要全镇的人民怎麽信任?」

「而且,你又要怎麽保证那野兽不是刻意放走你要尾随你到镇上大开杀戒呢?」

 

看着压住苏沐橙的人将短刀抵再那白皙的喉口,无声的威胁让苏沐秋不得不放下连弩。

 

「不过你们兄妹俩都是美人,那野兽也会满意的吧。」领头的人捏着被压制住的苏沐秋下颚。「就是拿来当祭品浪费了。」

 

苏沐秋朝着那人脸上啐了口唾沫,然後被愤怒的男人一拳打倒在地。

脸上带伤的猎人挑衅的回望。

 

「与其成为你们这种人渣的玩物,我还宁愿去当野兽的保母。」

 

 

 

 

「我就说人类不值得信任吧。」站在城门前看着被压制住的苏沐秋,叶修这麽说着。「你还打算让我在这种世道里出门?」

「我现在看清楚人性了。」

 

「那麽,你们一大群人拿着火把压着人跑到我家门口,安什麽心啊?」

 

趁着镇民们注意力都放在叶修身上时,苏沐秋撞开压制住自己和苏沐橙的人,让苏沐橙朝着叶修的方向跑去。

叶修在苏沐橙与他擦身的瞬间低声的告知屋里武器摆放的位置,金色的兽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在次被压制在地的苏沐秋喀出鲜血的额角。

 

「你们还想弄伤我的祭品到什麽程度。」

 

突然压低的威吓嗓音和强烈的杀气覆盖住在场所有的人,就连经常在生死边缘与野兽打交道的苏沐秋都忍不住的发颤,平时只待在镇上做生意的镇民哪禁得住这种压迫顿时就松开了对苏沐秋的压制。

 

「过来,猎人。」

苏沐秋艰难的自地上爬起走向叶修,覆盖着鳞片的爪子不废吹灰之力就除去了捆住猎人双手的绳索。

 

「我收下祭品了,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踏入我的领地。」

「我不介意偶尔血洗一次城池。」

 

 

苏沐秋坐在自己才离开不到一天的房间里让苏沐橙替他处理身上的伤口,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靠在门边的人。

「为什麽救我们。」

「因为比起他们,我更像个人。」

 

 

 

既然叶修都当着镇民的面说收下他们兄妹俩做『祭品』,苏沐秋也就不客气的带着妹妹在这城里长住了下来。偶尔在打猎的时候发现害怕他们兄妹俩报复的镇民在古城附近徘徊,苏沐秋总会拿起手中的连弩进行威吓。

 

从叶修手中接过他向镇民要回来的连弩的时候苏沐秋简直想找个洞钻了。

才从人家手上接过不到一天就差点拱手送人,想想就觉得呕气。

 

 

「所以叶修你到底怎麽会变成这样子的。」在叶修出面保下他们兄妹俩後,苏沐橙对他可是近乎全盘信任。渐渐的就开始替叶修着急,时不时的就捉着人质问。

「你们兄妹俩到底为什麽对这问题这麽上心?」

「是你太不上心了。」刚从外头提着猎物回来的苏沐秋冷冷的堵了一句。

「不管你是因为出不去,还是单纯的不想出去。」猎人把手中的猎物递给妹妹,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叶修。「我们可以替你找解决的办法。」

「为什麽?就因为我救了你们?」叶修嗤笑。「这麽急着两清?」

 

 

为什麽?

苏沐秋也时常这麽反问自己。

大概是因為喜歡上了吧。

 

即使對人類失望透頂卻還是對他們兄妹溫柔以待。

 

「因為我很好奇你原本的模樣。」

蘇沐秋這麼回答,但他從葉修的那對獸眼中知道,失去原本姿態的男人根本不信這套說詞。

 

獵人知道野獸肯定有察覺到什麼,他不点破、那他也就这麽装傻下去。

偶尔拉着对方在古城中庭比试、或是一同挤在工作室中打磨武器。原本对他们兄妹俩保持着一段距离的男人一反最初的冷淡,不知不觉就与猎人近乎形影不离。

 

 

「喂老叶你还活着吗!我们找到解咒的办法了!」

几个月後突然有个人踢开了古城正门闯了进来,以为是镇民闯入的猎人兄妹立刻朝着声源攻击。

几把飞刀和箭羽擦着来人脖颈四肢钉在门板之上,原本的嚷嚷瞬间成了惨叫。

「靠怎麽回事老叶你不会被干掉了吗!?活着的话吱个声啊!!」

「闭嘴、点心。」古城的主人嫌弃的回应,然後才转向一脸戒备的苏家兄妹。「没事,自己人。」

 

「你刚才说...解咒的办法?」

「兄弟你够狠,每箭都擦着脑袋颈子过去。」跌坐在地上的方锐拍了拍衣摆爬了起来,先是向苏沐秋抗议後才转向叶修。「哇你这副模样真是每次看每次震撼。」

 

叶修挑了挑眉,拍了下苏沐秋的肩膀。

「你不是问我怎麽变成这副模样吗?罪魁祸首就在你眼前了。」

 

原来叶修是大陆上一冒险团的团长,在一次的探索中队上的盗贼方锐顺手摸走了某个法师的宝物。震怒的法师也不追查,直接针对着最大的目标降下了诅咒。

突如其来变了副模样的叶修在震惊过後很快的察觉到问题,在团内一致的决议下方锐被打包丢了出去寻找法师归还宝物并寻求解决的方式。知道自己不能以这副模样行走的叶修联系了双生胞弟并多次拒绝叶秋要帮忙的意愿独自来到家族修筑在人烟稀少之地的古城暂住,只是没料到抵达时的身影被附近的镇民误认为野兽闹出了这麽大一出的闹剧。

 

「所以你可以变回去了?恭喜你啊。」

苏沐秋笑着对叶修说,然後平静的邀请方锐住下休息一晚,就转身进厨房打理众人的晚餐。

 

晚餐过後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躲回房里的苏沐秋陷入了自我厌恶。

明明他也希望能够解决掉叶修身上的问题,但是当解决的方法摆在眼前时他却又抗拒了起来。

 

因为叶修是那副模样,所以他不能外出,只能待在城里等他自外边狩猎归来。

叶修恢复了人身之後,自然就不会继续留在这座古城里。

他在外边有着其他的夥伴、有着家人。

 

而他却因为叶修身上的诅咒即将消失觉得不能够在继续独占男人而失落。

 

「果然人类是最不能够信任的生物啊...」

「但我觉得你们值得信任。」陌生的嗓音推开房门,苏沐秋看着关上门走向他的陌生青年发愣。「怎麽,认不出来了?」

「......叶修?」

「嗯。」

 

视线近乎贪婪的扫视着男人,苏沐秋笑着开口。

 

「你这外表可真跟那嘲讽的个性不搭。」

「你不也空有一副好皮囊骨子里黑到不行吗?」

 

习惯性的嘲了回去,叶修在苏沐秋身边坐下。

 

「你接下来有什麽打算?」

「什麽?」

「你跟沐橙不可能回镇上了,如果想在这长住也没什麽问题。」

「......」

「或者,你要跟我来?」叶修一直在观察苏沐秋的表情,看见猎人闻言一亮的眼睛後勾起了唇角。「我还缺个副团长。」

 

「只缺副团长?」苏沐秋笑问。

「我能做的不只是副团长。」

 

黑发的青年看着猎人眼底的光芒,从他第一次看到猎人对於研制武器表现出兴趣时的眼神就知道自己会深陷其中,所以才在那刻毫不犹豫的将人推出城外。

後来的日子里男人不加掩饰的对他投注倾进各式各样情感的视线後,青年很乾脆的举旗投降放任自己溺毙在那双琥珀色的眼瞳之中。

 

他不知道那时男人顾忌着什麽沉默,但他想用自己原本的姿态给予回应。

 

现在,青年笑着勾住猎人的颈子。

「还缺个男朋友。」


评论(7)
热度(137)

© 蘭珵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