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亥】【伞修】错身 02

游戏规则

前篇 > 01


 @诳言堂楼礼 

------------------------------------------------------------------



一周寥寥数次的自由活动,囚犯们各自窝在指定范围内做自己的事情。苏沐秋靠在窗边,琥珀色的眼睛看着靠在一角晒太阳的男人久久没有动作。视力良好的他看见黑发的青年勾起嘴角微微睁开眼睛转向他的方向挥了挥手,连带着让周遭一圈死盯着他不晓得有什麽意图的人也转过视线来看他。

 

苏沐秋面无表情的和叶修四目交接,毫不留恋的离开窗边。

看着苏沐秋离开,眼角余光瞄到了有几个在牢狱生活中不嫌枯燥老爱和他争口气的人离开了广场。黑发男人眯细了眼睛,犹豫了一会而後还是起身跟了上去。

 

自从与叶修打过照面之後的苏沐秋一直处於难以控制自己情绪起伏的状态,挥不去的矛盾感压在心中让男人越发的焦虑。

 

不想见他,却又忍不住用目光去追逐那道身影。

告诫着自己要以任务为重,却又在看见那彷佛和过去相同,却又截然不同的人时从内心深处涌起大量的黑色情绪一次又一次的让情感主导了一切。

 

与平时不同的状态让身侧的狱警同事们个个如坐针毡,几个老爱缠着他聊长短的家伙一个大气都不感吭,只敢在苏沐秋离去时凑在一起猜测他们的新同事究竟跟那位囚犯有什麽过节。

 

男人冷着眼看着挡住他去路的囚犯,在这个给予狱警极高权限的地方大部分囚徒对他们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居然还有人敢拦住他找事?

 

看来之前不想管事的作为让囚徒们觉得他好拿捏了。

浅发的狱警眼神冰冷,似笑非笑的勾着唇角。

眼前的几个囚犯似是没接收到危险的讯息,扯着淫猥的笑容靠近眼前他们认为好拿捏的狱警。

 

「苏狱警,你对那个新来的很感兴趣啊?」

「那几天把人关在独房里拿捏的感觉如何啊?」

「那个家伙总让人想好好整顿蹂躏一番,大家都懂的。苏狱警也不用遮掩,反正其他狱警也都这麽干过,在这监狱里一直都不是什麽事。」

 

苏沐秋看着眼前的囚徒,听着那些言语原本明亮的眸色更加暗沉。

 

「有机会的话跟大伙一起玩儿如何?」

「苏狱警你生着这麽漂亮一张脸,比起上人更适合被上啊。就是不知道和那的新来的比起来谁的滋味更好些。」

 

摘下戴在头上的制服帽随意的往旁边一扔,拉松了制服上的领带。看着误解他动作含意的人渣兴奋起来的表情,男人温婉的勾起笑。

 

「说完了吗?」

 

 

几个不要命的囚徒跑去找狱警挑事後被打断数根肋骨扔进禁闭室自生自灭的消息不到几个小时就在囚犯内部传了开来。原本的窃窃私语在看见像个没事一般巡察的苏沐秋时消失无踪,独自占据一张餐桌的叶修注意到狱中几个领头的人看向苏沐秋的眼神全都开始带了点玩味。

 

看样子苏狱警一如以往的用那张姣好的面容包裹住内里的针刺啊。

 

曾经吃过几次亏、看过更多次男人让他人吃亏的人想起了以前相处的过往,闷笑着引起了周围的注目。极度安静的食堂内突兀的笑声自然也传到了苏沐秋耳中,确认了笑声来源之後苏沐秋无视男人看似友好的招呼转过身继续下一个区块的巡察。

 

 

「你好像对那个狱警很有意思啊?」

坐在周围的人看叶修屡屡朝着苏沐秋招手被拒,也不怕戳人雷点的开口就问。

「有阿。」别没事找碴的话,男人其实不介意跟狱友们好好相处。锐利的眼神扫过方才那些对着苏沐秋投以兴趣的人,勾了勾手指挑衅。

「那人可对我的味了。」

 

 

苏沐秋不主动找他,不代表叶修不能主动找他。

坐在自己卧铺上的叶修思索着,要用什麽理由制造出男人不得不直面他的场面。

不管怎麽说,他可不想没弄好,惹来的是其他狱警白白遭罪。

又不是受虐狂。

 

而狱警这方,监於苏沐秋的态度明显,其他的狱警基本没人敢针对叶修做些什麽。就算男人惹了些不大不小的事情也都是搁置着让苏沐秋决定要怎麽处理。

叶修闹归闹也还是有分寸没闹出人命或是其他大事情,苏沐秋就乾脆的放任不管。

 

他知道叶修在想什麽,但他不想就这麽顺着男人的意。

苏沐秋就这麽持续着冷处理,直到那几个被他摔断了肋骨扔进惩戒房的人被放出来的那天。

 

当接获通报的苏沐秋匆匆赶到现场的时候,那几个倒楣蛋已经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

叶修还握着其中一个人的手腕,踩在疼的脸色发青跪倒在地上的人背上。

 

叶修听见男人的到来也没停下手中的动作,众人就听见了清晰的声响,那人惨嚎着摀着已经断了的手臂倒在地上。

一脚踢开已然没了反抗能力的人,男人转向了他的下一个目标。

甩了甩手在囚裤上抹掉那些沾上的血迹,叶修冷着一双眼睛对苏沐秋笑。

 

「怎麽,都闹成这样了,还打算无视我吗?苏狱警?」

 

 

苏沐秋看着叶修脚边的惨况青着一张脸,握着警棍的手紧了又紧,对峙了许久之後才用乾涸的嗓音下令将人关押进独房。

 

 

这次苏沐秋没让叶修等上多久,被上了拘束具的叶修半坐卧在床塌上有些诧异的看着踏进独房的人。

 

「不躲了?」

「你在搞什麽。」

「想办法让你主动来见我。」

「做的太过火了。」

「那是他们应得的。」

 

叶修用着极度冰冷的语气这麽答。

 

 

 

那天叶修避开了其他狱警,找到了苏沐秋时就看见男人被几个囚徒堵着,用言语调戏。

虽然以前也没少碰见这种场景,但在环境和立场截然不同的现在听见这些言语叶修发现自己比想像中的还要愤怒。

 

靠在墙边的男人听着狱警用令人发寒的语调问了句「说完了吗?」,紧接着是闷哼哀号和骨头断裂的声音。叶修剂下了那几个人的模样,在被苏沐秋发现之前就离开了现场。

 

在思索着怎麽逼苏沐秋出面的叶修想起了那些被扔进惩戒房的人,公事挟带私怨,男人拦住了数人离开独房的脚步。

 

「呦,身体怎麽样?」叶修冷着一双眼睛,勾着不怎麽亲切的微笑问。

「干你什麽事。」

「当然有事。」靠在墙边的男人直起身子,动了动肩颈伸展身体。

「因为攸关着我需要手下留情到什麽地步,和你们要接着进医务室躺上几天。」

 

 

见叶修那一副理所当然,一点都没有任何伤害他人的愧疚感的模样让苏沐秋怒火更盛。从叶修的言词他大概能猜到男人是撞见了那一幕,但和他记忆中相去甚远的行事风格让苏沐秋难以接受。

 

苏沐秋上前揪着捆住叶修的拘束具把男人从床上扯了起来,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朝着男人迸发怒火。

 

「你这些年到底在搞什麽!」

「擅自的提了分手後消失,现在连人命都不当一回事了?」

「你以为我这些年待在什麽地方?」面对苏沐秋的怒火,叶修反倒十分平静。

「苏沐秋,你以为当卧底能什麽都不沾?」

「所以你就跟着同流合污吗!」

「不然你打算拿什麽去取得信任换来这次一举歼灭的机会!」

 

「苏沐秋,你别傻了。」

「人生没有这麽美好到能不付出代价就皆大欢喜。」

 

「看清楚现实,我们都不是警校中那个不知社会黑暗的学生了。」

 

揪着拘束具的手一颤,男人红着眼睛瞪了叶修一会後将人甩到床上,被撞疼了的人出言抱怨。

「就算被戳中痛处了也别这麽没风度好吗,我现在可动弹不得腾不出手护住脑袋啊。」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不仅一点都没有替男人解开的打算,还在男人喀到的地方拍了一下。

「疼不死你。」

「爱呢?」

「你提的分手。」

 

自掘坟墓。

 

被堵的哑口无言的叶修闷闷的闭上了嘴,安分的躺了一会後吃力的蹭到了苏沐秋手边。

男人也没阻止或闪避叶修贴上来的举动,就这麽看着叶修贴着他的手一会而後不满意的翻了身用仰卧起坐的方法坐起身子。

 

黑亮的眼睛以极近距离直视着琥珀色的眼睛,贴上来相抵着的额传来了睽违多年的体温。

 

「我确实是刻意下了重手。」

 

苏沐秋听着叶修这麽说,但他清楚那是只个陈述,而非解释。

在黑色世界混迹了数年的男人仍然不觉得自己的作为有什麽问题。

 

「因为我到现在还是觉得,你是我的。」

 


评论 ( 4 )
热度 ( 93 )

© 蘭珵翛-稿事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