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乐不可极

*5/20伞修Only 成语接龙

*其他太太的请戳底下最长的tag


那个谁说全员3000+就炖肉的,祸从口出啊

 @张书裴/雨天zys 


--------------------------------------------------------------------

挑战赛结束之後,兴欣一众人连带着当着全联盟表态转会跳槽的嘉世队长苏沐秋一同去了庆功宴的会场。

在会场接到联盟电话问为什麽没有参加记者会的陈果汗颜了一会儿道完歉挂完电话之後发现他们这儿有一个同样也需要参加记者会的『嘉世队长』,男人察觉到他视线时抬起头和她对上眼微微一笑,就又低下头握着叶修的手揉揉捏捏似是在叨念什麽。

 

「那个、呃、苏神?」

「嗯?」听着陈果有些揣揣不安的声音,苏沐秋跟叶修一同抬起头。

「你待在这儿没问题吗?我们忘了发布会...但身为嘉世队长的你跟我们一起翘头,不太好吧?」

「嘉世的新闻部自己会搞定。」

「算了吧老板娘,他能憋到现在才发难已经很了不起了,不想去就别去。」叶修抽回被苏沐秋握住的手,扣住男人的项颈用手把那头始终精心打理过得头发给抓的一团乱。「更何况嘉世的记者会比我们还早,你都接到电话了那估计嘉世早就收队走人了。」

 

恍然大悟的陈果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很快的就把这个话题抛诸脑後去跟饭店的人员确认一会儿庆功宴的菜色。

 

从叶修手中挣出来的苏沐秋瞪了对方一眼,後者看那写满了各种不满的表情低低的笑出声。一只手贴着苏沐秋的脸颊,一只手开始整理起那被他弄的乱翘的浅色发丝。

「别那种表情看我,不就是让你在嘉世多待了一会嘛。」

「你明知道我根本待不下去。」

「你的合约牵扯到的可比我的复杂多了,而且要是我那时答应让你冲动的解约,我们可真的成为害垮嘉世的罪人了。」

「......你也看见了,我留下并没有改善。」

「嗯。」拍了拍眼前的脑袋,叶修平静的开口。「我们做了能力所及的,这就够了。」

 

庆功宴正式开始之後,一个一个的都兴致高昂了起来。苏沐秋正好被妹妹给拉去讲话,在一回头就看见叶修倒在桌上的画面。

 

「谁让他喝酒的?」拨开人群走到对方身边,男人没好气的叹息後直接转向一旁排了一列原准备连番敬酒的公会成员。「你们都忘了职业选手为了保持手部稳定基本上都不碰酒的吗?」

「苏神...我们真不知道。」

「行了行了,找别人玩儿去吧,老魏可能比较能跟你们喝。」苏沐秋摆摆手让众人转移目标去,在惊呼声中把醉得不省人事的叶修打横抱起准备挪到一旁的长沙发上时瞥见了站在队伍之外一脸不知所措的月中眠。

「怎麽了?」

没有想到会被苏沐秋注意到的月中眠一下慌了手脚,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全联盟都知道的叶秋的搭档说出在第十区刚开放的时候对叶修的作为并且表明自己只是想表达歉意。

本来见了苏沐秋在挑战赛之後直接做进兴欣选手席的表现还有些忐忑不安担心因此给了枪神坏印象的月中眠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只是瞧了一下还被他打横抱在手中的叶修姿势让人可以枕着他的肩膀睡的舒服些。

 

「他不会介意的。」

「咦?」

「这家伙肯定连你作的那些事都没记住,你也不用一直放在心上了。」苏沐秋笑了下。「你的歉意我就代他收下了,不过......」

 

 

不可以有下一次喔。

 

 

看着枪神美好的微笑,捧着酒杯的月中眠从中感受到了一丝寒意不自觉得正了自己的姿势大声的答了句「是!」後在田七他们疑惑的视线中目送苏沐秋抱着叶修走去角落。

 

把叶修放下之後苏沐秋也跟着在一旁坐下,把对方摆弄成枕在他腿上的姿势後男人好气又好笑的用指腹抚过那带着明显青黑的眼下。

 

「一没盯着你就把自己搞成这样。」

苏沐秋脱下自己身上的战队外套盖在叶修身上,在这个没人敢来打扰的小角落中露出了除了叶修和苏沐橙以外不曾被外人见过得温柔表情。

「好好睡吧。」

 

 

一直关切着兄长动静的苏沐橙笑弯了眉眼,掏出手机给两人拍了照传上微博。

 

风梳湮沐: 图片.jpg  他们终於再度并肩。

 

 

叶修这一睡就睡了三天,看着众人焦急的表情曾经经历过叶修累过头爆睡情况的苏氏兄妹好声好气的哄了半天,魏琛也在一旁插话说只是太累这才让一夥人稍稍放下心来。

 

在这三天中,苏沐橙的微博和记者采访到的兴欣储物间让联盟掀起了惊天巨浪。得不到嘉世官方回应的记者们纷纷透过各个管道想联系上明显已经离队的嘉世队长。後者在挑战赛後就知道肯定会收到不少来电的状况下早为了图个清静将手机给关机,反正他会找的人都在他身边了,其他人找不到他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困扰。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低个看见的就是坐在床边的苏沐秋,恍然的眨了眨眼後才想起现在是什麽状况。

「醒了?」

「嗯。」发现因为长睡而四肢有些无力的叶修果断的放弃做起身的打算,卷着被子蠕动着蹭到了苏沐秋旁边。「我睡了多久?」

「你觉得呢。」把人扶起来塞了杯水後苏沐秋看着叶修似笑非笑的让後者有些头皮发麻。

 

「挑战赛结束後太开心忘记自己不能喝酒了?乐不可极啊听过没。」

「冠军都拿过三个了只是赢个挑战赛算什麽...」拿水杯遮住嘴巴的叶修小声的咕哝着,自然是没逃过苏沐秋的耳朵。

「挑战赛不算什麽的话...」苏沐秋凑了过去,舔了一口还沾着水渍的薄唇。「那就是我过来了太开心?」

 

放下手中的杯子,叶修就这麽看着眼前写满笑意的琥珀色眼睛。

「明知故问,很有趣吗?」

「我想听你亲口说。」苏沐秋笑笑,撑在床头的手贴上叶修身上的睡衣缓慢的下滑。「所以答案呢,嗯?」

「我...」

 

敲门声打断了苏沐秋满心期待的答案,苏沐橙在门外喊着让苏沐秋下去和大家一起吃中餐。

应完声後男人准备让叶修在说一次时就对上了揶揄的表情。

 

「乐不可极啊,苏大大。」叶修推开近乎压在自己身上的苏沐秋掀开被子,还有些虚软的手脚让他有些不稳。

「啧。」下意识扶住叶修的苏沐秋恼怒的砸舌,考虑到叶修这几天深度睡眠滴水未进的状况也不在多做纠缠,帮着男人换上常服後一同下楼用餐。

 

等到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到了H市,得到嘉世挂牌出售的消息後嘉世曾经的斗神与枪神沉默了很久。虽然到了後期他们与陶轩之间的关系尽是摩擦,但毕竟是他们一起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王朝,就这麽轻易的毁於一旦说要不惆怅是不可能的。

 

苏沐秋趴在窗边看着网吧对面他们俩都待了将近十年的嘉世大楼不发一语,叶修站在门边看了一会儿之後让聚集在他身旁的其他夥伴们离开,自己走了进去与男人并肩。

「想什麽呢。」

「想第一赛季的老陶。」苏沐秋笑。「不是无法理解为什麽老陶会变,在怎麽说毕竟他也是个商人...只是...可惜了训练营里的孩子们。」

「他们会继承好嘉世的精神的,你就别操心了。」

「我千辛万苦带大的邱非啊——」

「是『我们』。」叶修冷静的在一旁纠正苏沐秋的用词,熟知男人只是想抒发一下想法的斗神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枪神的言词。

直到苏沐秋发泄够了後抬手掐掉叶修刚点上的烟。

 

「少抽点。」男人皱起眉头。「还有你敷衍我。」

「哪有。」叶修可惜的看向烟灰缸里头没吸上几口的菸草,认命的转回来面对显然满足了将注意力转到他身上的搭档。「我很认真听的。」

 

「你就贫。」看着叶修非常努力的摆出一副诚恳的表情,苏沐秋没忍住笑。

 

「反正就是从头在来嘛,又不是没经历过。」叶修说的云淡风轻,勾起了苏沐秋的记忆。

当初的千机伞反覆失败,从无到有的不停重复尝试,在好不容易完成的时候却又碰上了更新使之失去意义。

那时的他也这麽对着叶修说了句『只不过是从头在来。』

而现在,叶修拿着君莫笑从无到有的拉拔起一个即将成为他们新的归宿的战队。

以实际行动去向他证明『重头在来』绝不仅仅是句口号。

 

「你倒是经历的很有心得。」苏沐秋笑着将人搂进怀中,用脸颊轻轻磨蹭对方的鬓发後收紧双臂。「嗯,只不过是从头在来。」

 

「那行,我们去趟对面把你的转会搞定吧。」

 

没碰上什麽阻碍的和已经无心经营的陶轩谈妥了苏沐秋的转会、沐雨橙风归属和收拾行李之後外带了一个关榕飞回到兴欣,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後叶修就带着苏沐秋回上林愿搬房间。

看着苏沐秋在他俩的房间内整理行李,叶修在一旁等到对方收拾的差不多後离开自己的床舖将人推倒在另一张单人床上後爬上了苏沐秋的大腿。

 

「苏大大,这赛季有没有兴趣玩神枪手啊,秋木苏还没上赛场溜过呢。」

 

斗神咧着嘴,慢条斯理的剥着搭档钮扣。

枪神抬起手,不慌不忙的撩开搭档睡衣。

 

 

「你都开口了,有什麽问题。」

 

 


评论 ( 8 )
热度 ( 255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