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酉】【伞修】Aemulus

游戏规则

 @石更口羅✧✧  的互怼特工(?)


---------------------------------------------------------------


不慌不忙的转身避过朝自己扑来的人,手上动作与闲散的表情反,十分利落的卸掉了有可能会威胁到自身的武器。黑色的枪口在手中打了个旋,对准原本的持有者迸发出火光,让威胁彻底的降低成零。

 

解决掉从后方包抄的追兵后,男人转身看向另一个方向。

原本包裹在风衣中的长腿在空中划出富有力道的弧度,紧接着响起的闷声让男人肯定承接下这一腿的人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再站起来。

 

解决完自己这边危机的叶修无聊的拆解着手中的自动手枪将零件扔了一地,观察着眼前这个被他引来的追兵卷入的男人思索着自己的后援团队里头究竟有没有这么个人。

 

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对面那人也解决掉周围的守备把视线转了回来。

漂亮的眸子里头带着冷漠与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瞪了叶修一会之后那人把视线停在地上的人身上。

 

「你们部门这麽寒酸只配一把刀给你?」

「现场什麽顺手就拿什麽,反正就算空手我也有本事掀翻对面。」

「就算对手有枪?」

「抢过来就行。」叶修笑着晃了晃手中只剩下骨架的枪枝,随手的扔在脚边。「还解决了弹药问题。」

 

男人多看了叶修一眼,迅速的转身离去。风衣的一角自转角消失後,停留在原地的叶修笑了声,在耳机传来的催促声里离开现场。

 

坐在总部专属於自己办公室的叶修敲打着桌上的电脑,拿着任务资料进来的叶秋诧异的多看了平时总不安声待在座位上的兄长调侃了几句。

 

「怎麽,转性了想认真向上打拼?」

「葉秋,記得上次任務最後遇到的那个人吗?」

「嗯。」

「我骇进了各国的资料库里都找不到。」

「......你要是平时工作有这麽效率就行了。」没好气的把手中属於自己业务的资料搁在桌上,叶秋挤开自家兄长夺过电脑退出了把该国的国安防火墙视如草芥的骇客介面。「你抽什麽风,那种时候出现在那里又不阻止你的人怎麽可能会是该国人。」

「啊。」难得糊涂一次的叶修恍然大悟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估计你扔给我的那些报告绕晕我了。」

「那本来就该是你写的好吗。」叶秋无情的将责任推了回去,动作熟练的在桌面上调出方才拿来的任务资料。

「我一个任务才刚回来不到两天就急着把我扔出去?」

「反正你也没什麽伤,两天够你休息了。」

「与其放你在总部里胡闹,不如去任务目标那里大闹来的符合经济效益。」

「当心我去举发压榨劳工啊。」

「你觉得有人会理你吗?」

 

数年之後,站在R国旅店窗边抽着烟的叶修看着外头的夜景,在心里回想着这次的任务内容。从该国内部传出消息,超越现今演算技术的人工智能开发已有雏型。虽目前上无法证实该消息的可信度究竟是多少,但就叶秋查来的情报已经有几个国家收到了询问购买意向的消息。

 

若是真的能够开发成功,不可能会轻易的售出这种能让他国富强的资源。

但若仅是个假消息,则不可能会有这种商卖的迹象。

 

很显然的,确实有开发在进行。

查证、并确认有无销毁的可能性便是这次叶修被指派的任务。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捻熄手中的菸草关上了窗子。

「就知道找麻烦差事给我。」

 

大致至上的开发地点已经经由叶秋所领头的情报部门开选,却无法准确的锁定位置。需要探查的地点有三,後勤部门尽职的弄到了周遭地图与警备规律交给身处现场的叶修。

 

「我说叶秋啊。」

蹲在其中一栋建筑外墙上的叶修无奈的对着对讲机说道。

「你们怎麽资料给一半啊。」

 

该有的都有,唯独缺了内部建筑的格局图。

第一次在资讯不完整的状况下值勤的叶修虽然没多麽在意,但总忍不住要损一下自家兄弟。

 

“对你来说好像没差吧,没事乱闯任务范围外警戒区的一叶之秋。”

「话不能这样说啊,要是因为缺乏资讯而战损太划不来了。」

“那你就不要坚持只带把小刀出门!!”

「我走了啊。」

 

翻身跃入警戒范围的叶修褪去一身的慵懒,灵巧的像是只伺机猎补的黑豹。

躲开按照固定频率移动的探照灯,一身黑衣的男人轻易的贴到了墙边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乾燥的唇。

 

人太少了。

 

隶属於国家的研发组织、甚至是军事组织的戒备不可能只有正门口的守卫。轻易的翻近内部却发现巡守的仅有寥寥数人的叶修内心的警戒不减反增。

 

轻易的入侵到了建筑内部,耳机那头传来叶秋让他小心别遮蔽到了身上内衣物内藏的镜头。

寂静、毫无人气的走道中仅有标示紧急通路的指标提供微弱的光源。

 

这跟预料中的差异太大。

看来实际研究的位置并不是这里。

 

即使内心已经有了盘算,仍然决定进行探索寻找有无可用的线索的叶修开启了夜视镜的功能,然後吹了声口哨。

 

还好刚才没有直接迈步上前。

 

透过改装过得夜视镜功能,设置在内部的红外线警戒一览无遗。

黑色的特工抚着下巴看着那极度密集的光束有些困扰。

要闯的话不是过不去,但就算以他的身手来闯也还是有些悬。

 

男人的犹豫不过短短几秒,在目测过後果断的脱下了身上经过防弹处理的外衣仅留下了丝毫没有防御效果的黑色贴身衬衣。用手甸了甸原本别在腰间的短兵器後塞进包裹处长腿的军靴之中。

 

扒了扒自己柔软的、偶尔随着动作晃动的黑发,男人评估了一下手边能构到的材料果断放弃了对它做些什麽的打算。

 

「我总算知道为什麽其他人老是要梳油头出任务了。」

 

无视耳机理传来叶秋那『早让你照做。』的碎念,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几年前任务途中见到的浅色身影。

 

那人好像也没特意整理过头发啊。

 

用掌心拍了拍脸颊,全神贯注的走向了被保全严密垄罩的走廊。打起十二万分专注的叶修将自己的呼吸频率降到最低,让身体保持在近乎静止的状态,小心翼翼的在肉眼无法看见的光线中穿梭。

 

花了比想像中多了一倍以上的时间抵达主控室,锁上了门的叶修才堪堪松下紧绷的身体。

在这个地方警备松散的不可思议的地方,保全的措施却做的比所有叶修造访过的机密设施严谨上不知数倍。

 

「设计出这种保全的家伙肯定是同业...太精了。」揉了揉有些僵硬酸疼的肩膀,叶修拉开椅子做下双手开始在键盘上敲打试图关闭掉建筑物内部的保全设置。

 

不太意外的,被上了多层的安全锁。

 

本来挺自信自己骇客技术的叶修在大约开始近破解过後约五分钟左右发觉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解开这层层的保全设置,在权衡过後果断的放弃解除保全转向从资料库内寻找对他的任务来说有用的资料。

 

待在另一处的设计者察觉到了系统被侵入的迹象,搁下自己正在撰写的程式编辑冷哼了声。停留在键盘上的手指快速的移动、改写。

 

在一片黑暗之中只有萤幕映射出来的光线打亮了侵入者的表情,黑发的男人面色凝重的看着片段的资料。人工智能『千机』,虽然上在研发阶段,单是仅仅是侧是运行就轻易的揪出了此研发建筑安全网上的漏洞,并在通知程式制造者的当下完善了该处的漏缺。

 

制造者在回报研究进度的时候因此得到了更大量的资源和优渥的设备,因以移转至他处进行後续的研究。

 

「所以这里才会没有人看守...因为就算是各国最顶尖的特工也未必有能耐能到达最深处。」

叶修下意识的呢喃着,耳机里头传来叶秋的警告。

 

看来刚才是突破解保全的举动惊动到了设计者,不能在待了。

不过也不能算是全然没有收获,虽然仍然没有办法确认这个人工智能在完成之後究竟有多少能耐。但是,放任这样继续开发下去,哪天演变成能够成为爆发下一次世界大战的契机都不为过。

 

必须得拿到研究资料。

 

叶修放下了没能阅读完的报告资料,决定在外头朝着内部涌入的警备找到他之前脱身。

然而却怎麽也没有料想到,才刚踏出主控室,就触发了不该被惊动的警报与保全给袭击。

 

错愕的重新启动夜视镜,方才他经过这里的时候可没有这麽细密的保全。

看来对面的设计者也不容小觑啊。

 

既然都被发现了,那也没有必要藏了。

从长靴里头抽出惯用的小刀,叶修直接朝着自己潜入的方向拔足。

 

花了好一段时间甩开警备,回到旅店的叶修锁上门直接躺平在房间地板上。

「叶秋。」

“怎麽?”

「剩下的那几个地方中,哪一个的设备最好?把资料调给我。」

「越快越好。」

 

虽然在前一次潜入所看到的『千机』资料让叶修难得的起了危机感,但与此同时升起的,还有另一股的竞争意识。

他已经很久没有碰上这麽棘手的任务,和能与他一拼的对象了。

 

在等待总部回传的资料的时候,叶修从稀少的行李中拿出了磨刀石,仔细的打磨着手中唯一的一把武器。

不知怎麽的,又想起了之前男人带着嫌弃表情的那句『你们部门这麽寒酸只配一把刀给你?』

 

折了枝花瓶内的植物试刀的叶修勾起嘴角。

「就算只有一把刀,我也能闯。」

 

“你真的不多带些东西?”耳机中的嗓音隐隐有爆发的迹象。

「我已经比以前多带了。」

“除了小刀之外你就多带了一个烟雾弹,并没有比较好好吗?”

「轻装上阵才有效率啊。」叶修忍住想要扒松被固定住的头发的冲动,靠着军事研究所的外墙设想着如果是以他的角度来设置保全,会覆盖在哪些地方。

 

显然上一次他的入侵让所有人都加强了戒备,在外头观察了好一会的叶修无奈的发现他好似就只能选择那些他绝对会重点铺下保全火力的地方潜入。

 

「啧。」

 

正烦恼着该用什麽方法不触发警报入侵,藏身在死角内的人就看见了巡守的警备绕向了他的方向。

 

按照稳定频率徘徊的守备与迎面而来的同仁交错而过,目不斜视的握着手中的枪械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在帽沿底下的眼睛黑的发亮,安分的依着既有的频率来回走了几趟。才在与其他手臂擦身而过的瞬间闪进了研究所内。

 

亏得他方才放倒的那人似乎位阶不低,身上带着可以通行的门禁卡才能从正面进入不受怀疑。四处观看了一下果然不会在墙面上留下楼层平面图一类的公告,黑发的特工脚步稳定,在与研究所内的人擦身时稍稍的点头示意。

 

佯装巡守的将研究所一楼的路线绕了个遍,在心中构筑好图面後男人拐进了逃生阶梯。他无法确定进行研究的主控间会在高层还是地下,深呼吸了几口之後决定依靠自己的直觉,向下层走。

 

当男人下到地下二层的时候,整层都不自然的没有人烟。

男人知道自己赌对了,也肯定暴露了。

叶修脱下身上硬挺的、让自己憋的荒的衣物。原本被梳的服贴的发也在帽子摘下的时候被弄乱了几分,拨开遮挡住视线的几缕黑发,没有犹豫的跨步向前。

 

对『千机』所补强过的保全如此自信的开发者,就算知道有人侵入了也不触发警报。而是不慌不忙的改写内部保全构造让叶修在逃离的时候被阴了一把,这种自信家肯定不会在自己与『千机』所在的位置设下那麽多重的保全。

 

已经做好了要面对难缠对手的心里准备的叶修,猝不及防的撞上了一直留在他心底的那道身影。

 

浅发的男人坐在椅上,背後的萤幕投映出与他面容极为相似的少女。

两双琥珀色的眼睛一同盯着黑发的不速之客。

 

「果然是你啊。」

「你们部门还是这麽寒酸的只配一把刀给你吗?」

「一叶之秋。」

 

叶修看着在他面前起身的男人,攒紧因为兴奋而微颤的手。

 

「你身後的就是『千机』?」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各国闻名,用有近乎与我并列评价的特工秋木苏是个电脑方面的能手的事情我知道。」叶修笑着戳破对方身份。「但我没想到这个能手能开发出这麽可怕的人工智能。」

 

苏沐秋双手抱胸有些有趣的看着眼前一点都没有自己是个入侵者自觉的叶修,看了一眼萤幕上对他巧笑倩兮的女孩後,语气瞬间变得危险。

 

「那麽,你到这来是想要做什麽呢?」

「抢夺?还是销毁?」

「唔...能抢的话当然是抢了比较划算。」叶修偏头做出思考况,顶着苏沐秋的目光在房内来回踱步。「但是我觉得,两者的成功率好像都不怎麽好。」

「嗯哼。」

 

「但是什麽都不做就回去,也不是我的性格。」

 

突如其来的拳脚相向没让苏沐秋的表情松动半分,就连经过训练的人都不见得能顺利避开的刺拳被轻易躲开。

男人还能在你来我往的攻防里开口下令。

「封锁地下二层。」

 

听见了房间落锁的声音,纠缠着限制住男人与自己双手的叶修不慌不忙,甚至有心情回嘲一句。

「还劳烦您替我隔开追兵?真是谢谢了啊。」

「你会後悔自己隔绝掉求援的机会的。」

 

被嘲的男人勾起嘴角,眼里闪过得光芒与多年前见过的冷漠截然不同。

「那也要你有本事,打躺我才成立。」

 

「如你所愿。」

 

 

话说的很满,实行起来却一点都不轻松。

缠斗了好一段时间,极快的节奏与力道让经过严格训练的特工都乱了气息。阵阵的疼痛从腕骨与腿骨反馈至大脑,即使从对方的动作中判读到了下一击会从何而来却也只能堪堪的做到格档的动作。

 

让手臂发麻的疼痛和在男人俐落动作划出的破空声让叶修不可抑制的兴奋,高强度的近身扭打中叶修能清楚的看见苏沐秋身上配有枪枝,但他却同他一起近身搏击。

 

果然是自信家。

 

「『千机』的形象,是你妹妹?」

逮着又一次贴的极近的僵持,叶修直盯着苏沐秋的双眼问。

叶修在最初听见秋木苏名号的时候就好奇的调查过,也因此得知了他一直想知道的那个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一事。自然也知道对方因为过去的服役的国家没能做好资料的保护导致他的血亲被屠杀殆尽报复一事。

 

在叶修烦恼着着怎麽把人拐进自家团队的同时也困扰着这个自从事件之後就脱离国家从属在各国流窜的天才极度的难以联系。

 

「是又怎样。」

男人的嗓音平静无比,坦荡的承认。

「那你知道有人在打她的主意吗。」

叶修观察着苏沐秋的表情,继续说道。

「你不也是打『千机』主意的其中一个吗?」

「唔,确实。」

 

黑发的特工卸了手上的劲道,向後退了两步。

 

「不干了不干了,再跟你玩下去真等着被瓮中捉鳖了。」揉着自己发疼的手腕,男人关掉了正不停传出指示要求他别闹的耳机。

「你不是会害怕这点兵力的人。」

「外头的那些我是不怕。」被手套裹住的手指指向了天花板。「但如果你跟你後头的妹子加进来的话,那就有点头疼了。」

 

「我的任务只是查证、并且确认你妹妹有没有销毁的必要。」

苏沐秋注意到叶修对『千机』的称呼改成了『你妹妹』,而非他最初所用的『人工智能』一词。

 

反正你也不会容许你妹妹被拿去当作商品或是变成下一场世界大战的引爆点。

既然都判定了没有销毁的必要那我干麻这麽累。

 

 

黑色的、姿态有如猎豹的男人就这麽收了手,那没有任何犹疑的信任让苏沐秋短暂的停滞了呼吸。

 

「那麽,苏妹妹你能替我打开锁上的门吗?」

 

萤幕中,『苏沐橙』寻求意见般的看向了苏沐秋,後者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整栋研究楼的电源被切断,仅剩下与『千机』相连的主机与萤幕仍在运转。

叶修看着转过身去背对他的苏沐秋,不太肯定究竟是他指示了『千机』、还是『千机』自我判断下作出了这个基本上会被这个国家认定是在帮助他国间谍的行为。

 

不过现下的状况确实是不能在久呆,叶修也就多看了这麽一眼就潜伏进黑暗中避开纷乱着向下的脚步声。

 

苏沐秋把手搭在键盘上,看着萤幕中显然在关注着叶修脱离的『千机』微微一笑。

多年前他在失去家人的悲痛中疯了似的接着勤务徘徊在各国的机密领地中,藉由高度紧张来让自己忘却。

凑巧一次任务中碰上了那黑色的身影,本来对於他人已经无法在投注多少心思的男人并不对他多加关注。盘算着藉由对方制造出的骚动引走守备让自己方便行事,但男人显然也是个中高手一点声息都没有。

 

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准备离去的时候,不知怎麽的恰巧和对方选到了同一条逃脱路径。

苏沐秋因此多看了对方两眼,不看还好,一看就发现对方瞧见他後没有一丝迟疑的触发警报试图藉此引起混乱。

 

即将顺利完成任务的男人在这一意外中错愕的被卷入,他不知道男人打的什麽算盘解决完後方追上来的追兵後就停在原地拆装手上夺来的手枪看他放躺敌方。

 

收回长腿站定的苏沐秋莫名的一肚子火。

忍不住朝着对方讥讽。

 

 

 

基本上算是被放走的叶修回到总部後面对的就是不停被退件的任务报告,来来回回的跟自己不怎麽擅长的文书作业纠缠了近乎一个星期才交出了一份勉强能让叶秋满意的东西。

 

叶秋并不满意叶修对於『千机』的处理方式,明确的告知想不被上头追查就给我交出一份能说服我的说法出来。为此,即使不怎麽喜欢搞这些资料的叶修也只能绞尽脑汁组织文字的陈述出他在苏沐秋和『千机』身上所感知道的一切。

 

在他忙着跟文字奋战的时候,R国传出了数名政要被举报兜售国家机密而被撤换定罪,在这足以震惊全世界的消息之下叶修笑了出来。

 

他知道是谁弄出来的事情。

 

 

终於从恼人的文书作业中脱出的男人拖沓着脚步回到自己在外租的公寓,打着呵欠将手中的钥匙插入的时候懒散的眼神瞬间退去。

 

无声无息的推开了被人开了锁的家门,门口摆放着一双不属於自己的男鞋。

视线从玄关口的地上挪开,就对上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向他问候「欢迎回家。」

 

叶修怔愣着看着自家门口的显示频中的『千机』,听见了客厅中有人起身移动的声响。

 

浅发的男人一身轻便的家居服从他家客厅走出,那闲适的态度一点也没有擅闯民宅的自觉。

男人朝着叶修身侧的屏幕抬了抬下巴,理所当然的态度。

 

「沐橙说想见你。」

 

叶修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少女,轻笑了一声反手锁上家门蹬掉鞋子。

他没有问苏沐秋为什麽在这里,更不会去问他怎麽进来的。

比起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

 

 

 

「住下吗?」

 

 

 

 


评论 ( 7 )
热度 ( 104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