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珵翛-認真肝稿

【灣家】【GAME廢】
【傘修潔癖】【手癌大王】

【傘修】 D32 . "我一直在這裡"


大概是竹馬paro

百日傘修 Day . 32
--------------------------------------------------



做了恶梦的叶修从床上惊醒。
挣扎着坐起身子喘息,过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浸满冷汗。
刚才的梦境太过真实,直面而来的绝望感压得他喘不过气。

坐在窗边看书的苏沐秋被叶修这副模样吓得不轻,连忙放下手中的书靠了过去。

「怎么了?恶梦?」
喘息着的叶修隔了好一会才身子一歪把自己脑袋抵在苏沐秋肩上,拍着男人肩膀的苏沐秋这才察觉到叶修一直在发颤。

「梦见了什么这么害怕?」
「......我梦见你出事了。」

梦中那浓稠的情绪似乎还压着胸口,紧握着男人被血迹打的湿黏的手的触感、守在手术室外等待的徬徨、以及手术灯灭了之后的绝望。

看着脸色仍然有些发青的竹马,苏沐秋也能大概猜到些什么,但是一场恶梦能让叶修感受深刻到这种地步倒是让他非常意外。

就他所认识的叶修,不会这麽容易被自己以外的人事物影响到情绪。

「没事,我在这呢。」
拍了拍埋在他颈子边上的脑袋,苏沐秋轻声的哄着难得示弱的家伙。
「现在在,之后也会在。」

半晌,叶修揉了揉脸才看向苏沐秋。

「我没事了。」
「你刚才的表情可不像是没事啊。」
叶修拒絕再繼續談論方才的夢境,掀開薄被跳下了床。
「你要干嘛?」
「洗澡,全身都是冷汗恶心死了。」
「要我陪着吗?」

回过头看那笑的一脸不怀好意、明显是打算替他转换心情的人,紧抿着的唇线慢慢的勾起了苏沐秋所熟悉的弧度。

「才没那麽容易便宜你。」

评论(4)
热度(92)

© 蘭珵翛-認真肝稿 | Powered by LOFTER