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貓奴】
【GAME廢】
【傘修潔癖】
【手癌大王】

【伞修】 After [E]

NieR : automata    paro


涉及严重捏他

 <the [E]nd of YoRHa> end 之後脑补。


 @石更口羅✧✧    删档看完剧情我好心塞呜呜呜呜呜。


------------------------------------------------------------------------

            

            

           

            

              

           

          

               

               

                 

               

            

               

              







辅助机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在启动的程序完成了自身晶片运行的状况之後,苏沐秋睁开了眼睛。

刺眼的阳光在战斗用的透视黑布遮盖下显的柔和许多,视觉系统很快的锁定的离自己最近距离的物体。

 

躺在瓦砾之上的苏沐秋立刻从地上弹起,摘下了脸上的透视黑布。

他没有余力去在意本该断了的手臂为什麽完好无缺,就是那麽莫名的确信躺在他身前的是他已经不可能会在见到的那个人。

 

「......」抖着的手在处碰到对方之前瑟缩了下,然後坚定的抱起了侧躺在他眼前的人。

 

叶修。

 

 

拥抱的力道令机体生疼,叶修感受到眼上的遮蔽物被取了下来,原本算是温和的亮度瞬间变得刺眼。停摆了许久的晶片开始运行,记忆区块的运作让他记起了彻底停机之前看见的苏沐秋扭曲了的表情。

 

他好像听见了苏沐秋在喊他。

叶修在苏沐秋怀中睁开了眼睛。

 

Pod 一叶之秋:启动终了,机体运行正常,记忆区块亦无异常。

Pod 秋木苏:同意,资料修复成功,仍需在观察义体运行状况。

 

「我不是...应该...」

 

Pod 一叶之秋:寄叶计画已彻底结束,现阶段已无任何任务。

Pod 一叶之秋:提问,接下来的行动宗旨。

 

「寄叶计画...结束了?」

 

Pod 秋木苏:肯定,机械生命体的灭坏後寄叶计画已无存在必要。

 

「那为什麽...我们还在这里?」

 

Pod 一叶之秋:判定并无销毁的必要,故强行中止自毁程序并进行义体修复。

 

苏沐秋和叶修互看了一眼,後者看向苏沐秋盛满复杂情绪的眼睛犹豫了一会挣开对方的拥抱。

 

就这麽直视着面露复杂神色的彼此。

 

「我们需要谈谈。」

「我都知道。」

叶修没有问苏沐秋知道的是什麽,苏沐秋语调平静的继续说下去。

「你是E型模块,还有司令官给你的是监视...以及销毁我的任务。」

「......那你为什麽还留在一个随时可能会反手杀了你的人身边。」

 

听见叶修自嘲的笑,苏沐秋也扯着唇角露出了难看的笑容。

 

「我还能去哪里。」

「除了你的身边,我还能去哪里。」

 

就算你的存在是为了毁灭迟早会查清一切真相的我。

 

「我不相信你在这麽长时间的相处中没有动摇过,没有想过放弃那个任务。」

「现在没有地堡、没有机械生命体也没有了那些任务。」

「我们可以好好的在一起了吧。」

 

握住手腕的力道有些令人生疼,叶修面无表情的任由苏沐秋将额头抵上他的肩膀。

 

「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你甩不掉我的。」


靠着自己颤抖着的男人的声音带着明浅的乞求,辅助机发出检查义体运行的建议没有被理会。

 

「不要再让我面对没有你的世界。」

 

 

 

在听见辅助机说寄叶计画停止的时候,一直压在心口的那块沈重大石倏地消失无踪。

他可以不用再手刃自己的同袍,不用再继续伤害苏沐秋。

不用害怕万一苏沐秋知道他的真面目後嫌恶的表情。

叶修如释重负般的闭上了眼睛。

 

「嗯。」

 


评论 ( 3 )
热度 ( 53 )

© 蘭珵翛 - 職場修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